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二十三章 画风不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施展蛇翻蟾跃,以极快的速度后退一步,同时一抖衣袖,瞬时间,楚弦平日里收集了一些破铜烂铁撒了一地。

    修炼阳神锻金诀,楚弦乾坤袋里,就装了不少废铜烂铁,阳神锻金诀的奥妙之处在于,因为可以随意塑形金属,加持力量,所以就算是没有法器,楚弦只要需要,便可以随意按照意念塑造金属。

    便如此刻,一地的破铜烂铁,楚弦只是一个法诀,立刻是仿佛秋日蝗虫,瞬间将飞来的火拳包裹。

    火拳烈焰炽热,这些破铜烂铁直接化作铁水铜水,但就算是化成铁水,依旧不散,由楚弦操控。

    “炉鼎”

    楚弦一声喊,轰隆一声,大量铁水铜水融合,凝聚成一个七尺多高的炉鼎,直接出现在楚弦面前,将那火拳禁锢其中。

    趁着火焰威力还在,楚弦大袖一挥,直接将炉鼎收入乾坤袋内,如此,周子雄最强的火焰术法,就这么被破去了。

    周子雄看到这一幕,已经是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他整个人已经傻了。

    这是什么术法这又是什么手段

    简直是闻所未闻,难以想象,自己最强的火拳,就这么被收了。

    因为没有法力,所以他的火云法身仿佛被浇了一盆水的火堆,直接熄灭了,还冒了几股歪烟。

    震惊过后,周子雄已经是极度的恐惧,他害怕了。

    自己现在是拼到了油尽灯枯,丁点法力都没有剩下,这种情况下,别说是一个和自己同级的高手,便是更弱一些的也能轻易将自己料理了。

    “若是这人一会儿过来,我要不要求饶”周子雄已经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不过显然,他想多了。

    楚弦突破了瓶颈,目的达成,自然是没必要再动手,此刻楚弦心情大好,先是看了一眼对面已经毫无法力的周子雄。

    对方和他的修为相当,甚至还要略高一筹,但对术法的理解那就太一般了,便如同样一个人,同样是一日三餐,有的人只能做一件事,而有的人,却是可以做两件、三件甚至更多。

    这就是一个巧字。

    这一次能突破,还多亏了对方,这时候楚弦注意到这洞府内有乾坤,还有另外一个石门入口,刚才烈焰焚烧,那石门居然破裂,楚弦好奇之下过去一看,立刻是摇头,心里暗道“原来人家是在郎情妾意,怪不得这里没有其他人,这么说,我坏了人家的好事,棒打了鸳鸯,造孽啊”

    想到这里,楚弦二话不说,屁股都不拍,转身就走。

    太尴尬了,棒打鸳鸯不说,还将人家的法力给耗尽了,楚弦估摸,那人短时间都动弹不得,就别说干其他事情了。

    兄弟,对不住了。

    只是刚走出洞口,楚弦就停下脚步。

    不对。

    内洞里的女人虽然面色潮红,眉宇当中却有一种愤怒,不像是与人苟且。

    楚弦想了想,又折返了回去。

    周子雄正盘膝坐在地上恢复法力,见到这个带着脸谱的男人又回来了,还以为对方是要杀人灭口,吓的一哆嗦,直接跪在地上。

    楚弦没搭理对方,又到了那内洞口往里看了看。

    里面,赵怡满头大汗,依旧在抵抗体内的药物,同样盘膝而坐的她呼吸急促,已经有些支撑不住。

    楚弦看出问题了,刚才走得急,差一点疏忽了,倒也不怪楚弦马虎,这事情如果不仔细观察,还真发现不了,毕竟他之前是有些先入为主。

    楚弦迈步走进去,赵怡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她自然也能感觉到有人进来,而且对方身上男性气息浓郁,让她意乱情迷。

    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心乱如麻,只能是闭着眼睛,装作不知道。她知道,对方击败了周子雄,若是和周子雄一样,对自己乱来,自己也没法子。

    认命

    只能如此了。

    已经难以忍受的赵怡都开始想认命了。

    尤其是感受到对方的手指触碰到自己手腕上的时候,那种火热更是让她直接沉沦。

    不过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和赵怡想的不太一样。

    对方居然是直接伸手捏开自己的嘴,丢进来一样东西,随后道“原来是中了迷药,小事情,不过这内院的学生都这么马虎吗”

    说完,居然迈步离去。

    走了

    赵怡感觉嘴里的东西瞬间融化,浓郁药香充斥在喉咙之间,显然是某种丹药,而且进入肚子之内,仿佛大热天被人当头破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了,药力快速流转五脏六腑。

    赵怡立刻跳起来,发现所有的不适荡然无存,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刚才那人给他吃了解药。

    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但自己是被那人给救了,这一点毫无疑问。

    迈步出来,赵怡看到了还在盘膝而坐的周子雄,当下是面色一寒。

    赵怡是淑女,但她却不是烂好人,外出历练的时候,死在她手里的恶人和妖魔也是数以百计,所以她若是狠起来,那也是相当疯狂的。

    就像是现在,赵怡看出周子雄法力耗尽,精疲力竭,这种机会她又如何能放过

    当下是施展术法,狠狠教训,当然赵怡虽然杀了周子雄的心都有,可真的杀人,她也不好交待,要知道书院之内的执法部是相当恐怖,就算是你有理由,违反书院的规矩,后果也是她无法承受的。

    所以虽然很想一剑杀了对方,但赵怡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书院里的执法部有高人,据说以前曾经有人暗中杀人,自以为做的滴水不漏,但还是被执法部揪了出来,当众斩杀。

    虽说不能杀人,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楚弦这时候停了一下,他隐约听到了后面那洞府之内,传来一阵杀猪一般的惨叫声,然后低头,步伐更快的离开。

    此刻天色已暗,楚弦是小心翼翼,摘了脸谱面具,将身上的衣衫换了一身,之前的付之一炬。

    不过等走了片刻,快到山脚下的时候,一道流光飞来,一个修士脚踏飞剑,拦住楚弦。这修士应该也是天元书院的学生,而且修为颇高,肯定是要比之前楚弦与之斗法的那个倒霉鬼要厉害一些。

    楚弦站定,然后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对方,那样子,像极了受到惊吓不知所措的书院萌新。

    “你是何人为何闯入内院领地。”飞剑上的修士年纪不大,但气势极强,此刻是居高临下,出言审问。

    楚弦胸有腹稿早有说辞,便答是外院新生,因迷路,所以不小心踏入这里。

    “外院新生将你名牌拿来我看。”飞剑上的修士板着脸命令道,楚弦取出,后者隔空取过“还真是外院新生,既是新生,为何乱闯,管理你们的人简直就是失职。”

    说完,伸手抓起楚弦就飞向外院。

    楚弦心道,这倒是省事儿了,省的自己走路了,说起来刚刚突破还有些困乏,虽然风声呼啸,但楚弦居然是闭目酣睡起来。

    等被丢在地上后,楚弦揉揉眼睛一看,自己已经是到了新生班所在,那内院的飞剑修士正在训斥新生班的教员,几个平日里厉害无比的教员,此刻是低着头不敢吭声,老老实实听训。

    这很正常。

    因为在天元书院,所谓的教员,实际上也是学生。

    甚至可以说,整个天元书院里,除了少数不是学生之外,其余的,都是书院的学生,包括教导其他学生的事情,也是由高阶学生来负责的。

    自然,内院的学生训斥外院学生,那后者只能是老老实实听着,哪里敢有一点反抗

    训完,内院的学生御剑离去,那几个负责教导新生的外院学生立刻是面色不善的看向楚弦。

    不用问,他们今天挨了这一顿训斥,就是因为这个自作主张乱跑的新生。

    “你身为新生,居然不遵守书院的规矩,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处罚你”一人怒声问道,更是咬牙切齿。

    “我看,就应该直接赶出书院。”另外一个直接道,显然,是恨极了楚弦,若不是这个新生,他们也不会被内院的学长训斥。

    楚弦被几个教员学长围着,却是不慌不忙,开口道“若是赶出书院,得上报外院执事,不妥,本来只是被内院的人训斥一顿,这件事就算了,但如果报上去,诸位玩忽职守那是一定会被问责的,我看,倒不如不要声张,只是内部处罚一下,毕竟光是新生班那么多处罚的条目,随便选一两条都算是很严厉的处罚了,就像是绕着教场跑五百圈,又或者去冰窟之内待上几个时辰,名义上是修炼内功,实际上就是处罚,就像是冰窟,一般人去了,那没有醇厚的内功根本扛不了多久。”

    这边楚弦掰着手指帮他们几个分析,那几个教员学生居然觉得十分有道理。

    问题是,这个画风似乎有些不对。

    几个人盯着楚弦,楚弦一脸笑容,当下,有人便道“你倒是有些胆色,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你去冰窟,待到明天天亮,记住,有人监督,天不亮,你不准出来。”

    楚弦点头,直接去向冰窟的位置。

    另外一个教员学生盯着楚弦的背影,开口道“我怎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和另外几个教员学生看了一眼,发现对方的表情也差不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