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八章 学子会(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子衿所指胡说八道之人,自然就是冯侩。

    这下在场的学子不吭声了,刚刚他们也只是人云亦云,起哄跟着嘲笑楚弦,但如果有真凭实据,证明楚弦是真的因病缺考,那再拿这件事做文章就不妥了。

    尤其是能被主考官以‘品德端正,学子典范’这八个字来评价的,那可是很少很少,这是一份荣耀,他们若再嘲笑,岂不是在抨击贡院主考官,那才是自讨苦吃。

    当然也有人怀疑,但他们的身份地位,自然是无法印证这件事,更何况,看样子学堂蔡先生也能证实这件事,所以不吭声为妙。

    冯侩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也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身就走,不过走时回头看向楚弦的一眼,带着明显的恨意。

    “楚兄,这冯侩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刚才,若不是蔡先生及时赶来,你就麻烦了。”苏季这时候小声说道。

    楚弦一笑:“是啊,若非蔡先生赶来,我倒也能狠狠揍那冯侩一顿。”

    苏季一听,心中暗笑楚弦在说大话。只是他哪里知道,楚弦还真没说大话,现在他要揍冯侩,还真不费什么力气。

    刚才的风波过后,不少人都知道,冯侩不会善罢甘休,楚弦虽逞了一时之能,但以后肯定会倒霉,在灵县,楚弦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冯侩。

    他们却不知,从今天开始,不是冯侩会不会对付楚弦的问题,而是楚弦,会不会放过冯侩。

    楚弦躬身与蔡先生道谢,后者摆摆手,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去。楚弦又看向那边的白子衿,然后走了过去。

    这一次来,楚弦就是为了见白子衿。

    梦中相隔三十载,又见白子衿,楚弦自然是感触良多,毕竟眼力和心境已经完全不同,所以此番楚弦再看白子衿,总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只是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

    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失神。

    倒是对面白子衿开口道:“楚兄今日有些不对劲啊,我脸上有什么?”

    说着,还用手指摸了摸脸。

    却是楚弦刚才想事情,一直盯着白子衿,此刻反应过来,急忙笑道:“是我想事情入迷,走神了,对了,刚才多谢白兄仗义执言。”

    楚弦知道白子衿很神秘,只不过没想到他连贡院的纪录文案也看过,一般人,能轻易翻阅吗?

    一时之间,白子衿在楚弦心中越发的神秘起来。

    但楚弦的性格是,对于真朋友,对方不说,他是绝对不会问的。

    白子衿果然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也没解释,一如既往。

    偏偏楚弦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相反,他很喜欢这种感觉,知己的感觉,有些事情无需多言,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旁的苏季估摸也熟悉了这种气氛,他没说话,因为苏季知道,白子衿看样子对谁都很友善,但偏偏这份友善内包含的却是那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傲。

    可这一份冷傲,并不包含在对楚弦上。

    说白了,楚弦在这里有两个朋友,一个是他,一个是白子衿。而白子衿则比楚弦还惨,他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楚弦。

    至于自己,苏季还是有自知之明,知道白子衿‘看不上’自己。

    苏季很识趣,此刻他借故和另外一个相熟的学子攀谈,离开了。

    这时候白子衿少见的主动说话:“只考了一科,虽说理论上还有入榜的可能,但难度之大,非常人能及,还希望楚兄不要气馁,大不了,来年再考!”

    楚弦知道白子衿是在安慰自己,对于一向少言寡语的他来说,已经是让人颇为意外了,楚弦点头:“读书求圣之道长远,又何必在意一朝一夕,多一年,说不定下一次还能博个榜生第一。”

    听到这有些自恋的话,白子衿笑了。

    说实话,他笑的很好看,别人可是笑不出这种惊艳,这时候楚弦心中不知怎么的居然冒出一个念头。

    可惜是男儿,若是女子,这般笑容足以倾国倾城了。

    楚弦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可笑,当下又正色道:“况且,白兄也说了,一科成绩,或许也能创造奇迹而入榜,我楚弦便是有这般机缘也说不定。”

    这次白子衿摇头:“一科入榜,难度太大,至少百年之内没出过这种惊才了,人说百年惊才,千年神才,若是那么好出,也不会有这一句话,但,还是希望楚兄交上这好运。”

    楚弦这时候又道:“白兄这一次,应该可入榜了。”

    这话楚弦不是胡说八道,梦中的白子衿,这一次乡试在灵县是第一,安城第二,的确是入榜成了榜生。

    白子衿笑笑,没有说他自己,在楚弦看来,这是一种自信的表现。

    两人相视一笑,沉默许久。

    也不知道白子衿想到了什么,原本的笑脸当中,居然是带着一抹忧色,换做是以前的楚弦是看不出来的,但入梦三十年,楚弦早已经学会察言观色。

    白子衿显然是有什么烦心事。

    就在楚弦想着要不要问问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老者,楚弦认得,这是白子衿的车夫,平日里经常见,也算是熟人。

    见到老车夫进来与白子衿悄悄说了几句话,后者轻叹一声,与楚弦告辞,只说家中有事,需要立刻赶回。

    楚弦一肚子话没问出来,但也没有阻拦,看了一眼老车夫,楚弦眼睛一眯。此时今日,楚弦眼光不凡,以前看不出,但是今次再看着老车夫,居然发现对方看似衰老,甚至有些驼背,但行走稳健,生机盎然,吐息浑厚,观穴,气血强横。

    这老车夫,居然是一个武道大家。

    一直回到家中,楚弦依旧在想着这件事,梦中的东岳府君,那可不是白叫的,二十多年的‘鬼门腾云拳’,也不是白练的。

    在天唐圣朝当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一旦有了品级,便可以名入官典。官典有名,可得圣力洗髓增脉,得官术加持,甚至成就‘法身’。这是其他世俗之修无法比拟的,而且有官典庇护加持,愿意修炼的,可事半功倍,不愿修炼也能施展官术,远超普通人。

    梦中楚弦入仕之后,一路摸爬滚打,才成就不凡,天唐圣朝尊仙道,所谓仙道,便是人有山岳之力,比肩神佛鬼神,乃是大道。

    而武道,楚弦就了解不少,至少以他的眼力,是能看出一个武道高手的深浅。

    白家的老车夫,就是一个武道大家。

    对方有多厉害,楚弦暂时不好妄下评论,但至少也得有二十年以上的功力,甚至可以和梦中习武多年的自己相提并论。

    这样的人物,若在灵县这小地方,那必然是顶尖人物,但偏偏,对方却只是一个车夫。

    对于白家,楚弦越发觉得深不可测。

    但此时楚弦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当务之急,乃是弄到银两,买药材,替母亲调理身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