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十二章 冯侩毒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几日,无风无浪,楚弦练拳读书,平静如常。那日母亲回来,看到楚弦买米肉,还有五十钱,自然是询问。

    楚弦便道卖画所得,楚黄氏自然信任自家儿子,欣喜收下,而除了楚弦那五十钱,还有她做绣工赚的十五钱,算起来,一天收入便有六十五钱,抵得上平日一月所得,自然是高兴。而楚弦每日,都将他炼制的楚氏回春丹混入饭食之内,让母亲吃下,几天下来,母亲精神比之前好了很多,明显是有了好转。

    这小幸福对楚弦来说弥足珍贵。

    这几日除了练拳锻体,楚弦知道他还需要一笔钱维持,不然光是每日他所需锻体药膏,就有些难以为继。

    所以,楚弦又跑了一趟安城,卖给月冠楼一幅画。

    只不过这一幅画,楚弦是故意画的十分随意,倒是远不如上一幅夕临荷塘图,但也换来十两银子,也是因为上一次,他的画当日就卖掉了。

    这十两银子,足够楚弦维持一段时日了,至少,可以维持到两月之后出榜的日子。

    ……

    灵县虽是小地方,但也有几个大户人家,冯家,便是其中之一。

    冯家为商贾,县中有诸多产业,赌坊、酒肆、钱庄皆有冯家入股,家底自然丰厚,吃喝不愁。

    自从在上一次学子会上丢了面子之后,冯侩便一直想着该如何报复回去,这几日更是喜怒无常,时常对家中下人发脾气。

    也只有与最近勾搭上的一个小娘子偷偷幽会的时候,冯侩才感觉好一些。要说冯侩也算是生了一幅好皮囊,不然,也勾搭不上那小娘子。

    这日和那小娘子幽会之后,冯侩是神采飞扬,因为他从小娘子口中听到了一个消息,他心中盘算一下,觉得有用,便立刻找来他家中的账房先生谋划。

    冯家的账房先生姓高,平日除了做账房,出谋划策也是极为擅长,尤其善算计。冯侩也算是‘知人善用’,居然是找来这高先生来想损招害人,还别说,这高先生看到少东家找他帮忙,这忙能不帮吗,打听清楚怎么回事之后,一条报复楚弦的毒计就应运而生。

    冯侩一听,当即是竖起大拇指,连连称妙,却是因为这毒计的确是够阴损,光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楚弦啊楚弦,算你倒霉,你敢招惹我,我就让你家破人亡。”冯侩想到那计划,也是感觉心惊肉跳,毕竟这件事非同小可,若是曝光,后果不堪设想,但他历来胆子大,又一想若是操作得当,神不知鬼不觉,谁又能知道?

    当下是按照账房高先生的谋划,下去安排了。

    只不过要算计楚弦,还得找一个能随意进出楚家的人帮忙,冯侩立刻想到一人,安排人找那人过来。

    苏季没想到,冯侩居然会宴请他。

    这倒是让苏季有一些受宠若惊,他出身寒门,家境就算比楚弦强一些,但也强不到哪里去,而且这一次乡试,说实话,苏季能通过的把握并不大。

    来年再考,万一再考不过,难道说,还要再学一年?

    家里可没有那么多的钱供他,说不得,到时候就得另谋出路。而若是能与冯侩打好关系,只要冯家稍微照拂一下,那他也能获取不少好处,哪怕是在冯家的诸多买卖里谋个差事,也比现在要强。

    只不过以前他想要结交冯侩,人家根本不搭理他这种寒门子弟,所以只能结交楚弦那样同为寒门子弟的学子。

    但只要给苏季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结交富家子弟的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

    宴席就在冯家,桌上摆着的,都是苏季没吃过的菜肴,这一桌菜品的价钱,足够他苏家两个月的开销了。

    平日里,苏季哪里见过这场面,菜肴精美,旁边还有下人服侍,很是体验了一把人上人的感觉,心里忐忑的同时,苏季也是涌出一股羡慕。

    他什么时候,能过上这种生活?

    冯侩表现的十分热情,几杯酒下肚,冯侩便道:“苏季啊,这次乡试,你中榜的把握有多大?”

    苏季一愣,不明白冯侩问这话的意思何在,他苏季在学堂里才学不算出众,说实话,这次十有八九是中不了榜的。

    但他还是道:“季已尽力,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看命吧。”

    虽这么说,但苏季明白,他几乎没什么希望,想到今后该何去何从,顿时一股酸楚涌出,当下将杯中酒饮尽,索性是酒入肝肠,一醉解忧愁。

    冯侩当然是看出苏季的困窘,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当即道:“我这一次入榜,问题应该不大,而且就算没有中榜,给你说一句实话,我冯侩也可经人引荐入仕,这件事,我家里已经安排好了,哼,哪怕只是一个无品小吏,但也算是入了官场,将来再考几次乡试,总能成就榜生,到时候还怕谋不到品级吗?”

    听到这话,苏季心中自然是嫉妒,心道我家若是也像冯家这么有钱,花钱买个小吏官也能做到。

    恨啊。

    为什么自己家境平凡?

    凭什么?

    想到愤恨之处,苏季又喝了一杯酒,但他显然忘了,酒入愁肠愁更长,醉意下,他心中的那种不甘和嫉妒更盛。

    便在这时,冯侩突然道:“苏季啊,若是我提携你一下,也帮你在官府谋个抄书文案的差事,你觉得如何?”

    这番话,如惊雷,苏季听到之后立刻是眼睛放光。若真的是如此,那当然好,他苏季出身寒门,缺的就是一个机会,只要给他机会,他就可以爬上去,将来改变命运,也能过上人上人的日子。

    一时之间,苏季心跳加速,激动不已。

    而苏季并不傻,他也是颇有心机之人,知道冯侩突然请自己喝酒,又提出这么一桩好事,绝对不可能是无的放矢。

    冯侩,必有什么事情,要让自己去办。

    这时候冯侩不说话了,只是夹菜品酒,似乎胸有成竹,而苏季熬不住,他实在无法抵御这一场诱惑。

    想了想,苏季开口道:“冯侩,我知道你我交情一般,你平日里也瞧不上我们这些寒门子弟,今天你宴请我,还说了刚才那些话,在我来看,必是有什么事情要让我去做,说吧,若能办到,还希望冯侩你不要食言。”

    “聪明,痛快!”

    冯侩哈哈一笑,他和苏季谈不上交情,充其量就是互相利用,出身商贾之家,这点道理冯侩又岂会不懂。

    所以与其谈交情,倒不如谈利益更直接一些。

    屋子里,冯侩说,苏季听,又过了一会儿,传来冯侩笑声,随后一个冯家的下人送一脸忐忑的苏季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