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七章 学子会(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灵县学堂,已有两百年历史,当中一景名为听泉廊,四面环廊,中有假山泉水,四面廊壁上刻着天唐圣朝千年来诸多先圣敬言警句,又有诗文名词,长宽有十丈,漫步其中,听泉读书,乐此不疲。

    学子会就在此处举行。

    楚弦和苏季来时,这里已经有十几个同届学子,年纪相仿,都是和楚弦一样,刚刚参加完乡试,等待出榜的学子。

    只是他们当中,能入榜成榜生的,怕是连一半都到不了。

    此刻,一人正在高谈阔论,不用看人,光听声音便知道是冯侩。冯侩此人也算是一表人才,只是行事做作跋扈,此刻,冯侩正在与人谈笑,见到楚弦和苏季过来,突然是莫名笑起来,阴阳怪气道:“这不是楚大才子么,当年咱们县试文才第一,我还想着这次乡试他能不能再考个第一,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乡试缺考,便如临战而逃,这般壮举,也是给咱们灵县学子出了名了,可惜,是臭名。”

    说到最后,冯侩故作可惜的连连摇头,但脸上的表情那是丝毫看不出可惜,有的只有得意和讥讽。

    一旁的苏季眉头一皱,想要说话,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冯侩很有可能成榜生,一旦入仕,凭着冯家的底蕴,谋个一官半职还是很容易的,甚至都无需榜生历练,到时候,自己说不得也有求上门的一天,又何必因为楚弦得罪这冯侩。

    苏季也得为他自己的将来考虑。

    其他人更是不会替楚弦说话,都是附和笑着,出言讥讽。

    冯侩这时候走过来,显然早有准备,冲着楚弦道:“楚大才子,我今日兴起,写了一幅上联送给你,不知道楚大才子愿不愿意对个下联?”

    说完,直接一挥手,有人笑嘻嘻拿着一张纸过来,众人一看,上面写着:“五科一试伪才子!”

    看到这一行字,众人都是大笑,显然,这是冯侩在讥讽楚弦。

    楚弦看到,却也是不气恼,格局不一样,冯侩他迟早要收拾,但不是现在。

    不过也不能让这冯侩太过得意,楚弦几乎是想都不需要想,便取笔,在另外一张纸上写了下联。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送你一副下联吧。”

    众人看去,都是面色一变,上面写着:“鸡鸣犬吠真小人!”

    这是在讽刺冯侩的人品,冯侩大怒,此刻他距离楚弦极近,当下是眼珠一转,突然一拳打出。

    冯家有钱,所谓穷文富武,因此冯侩从小就学拳练武,体魄远比同龄人强健,他大怒之下,就想着打楚弦一拳,让对方当众出丑,事后,谁又能将自己怎样?

    等到自己中了榜生,入了仕途,别说打楚弦一拳,就是弄死对方,也只是举手之劳。

    他这一拳,带着一种刚猛之劲,若是打实了,保管让楚弦将隔夜饭也吐出来。

    却没曾想,他面前的楚弦已经不是以前的楚弦。

    不说梦中楚弦的仙道修为,就说他练拳十几年,反应就不是区区冯侩所能相提并论的,此刻他不与冯侩硬碰硬,却只用巧劲,伸手一档一带,恰到好处一脚踢出,正踢在冯侩小腿上,后者被拳势带着前扑,一下就扑倒在地,一个标准的狗吃屎,摔在地上。

    众人一惊,有几人当场噗嗤笑出声来。

    要知道以前冯侩仗着他从小练拳,体强身健,可是没少欺负楚弦,平日里楚弦也只是忍气吞声,怎么今天形势逆转了,冯侩居然是被楚弦给打趴在地上了?

    他们哪里知道,楚弦如今乃梦醒惊才,虽说肉身还没有打磨,还比不上冯侩从小大鱼大肉养出的体魄,但要说经验和巧劲,十个冯侩都比不上楚弦。

    摔在地上的冯侩感觉到极度羞辱,当下挣扎的起身,要说他刚才只是想要小小的教训一下楚弦,让对方出个丑的话,现在他已经是动了狠劲。

    起身之后,冯侩不理众人劝告,立刻大骂一声,迈步前冲,一拳打向楚弦。这一次,他是用了全力,因为冯侩觉得,刚才他只是轻敌,才被楚弦用巧劲给摔倒在地。这一次他全力出手,必然能将楚弦打的跪地求饶。

    只可惜,他这一拳在半路就被人拦了下来。

    一位相貌普通的中年书生此刻站在场内,伸手将已经陷入癫狂当中的冯侩拦了下来。看到这中年书生,众多学子都是急忙行礼,尊称蔡先生。

    这位,便是学堂教书的先生,也算是楚弦等人的启蒙老师。

    对于这位先生,众学子那自然是敬畏有加,而且这位蔡先生那也是早年就得了榜生的文士。

    天唐文士,皆学武修仙,要说本事,冯侩花钱请的那些拳师连给蔡先生提鞋都不配。

    见到蔡先生来了,冯侩也老实了下来,但盯着楚弦的目光中,依旧是带着恨意。

    “楚弦,你等着,这事儿没完。”

    “学堂之地,喧哗动武,成何体统?”蔡先生严词训斥一句,没人敢吭声,一问情况,蔡先生自然是心知肚明。

    当下是道:“关于楚弦缺考这件事,我知道内情,对了,子衿,你来说吧,这消息,还是你告诉我的呢。”

    说着,看向一旁。

    那边,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一个人。

    这人道:“灵县学子楚弦,因病缺考,最后带病考最后一科,虽无法补考,但此学子品德端正,乃学子典范,应效仿。”

    声音带着一种特有的韵味,如清水流过碎石草茎,悦耳润心。

    这声音更像是有一种魔力,带着一种神通法术,让众人情不自禁的停下说话,转头望去。

    说话的是一个身着黑色锦衣,身材修长肤白俊俏的公子,腰间一块温如玉,轻摇纸扇腹昆仑。

    “白子衿!”

    冯侩脸色有些不好看,在灵县,除了楚弦这穷家小子敢不给他面子之外,就数这个白子衿会经常和他作对了。

    只不过对于楚弦,冯侩敢冷嘲热讽,甚至动手欺负,但面对白子衿,他不敢。

    因为他曾经想要背地里整整这个白子衿,结果不知为何,每次都是他自己倒霉,除此之外,白子衿衣着不凡,气质特殊,估摸家世也和他冯家不相上下,要不然灵县那一个山水别院也不可能被白家买下来。

    一切的一切,都证明白家不简单,白子衿不简单,所以冯侩很忌惮白子衿。

    这时候白子衿看到众人目光都看过来后,又道:“这可不是我说的,而是贡院纪录,白字黑字,有主考官印,有案可查的,那些胡说八道的人,可以闭嘴了。”

    ……

    (周一,求收藏,求推荐票,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