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一十二章 陆轻烟(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看了一眼这黄衣女子,二十多岁的样子,美丽大方,自有一种气势,显然不是普通人。

    尤其楚弦能看出来,这女子的修为不差,至少都是神关巅峰的术修高手,甚至可能已经半步踏入了法身境界。

    以此女的年纪,这份修为当属厉害了,毕竟这世上像是洛妃那样的术修天才属于万中无一的存在。

    “陆轻烟,见过刺史大人。”黄衣女子主动开口报出姓名。

    楚弦一听这个名字,便是眼瞳一缩,但也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而是点了点头,然后便冲着母亲楚黄氏说话。

    楚黄氏显然很高兴,说了不少,这时候陆轻烟主动告辞,等到陆轻烟走了之后,楚弦才不经意问了一句;“娘,这位陆姑娘是做什么的?”

    楚黄氏笑道:“轻烟啊,是个好姑娘,她人不错,我初来凉州时,去布庄买绸缎,就认识了轻烟,她很能干,年纪轻轻便开了布庄,而且很懂事,我们能聊得来,所以就经常主动请她来说说话。”

    楚弦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但楚黄氏却是又说了一些陆轻烟的事情。

    但等到楚弦离开母亲住所,脸上已经是带着一丝寒霜。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楚弦动怒了。

    而且还带着一丝杀气。

    不过刚走到门外,楚弦就看到外面那陆轻烟等在那边,见到楚弦出来,陆轻烟上前行礼:“刺史大人无需动怒,轻烟并无恶意。”

    楚弦冷哼一声:“你若是有恶意,现在早就和灵天道人他们一起到阴府报道了。”

    陆轻烟宛然一笑:“刺史大人,轻烟胆子小,经不起这般惊吓,更何况,轻烟行事坦荡,也不会有什么把柄落在刺史大人手里,更不会去步灵天灵绝的后尘。”

    “有什么事,说吧。”楚弦实在懒得多废话,陆轻烟虽然美貌,但楚弦什么人,又怎么会在意对方的美貌。

    陆轻烟估摸也看出楚弦的心形,当下是收了之前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心思,然后正色道:“刺史大人,此番轻烟前来,是代表六盟,向刺史大人认错的。”

    楚弦一笑:“陆轻烟,六盟之一的轻烟阁便是你的吧?我查过,六盟当中,就算是德瑞祥也是经营了许久才有今天的局面,其他的,更是因为有传承,唯独你轻烟阁,从创立到现在,不过十年光景,你一个女子,十年时间居然能将轻烟阁经营到这种程度,当真是了不得,只是你能代表六盟吗?”

    陆轻烟点头道:“以前或许不行,但现在,可以。”

    这话里隐藏着一层意思,楚弦品出来了。

    六盟以前也不是铁板一块,至少,陆轻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她和灵天灵绝不是一路人。以前有药王观,她无法代表六盟,现在药王观完了,她就可以了。

    楚弦盯着陆轻烟看了一会儿,后者居然是毫不畏惧,但实际上心里已经是惧怕无比,陆轻烟自问天资卓越,什么样的人物她都能应对自如,甚至于四品高官,她都能从容。

    可今天在楚弦的眼神下,她居然有些慌了。

    好在她还可以强装镇定。

    同时陆轻烟心里已经是将灵天灵绝,包括吴承祥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在她看来,楚弦太恐怖了,这么一个人物,在京州的时候就是一个传奇一般的人物,光是破获了巫族十三巫祖的大案,这种事情岂是一般官员能做到的?

    楚弦就做到了。

    所以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与这样的人物为敌。

    六盟成立之初,只是为了互相帮扶,为了一起抵御外敌,但不知什么时候,六盟有些变质了。

    主要就是灵天灵绝,还有吴承祥他们太过膨胀,太过自大,甚至于,胆敢操控市价,更是勾结一些官员,打压另外一些官员。

    在陆轻烟看来,这是一条红线,做生意的人不能碰,碰之即死,可灵天灵绝自持修为高深,吴承祥自持德瑞祥生意广大,也没有听她的。

    后来果然是自酿苦果。

    陆轻烟这一次出面也是迫不得已,灵天灵绝还有吴承祥,连带尚武门的廖化,他们做事已经是超出了一个生意人的范畴,而且所用的是六盟的旗号,出了事,也是六盟来扛着。

    就像是这一次,药王观乱搞,因而覆灭,德瑞祥也是沾上了晦气,同样,六盟当中的其他成员也必然会被楚弦,甚至是圣朝高层盯上。

    而且之前好不容易攀上的一些官场关系,在这几日也是陆陆续续和六盟撇清关系。

    很简单,若是之前官府没有六盟什么把柄的时候,照拂一二那倒是没什么,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药王观犯了事,那是证据确凿,便是给出去千金万银,那些官员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替你说话,陆轻烟这几日可谓是尝尽了这些人间冷暖,你发达时,那些官员会一路帮衬,不会为难,一旦落难,本来是应该做的事情,那些官员也不会给六盟再开绿灯。

    这便是现实。

    陆轻烟知道,不说别人,光是说她的轻烟阁,倘若没有官家在后面撑着,那这些年的生意不可能如此的顺风顺水。

    但现在,几个撑着轻烟阁的官员也是或明或暗的开口,表示以后不能再撑着轻烟阁。

    哪怕轻烟阁没有做错什么,但就是因为是六盟成员,被药王观连累,没人再敢照拂,用一句相熟的官员的话来说,如今是楚弦盯上了六盟,而且是拿着确凿的证据将药王观彻底搞死,至于六盟其他成员,楚弦也不会放过,这种时候,谁也不敢再趟这浑水。

    没有了撑腰的官员,其他的一些地方官员有的是不敢得罪楚弦,有的,更是要做一些楚弦喜欢的事情来巴结这位刺史大人。

    所以现在六盟当中,除了龙泉寺的生意还算凑合以外,其他的都是每况日下。

    就算是龙泉寺,据说也是生意清淡了很多,好在龙泉寺的铁匠僧人还算是有些境界,哪怕是生意不好,他们也不会喊冤。

    可陆轻烟很清楚,现在的情况不是忍让就能解决问题的。

    如果不想办法,情况会越来越严重,她不想辛苦打拼的基业就此毁于一旦,灵天河灵绝二人已经是伏法,找他们也没用,所以陆轻烟就想到了一个词,解铃还须系铃人。

    所以她想方设法找到了楚黄氏。

    她知道如果直接去找楚弦,必然会被轰出来,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所以她只能另辟捷径,先去找楚黄氏。

    这件事,只要楚弦愿意放六盟一马,那就好办多了,甚至陆轻烟知道,如果能攀上楚弦这个‘现官’,那她们的日子便不一样,甚至可能更上一层楼。

    “刺史大人,六盟并非您想的那样,吴承祥,还有灵天灵绝他们所做之事,至少包括我在内,还有龙泉寺的火陀大师是不知情的,还请刺史大人明鉴。”

    陆轻烟说完,依旧没见楚弦回应,这一下陆轻烟有些慌神。

    许久,才听楚弦道:“若不是我娘为你求情,就凭你蓄意接触我娘这一条,我楚弦就可以让你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陆轻烟能听出来,楚弦不是在开玩笑。

    当下也是出了一身冷汗。

    “轻烟从一开始也没有向老夫人有任何隐瞒,老夫人一开始也不愿意帮忙,但知道真实情况之后,便说有人做错事,不可让连累其他无辜之人,所以才愿意帮助轻烟说情。”陆轻烟算是看出来了,面对楚弦,不可有任何隐藏和小心思,只要坦荡,那么反而是很容易和这位刺史大人交流。

    楚弦想了想,才道:“我本来是要将六盟彻底铲除,但我娘既然替你说情,明日你来州府,将六盟的情况一五一十道出,若是真没有参与欺行霸市偷逃税银之事,放过你们也不是不可以。”

    看到楚弦松口,陆轻烟大喜,急忙道:“轻烟明日一定到州府拜访,到时轻烟会带着龙泉寺火陀大师一起拜见刺史大人。”

    楚弦实际上早就派人查过,六盟当中,倒还真的是这轻烟阁还有龙泉寺要守法,也本分很多,而且也是做过不少好事,便如龙泉寺,当年妖族入侵时,州府银两吃紧,但所需兵器消耗极大,尤其是箭矢,那是需要数以百万计才能勉强布防整个州地,当时龙泉寺是全力开工,更是没要银两,等于是赠送了州府超过四十万支箭矢,解了当时州府的燃眉之急。

    这件事苏文正都是说过的,而且还说龙泉寺那帮子和尚,不像和尚,试想哪家的和尚不是标榜慈眉善目,讲究以德服人。

    偏偏龙泉寺便是相反,讲究以武降人,从善者为尊,行恶者诛魂,根本没有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宗旨,尤其是对付那些恶人,龙泉寺的和尚从来不知什么是慈悲为怀,必然是为恶必究,算是佛门当中的一批异类。

    但偏偏,就是这些异类,行事反倒是光明磊落。

    到了第二天,陆轻烟果然是早早就带着一个大和尚来州府拜访。

    楚弦在正堂见了这两人,那大和尚便是龙泉寺的首座火陀大师,和平常见到的出家人完全不同,这位除了是光头,穿着僧衣之外,那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和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