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一十九章 跪下了(感谢三少爺52O宗师的打赏)

第五百一十九章 跪下了(感谢三少爺52O宗师的打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书挺厚,入眼却是一片赤色,仿佛沾过血一样,即便是隔着老远,楚弦都能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在上面游荡。

    显然,这书不简单,就像是里面书写着多么恐怖的邪恶之物一样。

    老者翻开书,里面书页上的东西似乎想要冲出来,发出了刺耳的嘶叫,但在老者的注视下,没有任何东西敢出来。

    老者随意的翻找,同时喃喃自语,像是一个有些糊涂的老头一样“这一页不行,太弱,若是正五品一级,肯定试不出深浅的,呃,这一页也不行,太强,就算是一般道仙,估摸不小心都得死在它手里,麻烦啊,这种找关系插班的就是麻烦,就应该直接丢到外院新生班,让他自生自灭,若是有本事,可以一路披荆斩棘,若是没本事,也省的麻烦。”

    说完,老者估摸是感触颇多,自己还摇了摇头,那边楚弦看的真切,老者手里的那一本血红色的书里,居然画着的都是红衣厉鬼。

    楚弦曾经去过阴界,知道红衣厉鬼的厉害,而且红衣厉鬼也是分了等级,有的能与神关境界的修士比肩,有的,甚至可以灭杀道仙。

    难以想象,老者手里那厚厚的一本血书里,究竟关着多少厉鬼。

    看样子,这老者是打算用里面的厉鬼,来试试自己有几斤几两,楚弦觉得,这实在是有些儿戏,但却也不好说什么。

    终于,老者选中了一个。

    “这个不错,也是我最中意的一个,血玲珑,红衣厉鬼中佼佼者,一般的神关巅峰修士根本不是她的对手,那,就选她吧。”老者呵呵一笑,伸手一撕,将那血红的一页纸撕下,然后丢了过去。

    瞬间,血纸破碎,化作一团浓稠的鲜血,滴落在地上,形成一片血潭。

    那血潭,看上去就让人极度不适,仿佛里面藏着所有的罪恶和人的恐惧,还有各种怨毒、不甘、疯狂掺杂其中。

    下一刻,一个红衣女鬼从这血潭中露出头来,慢慢的,爬了出来。

    这红衣女鬼模样恐怖无比,胆子小的,估摸都能吓的瘫软在地。

    楚弦看着这一幕,却是没有丁点反应,暗道这老者的恶趣味倒是满级,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这时候,老者见楚弦居然没有任何惧怕之色,很是诧异。

    “你不怕鬼”

    楚弦犹豫了一下,他看得出,老者很希望自己点头,可楚弦的确是不怕,虽说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惧怕这种东西。

    老者明显有些失望,对于他来说,这一本厉鬼册可以说是他早年编撰的东西,是他很自鸣得意的东西,他在书院待了数百年,就是以吓唬新人为乐,这算是他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恶趣,不过显然,今天遇到了楚弦。

    不过老者明显没这么容易认输,当下是哼哼道“胆子大,没用的,过一会儿就知道怕了,这个红衣鬼可不简单,她可是”

    老者还没说完,便看到被他寄予厚望的红衣女鬼先是盯着对面的楚弦看了一会儿,然后,跪下了。

    跪下了

    老者身为道仙,有着远比常人悠久的寿元,见识自然也多,心境那自然没的说,几乎没什么事情能让老者动容或者感兴趣。

    以至于他有的时候太过无聊,只能是弄一些恶趣味的东西来调剂心情,反正只是吓唬吓唬人,无伤大雅。

    但此刻,他的好奇心直接被调动了起来,因为眼前的一幕实在是让他太过吃惊,过往什么天才精锐他都吓唬过,哪怕是有的人可以轻易击败自己的这红衣厉鬼,他都不觉得如何,毕竟这红衣厉鬼虽然厉害,却也不是最顶级的那种,所以遇到一些惊才,输了并不奇怪。

    可是,见面不动手直接给人跪下了,这还是老者头一次遇到。

    要知道,自己圈养的这红衣女鬼可不一般,几乎没什么能让她惧怕,但是现在,她很害怕。

    御史,老者直接跳起来,然后迈步走到近前,他先是瞟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红衣女鬼,随后是看向楚弦。

    这一次,他看的仔细,上上下下都打量一遍,终于,他注意到楚弦手腕上的黑色护腕。

    “那是什么东西我居然看不穿”老者好奇,他也是习惯了伸手就拿,所以此刻伸手隔空抓过去,是打算将那黑色护腕取下直接看看。

    但是这一次,他碰壁了。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老者的手缩了回去,脸色有些惊讶,又有些难看,显然刚才那一刹那,他居然是碰了壁,吃了亏。

    那边楚弦也是一愣,他没想到老者居然如此莽撞,直接来拿黑发护腕,更没想到,黑发护腕自己做出反击,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也只是勉强看到了一点。

    老者这时候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嘴里喃喃自语,楚弦大概听到一句有意思之类的词儿。

    当下,楚弦急忙是将带着护腕的手藏在身后。

    显然,黑发护腕的奥妙之处,一般道仙都看不出来,若不是刚才红衣厉鬼突然来了一个跪地磕头的动作,也不会引起老者的注意。

    哪怕是此刻,老者依旧没有弄清楚黑发护腕的来路,但显然,他是好奇心爆棚了。

    “你叫楚弦是吧,让我看看你的护腕,你放心,老夫我活了数百年,什么宝贝没见过绝对不会贪墨你的东西,就是好奇,想要好好研究一下。”老者这时候说道。

    楚弦一想,对方必然是书院高层,而且一个身外化身都是道仙,称呼萧禹中书为师弟,这种人物怎么招惹的起,让对方看看就看看呗,对方估摸也不会真的贪墨,更何况,就算是想也未必能做到。

    所以楚弦点了点头,然后就准备摘下护腕。

    不过很快他发现,他根本摘不下来,黑发护腕仿佛是在耍小脾气一般,死活是黏在楚弦手腕上,扯都扯不下来。

    楚弦懵了。

    他以前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当下是低头小声道“让这位老先生看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来,听话哈。”

    结果黑发护腕根本不为所动。

    那边老者看到楚弦点头,还有些高兴,但很快看到楚弦在故意演戏,立刻有些不悦了。

    他真的只是好奇,觉得那护腕是一个鬼道法器,而且肯定沾染着某种鬼道大能的气息,不然不会让自己的血玲珑一个照面就跪下。

    所以他就是想弄清楚,可没想到面前这小子如此小气。

    “算了算了,不给看就明说,老夫又不是一定要看,不过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不知道如何尊老了,可悲、可叹,世风日下啊。”

    老者连连摇头,背着手坐了回去。

    楚弦也是哭笑不得,但他知道,黑色护腕上有地皇墨琳的意志,若是墨琳不愿意的事情,楚弦当然也不敢强求。

    当下,老者就板着脸道“楚弦,本来如何安排你,是要根据你目前的情况来看,你知道的,具体情况,具体安排,可试不出你的深浅啊,所以只能是按照书院的规矩,将你当成新生对待。”

    显然,老者这是在故意报复楚弦。

    说完,随手丢给楚弦一个木牌,道“拿着去外院新生殿报名吧,一切按照书院的规矩来,就算是你是萧禹推举介绍来的,也不能走后门行特权,去吧,别妨碍老夫读书了。”

    说完居然不给楚弦解释的时间,大袖一挥,顿时一股罡风迎面袭来,楚弦只感觉身子一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外面。

    楚弦愣了半响,才看了看手里的木牌,喃喃道“想不到,这位老先生如此的小心眼,不过外院就外院,又不是不能靠自己的努力进入内院,只不过是耗费一些时间罢了。”

    楚弦说完,迈步离去。

    而里面的老者,正在审问他的血玲珑。

    “你胡扯”老者这时候吹胡子瞪眼睛“怎么说你都是红衣厉鬼,一般的神关巅峰的修士在你手里都走不过十招,玲珑啊,老夫平日里待你们如何,你们应该最清楚,你给我老实交代,刚才你究竟感觉到了什么,为什么突然给那小子跪下。”

    对面,红衣厉鬼是一脸无奈,但她却是明白谁更恐怖,所以是鬼话连篇“欧阳先生,小女子真的只是拜服与那位公子的气度,所以才才会折服,拜倒在地,真的没有其他原因。”

    对面白胡子的欧阳先生明显不信“拜服那小子要长相没长相,要修为没修为,你血玲珑会拜服他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不说,后果自负。”

    欧阳先生板着脸开始威胁。

    红衣厉鬼估摸也是和这位欧阳先生相处的时间久了,所以很清楚这位仙人的脾气,这位脾气很好,无论是对书院的学生,还是对她们这些无家可归的厉鬼,又哪里真的发过火,但她知道,如果她说了,另外一位更加恐怖的存在肯定会真的不高兴。

    所以权衡一二,血玲珑依旧是摇头“欧阳先生,真的没什么。”

    欧阳先生一拍桌子“你不说,老夫也有法子弄清楚,行了,罚你去我的小乾坤界清扫,记住,所有的屋子,所有的摆设都给我擦抹一遍,若是让老夫看到有一粒尘,决不轻饶。”

    血玲珑一听这个,如蒙大赦,立刻是化作血水退去。d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