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一十四章 派去‘深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此之外,尚武门,百兽堂,也同样在州府的打压之下,不断的压缩,无论尚武门和百兽堂里有什么高手都没用,在州府的压力下,他们只能不断的缩减店铺。

    当然,廖化和百兽堂的人也曾经想要拜访楚弦,实际上就是来求饶,不过楚弦闭门不见。

    和轻烟阁还有龙泉寺不同,尚武门和百兽堂的问题还是比较多的,楚弦既然要立威,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更何况,这一场借着整治六盟而对整个凉州进行清理的动作,就连京州那边都十分关注,听说之前在朝会上,已经是有不少官员在批评自己在凉州的所作所为,但首辅阁那边,却是没有采纳,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自己在凉州做的事情,首辅阁大部分官员都是认同的,也是支持的,这种时候,自己半途而废,放过有问题的尚武门和百兽堂,那不是自找苦吃么?

    所以楚弦必须借着这一股风,将整个凉州全部整肃一遍,将州府在各种贸易的掌控权加强,这样一来,凉州的情况会得到巨大的改变,至少以后不会再每年向户部张口要银子了。

    楚弦的决心很大,所以谁来求情也没用。

    三个月后,尚武门的武馆关了一半还多,不少武者都因为之前的旧案翻出来,被抓捕,有的逃了,直接通缉,这么一来,楚弦也直接将尚武门查封。理由很简单,窝赃罪犯,收人钱财做恶事。

    至于百兽堂,虽然问题没有那么大,但也是每况愈下,不复当初的威风,可以说是十不存一。

    至此,六盟已经是彻底瓦解,成为过去。

    这日楚弦在州府公干,外面有躁动,起初还以为有人来闹事,搞的长史李季十分紧张,还调集了州府兵卒,结果出去一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李季一脸笑容的找到楚弦,硬拉着楚弦出去,结果出去一看,外面居然是挤了数以千计的百姓。

    或者说,不是一般百姓,都是凉州商户。

    有的是大商户,也有经营小本买卖的,穿着都不错,此刻见到楚弦出来了,一个个行礼,有的是躬身到底,有的直接跪地磕头。

    天唐圣朝不行跪拜之礼,但有的时候,跪拜却是最高的礼节,那说明对方是真的对你心悦诚服。

    现在就有不少商户对着楚弦跪拜,足见他们心中是多么的感激。

    “刺史大人,为凉州百姓,凉州商户做了好事,铲除欺行霸市的恶商,我们这才有机会赚到银子,这才能养家糊口,我们谢过刺史大人。”

    有人带头喊,下面立刻是喊声一片。

    楚弦倒也是见过世面的,但此刻也不禁有些动容,急忙是让所有人起来。

    显然,铲除六盟的意义十分重大,以前就说德瑞祥,那是把控着很多行当,不少买卖人,不少生意人甚至是手艺人,都得受到德瑞祥的剥削,而且这种情况不是具体的人是体会不到那种绝望的。

    后来楚弦了解,就说一个普普通通经营药材买卖的商户,一年下来,超过七成的利润都得被药王观和德瑞祥剥削走,自然,没人愿意被人这么剥削,可没法子,如果不听话,这个行业里你就没法站住脚,更不会有人买你的东西。

    很多人经营十几年,基本都积攒不下什么家底,还得看人家的脸色做事,这日子过的当然是苦。

    所以这一次楚弦将这些行业当中的恶霸铲除,对于普通的生意人来说,那意义就太大了,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自发的过来感谢楚弦。

    如果没有楚弦铲除六盟,他们这暗无天日的日子,还不知道要过多久。

    这一刻,楚弦收获的是民心。

    结果就是,他的九色道果种子越发的凝实,虽然还没有开出最后一色,但楚弦估摸,应该也差不多了。

    等到了第二年,长史李季将州府一年的营收算了算,那是让这位长史扬眉吐气,过往,凉州得靠向户部要钱才能度日,可现在,一年的营收,就抵得上过去五六年的营收,不光是可以自给自足,甚至上缴的税银也比之前翻了数倍。

    这对于他们来说,那都是实打实的好处,这主要的功劳在楚弦这位刺史身上,但他们其他州府官员,也可以沾光。

    现在的凉州州府,那是财大气粗,此外,凉州各地商行也是再没有欺行霸市的势力,无论米价、油价,都维持在一个良好的标准之内,百姓自然就富足。

    不知不觉,楚弦在凉州已经待了一年半了,他这刺史做的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可以说,凉州原本治理的就不错,只是在个别方面有些问题,现在,这个别方面的短板也被楚弦弥补上来,整个州地的综合实力极强,足以排入圣朝诸州前十之列。

    这日楚弦正在州府忙碌,天有祥云,随后一道金色的纸鹤传书御空而来,然后落在楚弦手中。

    楚弦每日接收的纸鹤传书有很多,但金色的传书却是寥寥无几,金色的纸鹤传书,那只有道仙才能发出,而且还不是一般道仙。

    所以就算是楚弦也不敢怠慢,急忙是打开一看,当下是面色古怪。

    这纸鹤传书居然是中书令大人萧禹亲自写给楚弦的,当中可以归纳为一件事,就是让楚弦尽快到天州的天元书院报道,精修术法。

    天州之地,那是比肩京州的存在,更是当年太宗圣祖求学问道之地,其中天元书院自圣朝创立时,就同时创建,为天唐圣朝术修最高殿堂,很多圣朝官员都曾有过去天元书院求学的经历。

    就像是萧禹中书,据说也在天元书院求学三年,这才术法境界猛增,一步踏入道仙之境。

    但楚弦并没有去天元书院求学,所以对这来信当然是觉得古怪,不过后来又看,才知道圣朝每隔几年,都会挑选一些有潜力的官员,尤其是州府高官前去天元书院学法,增进修为,毕竟在圣朝做官,修为和术法也是不可或缺的,等于是一种‘深造’。

    说起天元书院,楚弦前世都没机会进去进修,不是不想去,是没资格,没想到这一世,倒是逐了心愿。

    这是萧禹中书下的令,楚弦当然不能怠慢,所以想了想,立刻是叫来长史李季,还有军府司马夏渊,将情况道明。

    “居然有这种机会,那刺史大人切不可耽搁,这天元书院乃是圣朝术修最高学府,就说圣朝目前的高官,十有八九都曾在天元书院求过学,刺史大人能有这个机会,那说明上面是有意栽培大人,这可是天资良机啊。”长史李季居然比楚弦还兴奋,一个劲的搓手,似乎可以去求学的不是楚弦,而是他一样。

    旁边夏渊倒是稳重很多,他知道,楚弦特意因为这件事叫他来,就是要嘱咐一些事情。

    也就是说,楚弦作为刺史,是要去天元书院求学,怕是至少得去一年,若是时间长了,三年、五年都有可能。

    这么一来,凉州这边的事情,暂时就只能是长史李季和自己来应对。

    内政上,李季可以掌控,而防务上,只能是依靠自己。

    果然,楚弦接下来就将事情一件一件的交待了下去,无论长史李季还是司马夏渊,都是听的头大。

    楚弦考虑的十分周到,可以说很多事情,他早就有了打算,如今一件一件交代下去,那事务可是相当繁多,接下来一段日子,可是有的忙了。

    而且楚弦下的,那都是硬性的指标,完不成,那是要挨板子的,别看李季和夏渊在年纪尚要远比楚弦大,可是在职务上,他们都得听楚弦的。

    “圣朝官员前去天元书院,那是荣誉和机会,也是命令,所以我不得不去,凉州的事情,就交给二位了,若是我能早日脱身,还能回来与二位共事,如果时间拖的久了,估摸上面肯定会派下一位代刺史,你们也知道,这代刺史一般来说,十有八九都可以转正的,也就是说,一个闹不好,我这个刺史就算是当到头了。”楚弦这时候笑呵呵的说道,而无论是长史李季还是军府司马夏渊,都是听的一头汗,这种话,让他们怎么接。

    所以两人都是干笑,尴尬的不知说什么。

    “你们不用尴尬,咱们共事一年多,都是熟人了,我说的是实话,不过以后无论是我能回来,还是换一位刺史,你们二位都应该将我定下的计划完成,这么一来,凉州之地,数百年内绝对是平定安详,哪怕妖族那边有什么异动,也可以应对自如。”

    楚弦说完,这次无论李季还是夏渊都是点头。

    因为楚弦说的没错。

    就说楚弦当刺史的这一年多里,凉州的变化那每一个官员,每一个百姓都是看在眼里的,所以说楚弦这么说,他们是相当认同。

    在管理一个州地上,他们的确有很多东西得向楚弦学习。

    别看两人年长,但对楚弦那是又敬佩,又敬畏。

    “好了,事情交待完了,二位去忙吧,若无意外,我明日就动身前去天州。”楚弦说完,摆摆手,长史和夏渊对视一眼,想了想,装着胆子问道:“明日走,太快了,晚上不如我二人做东,宴请大人,就当是给大人送行了。”

    楚弦点头,同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