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章 母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城向东三十里是灵县,楚弦的家就在这里。灵县是一个小地方,东城门到西城门穿城而过,也刚刚够走千步。

    因为是小城,所以就连城墙都是土墙,混合了杂草黄土,常年风吹日晒,里面的草絮已经是暴露出来,有的地方,更是塌了一部分,剩下的就像是一个孤零零大土堆,平日里一些家里没钱去上学堂的毛头小子就在这里吱哇乱叫爬上爬下,好不欢乐。

    此刻,几个玩的灰头土脸的半大小子看到楚弦,立刻是嚷嚷道:“书呆子回来了,书呆子回来了。”

    书呆子!

    楚弦自嘲一笑,的确,自己以前还真的是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一心想要入仕,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让辛苦带大自己的娘亲在亲戚和乡亲那里有面子,过上好日子,如此,反倒是为人木讷,被人叫了这么一个‘贬义’的绰号。

    换做入梦之前,楚弦多半会训斥几句,加上一些圣人的引言,说一些你们不学无术之类的话。

    但是现在,楚弦入梦三十年,梦中的东岳府君,心境已经不同,此刻只是笑笑,便朝着这土城东巷自家小院走去。

    临近家门,楚弦居然是忐忑起来,胸腔里的心也是咚咚乱跳。

    梦中,他的母亲楚黄氏在他这一次乡试之后就患了重病,最终坚持了不到半年便撒手人寰。

    对于从小丧父,母亲便是天的楚弦,打击不可谓不大。

    也因为如此,梦中第二年的乡试楚弦因为思母,同样没有考过,直到第三年发愤图强这才考过成了榜生。

    虽是梦,但真实。

    之前种种已经证明梦中的事情会发生,自然,等同于重新开始的楚弦不会让梦中的悲剧重现。

    破败的围墙,院子的门因为年久失修,还得用手托着一些才能推开,这里便是楚弦的家。虽然只是隔了两天,但再回到这里,仿佛是隔了很久很久,恍若隔世。

    听到动静,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妇人。

    妇人四十岁不到,已经是两鬓斑白,饶是一声粗布衣,但也能从眉宇之间看出当年的风韵美丽,仔细看,还能看出和楚弦有些相像。

    她就是楚弦的母亲,楚黄氏。

    在灵县里,她被人称为‘寡妇’,历来寡妇都被人瞧不起,可想而知这些年她一人带大楚弦,是何等的辛苦,不然也不会容颜未老就熬白了头。

    看着自己的娘亲,楚弦忍了一路的眼泪终究是没有忍住,此刻是夺眶而出。

    梦中三十年,娘亲头一年不到就去世了,可想而是楚弦是有多么思念她,若无慈母省吃俭用供自己读书学法,楚弦也只会像那些庄稼汉一样,从此平凡一生。

    再见到活生生的娘亲,别说是楚弦,换做任何一个人都难以自抑。

    日落山头,土墙头的熊孩子已经回家,只有几条老黄狗趴在土墙上,享受残存在土里的温热,民家炊烟,家家围坐桌前,或锦衣玉食,或粗茶淡饭。

    屋舍内,楚弦吃完母亲亲手做的面条,这是他梦醒之后,吃的最好的一餐。刚刚收拾了碗筷的母亲还笑话楚弦,说儿子啊儿子,乡试的确是难考,一般十考八不中,你若是没考好,来年再考便是,何必哭鼻子。

    楚弦自然不能将实情道出,毕竟太过匪夷所思,等到嘱咐母亲早点休息之后,他却是没有像往常那样秉烛夜读,拥有神海书库,任何书,只读一遍便足矣。

    此刻,他坐在院子里想事情。

    梦中的楚弦,读过《回春医典》,也因为曾在县医馆担任一个无品的小吏,而钻研过医术。即便是后来官做大了,楚弦也没有将医道拉下,而且是越学越精,尤其是后来融合仙道之术,创立诸多著作,救死扶伤,也因此,东岳府君最出名,不是他的文采,也不是统御鬼神之法,反倒是他的医术。

    自然,望闻问切他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刚才在没有引起母亲怀疑的前提下,楚弦就完成了对母亲的诊断。

    结果是让楚弦心惊不已。

    母亲的身体果然是出了问题,而且是大病前兆,很快就会病发。好在,还有时间挽回和弥补。楚弦此刻想着的,就是如何医治母亲。

    若是梦中那种修为所在,要医治母亲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但现在,他只是普通人,想要重新修炼,也不是一日之功,所以只能用普通人的法子。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可这重病也不是说来就来,那也是经过长年累月积劳成疾,母亲多年一人操劳,已经是将身子熬垮了,这种情况,只能是慢慢调理,日常饮食上也得增加营养,当然,若是每隔一段时间,加持一些养生祛病的术法,那效果会更好。

    治疗的法子,楚弦经过思量已经是心中有数。

    用这法子,先压制重病,然后慢慢治疗调理,年,就可以将母亲的身子完全调理好。

    但很快,楚弦就想到了一件尴尬无比的事情。

    他这法子的确有用,毕竟梦中,他可是医道大家,他开的治病调理的方子,一些人甚至是会花重金来求。

    可问题是,无论是药补还是食补,祛病的药方,甚至是调理的术法,这都是要花钱的,而且价格不便宜。就以现在家里的情况,别说一个方子,就是方子里的几味药,怕是都抓不起。

    这是一个大问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楚弦医术再高,没药也不成。

    当然若是自己最终能入仕,哪怕只是有一个最低的官位,每个月都会有不错的俸禄,倒是勉强可以支撑一下。

    天唐官员的俸禄很高,这是最好的法子。

    但楚弦显然不能干等,一来能不能入仕,这件事现在真的不好说,崔焕之大人能不能看到自己的卷子,就算看到了,能不能品味出里面的价值也是未知之数,万一看不出这一篇一科五术的谋术文章,那一切都是妄想。哪怕是能看出来,因为自己之前四科成绩都没有,崔焕之有那种引荐自己入仕的魄力吗?

    这不确定。

    除此之外,万一自己算错了,很可能自己的文章,都不一定能到了崔焕之手里,如果是那样,入仕之事就更没戏了。

    若是这一次不成,就只能再等一年。

    自己能等,母亲能吗?

    所以绝对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得想其他赚钱的法子。

    ……

    灵县是个小地方,但地方再小,五脏俱全。饭馆私塾学堂,一应俱全,更有一个练武场,平日里县衙捕头衙役也会来习武练拳。

    鸡未鸣,瓦晨霜,楚弦已经起床。这是楚弦梦中形成的习惯,读书文采虽然重要,但后来楚弦在入仕之后,修仙道,学医法,但却是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最开始肉身的锻炼,梦中楚弦虽为东岳府君,但却是遇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缘由,就是他年少时,忽略了武道锻体的重要性,虽说后来他也学拳锻体,但效用就差了太多,所以他起早,是为了练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