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冰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小子,有些邪门啊,不过他说的的确是有道理,若是这件事真的闹大,对他不好,对咱们也一样,倒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罚他去冰窟修炼内功,就算是真的冻出个好歹,也与咱们没关系,而且,是他自己要求去的。”

    “没错,是这个道理,哎,咱们什么时候能晋升到内院,若是有机会晋升到内院,将来也能飞出来,训斥外院的人,显摆一下威风。”

    “内院,可等着吧,咱们现在不过是外院地阶五品,外院里,比咱们差的就只有地阶七品和六品,咱们还是先想法子通过这个月的大考,若能晋升到地阶四品,那边是烧高香了。”

    说完,几个人都是一脸无奈。

    因为明日就是新生小考之日,所以新生班的人都十分紧张,有的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有的是充分休息养精蓄锐,还有的是用银子想走通关系,当然,这最后一种几乎没用,天元书院不是世俗当中的学院,在这里,银子没什么用,也没人敢收,收了也不可能保证能给办成事情。

    冰窟在新生班当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这里是打磨内功的地方,一般进去的人,都是穿着单衣,然后找个地方盘膝坐下,运内功,抵挡寒冷。

    这是一种非常高效的修炼方法,不光是内功,就是术法也可以在这里修炼。

    当然,在天元书院之内,冰窟的种类和等级也有很多,新生班这个,算是最差的一个,不过就是最差的一个,对于普通人来说,进入之后也会感觉到极度寒冷,别说穿着单衣,便是穿着棉袄也会感觉冷,待上半个时辰已经是极限了,但对于新生班的学生来说,单衣待一个时辰,都只是开始。

    而楚弦这一次若是要待到天亮,至少得待够四个时辰。

    基本上新生班里,能做到这种程度的那是屈指可数,甚至是一个都没有。

    不过楚弦的修为,不知要比新生班里的精锐厉害多少,这冰窟对于他来说,简直不算什么,在里面睡觉都可以。

    实际上,楚弦就是进来睡觉的,若是在外面睡大通铺,还不如在这里舒坦。

    楚弦进了冰窟,然后一路到了平日里他最喜欢待的最下层,然后直接躺下便睡。之前突破瓶颈,耗费了不少心神,也的确是需要睡眠来养养神。

    这边楚弦在冰窟之内呼呼大睡,同样在冰窟之内,又进来一个人。

    刘青书迈步踏入冰窟,也是找了一个他平日里喜欢的位置,开始运功调息。

    他修炼的,自然是新生班里统一教授的锻体功法,阴阳和玄功,刘青书出身显赫,乃是东岳州名门望族之后,还是家中的嫡子,从小便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从小,刘青书便是家中重点培养的对象,无论武道还是术法,都是家中请了当地最好的教师授课,光是这几年花在这上面的银子,就有十几万两了。

    刘青书也不负众望,在众多家族子弟当中属于顶级,这一次也是按照家中长辈的意思,来天洲天元书院求学。

    攀爬天洲蔓藤,刘青书只用了一次,而且只花了三个时辰,这种速度绝对属于头次攀爬天洲蔓藤的佼佼者。

    所以刘青书很自傲。

    当然,他也有自傲的资本,二十多岁,已经是先天境界的武者,出窍巅峰的术法修为,这种成就,他当然可以自傲。

    哪怕是踏入了天元书院,成为了五百名新生之一,他依旧是最上层的那几个,属于新生当中的佼佼者。

    在刘青书眼里,其他新生,九成以上,都是垃圾。

    “早就听闻这天元书院乃是天下术修殿堂,果然是名不虚传,光是一个给新生修炼的功法阴阳和玄功便超过我家中画数万重金购买的功法,甚至,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还有这冰窟,更是玄妙,我在家中也有冰窟,但哪里有这里的冰窟这么寒冷,不光是寒冷,还带有灵气滋养,简直是妙不可言,若是这冰窟放到外面,怕是百万两银子都造不出来,而且听说在书院里,还有比这个更厉害的冰窟,实在是让人期待啊。”

    刘青书自言自语。

    顶尖的人物,往往都是孤独的,孤独的人,自言自语也是很合乎常理,刘青书便是时常用这种话来安慰自己。

    “我还听说,新生班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便是以新生的身份,记录单次进入冰窟的时间,这个会被记录下来,将来会成为个人的一项资本,我还知道,目前这一项记录,只要能挤入前一百名,便会被书院格外对待,若是通过小考,还有额外的奖励,我刘青书这一次就是要挑战前一百名,得这一项额外的奖励。”

    刘青书自己越说越是兴奋得意。

    “我之前已经能坚持两个时辰,这对于一般人来说,哪怕是穿着厚衣,也绝对会被冻死,即便是在新生当中,能坚持这么久的,也是屈指可数,但是,我今天要挑战的是三个时辰,若是坚持三个时辰,虽说在外院学生当中不算什么,但在新生当中,绝对可以踏入前百名,那额外奖励,我要定了。”

    说完,想了想,又道“那些蠢货,天资不行,还不勤奋,哪里像我我这么天才,还如此勤奋,明日就是小考,那些蠢货都在休息,而我却是依旧来冰窟修炼,这便是差距,他们这些愚蠢之人啊,永远不会明白天才更需勤奋的道理,不过也无妨,就让他们自甘堕落吧,高高在上的我会在云端看着这些凡人的。”

    刘青书说完,感觉自己这最后一句话说的很有水平,不自觉也是嘴角上扬,得意无比。

    便就在这时候,一阵鼾声隐约传来,刘青书当下住嘴。

    他喜欢且陶醉于自言自语的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还从来没有让被人知道过,他听到那鼾声,吓了一跳,当下是屏气凝神,仔细听去。

    “怎么可能在这小考前夜,怎么还会有如此勤奋之人来这里修炼错觉,一定是错觉,我还是太紧张了。”刘青书听了一会儿,又听不到了,所以又开始自言自语。

    但下一刻,那鼾声又来了,而且似乎还大了不少。

    “不是错觉。”刘青书立刻是跳起来,想了想,朝着那鼾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他想要看看,是谁在新生小考前夜,来冰窟修炼。

    “是江舟成,还是郑远清应该是他们两人当中的一个,在新生班里,也只有这两人能与我比肩,其他人,垃圾而已,若是这两个人,他们倒也是足够勤奋,但可惜,再勤奋,也比不上我。”刘青书心里唠叨个没完,等往深处,进入冰窟最底层,这里,寒意更浓,就算是他,也不太喜欢这里的寒气,比之前他待的地方要难受,留在这里,他能坚持两个时辰已经是极限。

    终于,他看到了一个人。

    不是他所预料的江舟成,也不是另外一个新生班的顶尖天才郑远清,而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他见过,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仅仅是见过,在刘青书眼中,这个人也算是不凡了,听说教训过另外一个天人人物,很低调。但还不是像他这样的顶级天才和种子学生。

    种子学生这个词儿,是刘青书自创称呼他自己的。

    “这人倒也勤奋,而且居然敢选择这冰窟最深之处,罢了,他都敢,我这种子学生又如何能不如他”

    依旧是自言自语,刘青书当下是就在旁边盘膝一坐。

    只不过坐下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人,在睡觉”

    刘青书扭头,一脸诧异的瞅了对方一眼,对方躺在冰冷的地上,衣衫都结霜了,却是睡的很香甜,时而有鼾声传出。

    “哼,怕是故意装睡吧。”刘青书冷笑。

    因为他根本不信,有人能在这种情况下睡着,不过既然对方继续装,那自己又何必管他,自己坐在旁边,就看对方还能装到几时。

    刘青书打定主意要拆穿对方的伪装,所以也就故意坐在旁边,他倒要看看,这个人会装多久。

    “个人的实力,是与天资,勤奋和家世有关的,天资决定,勤奋决定修炼的高度,家世那就简单了,没钱,连饭都吃不起,当然不会考虑修炼,这个是道理,所以说,任何人都得实事求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装,不能因为面子就打肿脸充胖子,那么做毫无道理。”

    这句话,刘青书是说出来的,他就是要让对方听到,让对方脸红。

    在他看来,这个在冰窟最深处酣睡的人,就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见到那人不为所动,继续装睡,刘青书冷笑一声,也懒得再多说,他就打算在这里修炼阴阳和玄功。

    盘膝而坐,运功抵御寒气,就这么过了一个时辰。

    刘青书的阴阳和玄功已经是修炼到功法讲述的第十成境界,说是将这门入门级别的功法修炼到登峰造极也是毫不为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