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十五章 潜入韩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捕快犹豫了。

    这楚黄氏的儿子有些非比寻常,其他同龄学子,遭逢这种事情,哪里能如此平淡,几乎都会被吓的瑟瑟发抖。

    但这个楚弦不一般,非但不怕,居然还想到要‘贿赂’自己。

    只不过所用的不是金银钱财,而是帮自己缓解经脉撕裂的痛苦。问题是,这小子是怎么知道自己情况的?

    许捕快早年的确是在金刚寺的外门学过功法,功法分主次,他主功就是‘黑沙掌’,此事,知道的人不多,如果不是对方之前知道,那么就值得玩味了。

    难道是看出来的?

    从细节就能看出自己的师承,此人在武学上的见识和观察力,那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黑沙掌乃是横炼外功之一,刚猛无比,若是苦练,年就可小成。只不过这门武功,他因为后来离开金刚寺,无人指点,所以在修炼上走岔了路,虽然他功力进展神速,更是因此成为县城捕快,但错练功法,对肉身的损伤也是逐年显露出来。

    以前,是每年疼一次,他并没有在意,但很快就是半年,最近每个月,他都得经历一次那生不如死的痛苦,到现在,每天都会疼。去找名医,无人能医,县衙医馆的医官,他也找过,同样没有法子。

    徐捕快自己也清楚,再这么下去,他轻则功散成废人,重的话,真有可能丢了性命。

    说实话,不说彻底治愈他的这种伤痛,哪怕只是缓解那种痛苦,他都愿意倾尽所有,因为,没经历过那种痛苦的人,根本不知道,那长达一个时辰的时间里那不受控制的内劲之气不断撕扯他的经脉,痛苦让他恨不得立刻死掉。

    此刻,这楚弦不光是看出他师承和所学功法,看出他练功出了岔子,损伤了经脉,而且还说,可以治好他这多年的隐疾。

    这可能吗?

    对方手里那一枚看似普普通通的丹药,就能缓解他的痛苦?

    许捕快不信,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捕快,自然不可能轻信于人,但哪怕他知道对方是在骗他,他依旧是有些意动。

    万一,对方说的是真的呢。

    实在是经历过那种痛苦,当真是生不如死,哪怕有一丝希望,他都愿意试试。就像是现在,他依旧能感觉到经脉的疼痛正在逐渐加重,应该要不了多久便会再疼一次,这种情况也是最近几天开始显现出来的,相信将来会越来越严重。

    “我楚弦,还不至于毒害一位县衙官差,那岂不是自寻死路?而有效与否,不需我多说,许差爷吃下丹药,便知一二。我说过,此药,立竿见影,若是无效,差爷只管押我入监,若是有效,差爷为了自己的身体,也应该帮我。”

    楚弦表情平淡,实际上,他很紧张。

    不管背后栽赃陷害之人是不是冯侩,毫无疑问,这一次,楚弦是处于了劣势,母亲如今被暂时收监,楚弦当然是心急如焚。

    这件事,必须立刻解决,立刻反击,否则,哪怕母亲只是入监一夜,楚弦都不会原谅自己。更不用说,母亲的身体还没有调理好,若是因此而有个闪失,楚弦都不敢往下去想。

    所以哪怕承担一些风险,楚弦也必须要做一些事情。

    现在拉拢这个许捕快,实际上就是一步险棋,但楚弦不得不这么做。

    等到许捕快将信将疑的接过去那一枚活血温络丹时,楚弦在心中松了口气。

    不怕对方上钩,就怕对方不上钩,只要吃了活血温络丹,对方百分百会求着自己来救命,这就是楚弦身为医道高手的自信。

    许捕快此刻感觉那种撕裂经脉的疼痛马上就要袭来,他不怕对方下毒,因为对方绝对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县衙的捕快下毒,那是找死,所以他心里,实际上已经是信了楚弦几分。

    想通了这一层道理,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将这一枚丹药吞入口中。

    药苦,入喉之后,却有一种特有的甘甜。很快,一股温凉之意就扩散开来,仿佛干枯已久的土地迎来甘霖,一下子,那种即将袭来的痛苦,便如同潮水一般,慢慢退去。

    当真是立竿见影。

    许捕快眼睛瞪圆,双掌灌力,果然不疼了,当下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楚弦。

    而楚弦也在观察着这许捕快,看到对方表情的瞬间,楚弦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此药虽有效,但也只是延缓,想要治根,还需慢慢调理。”这时候楚弦说了一句,当中蕴含的意思,已经不需要再点明。

    许捕快不傻,他知道楚弦这是在告诉他,想要根治这毛病,你就得有求于我。

    对此,心知肚明。

    许捕快当下是冲着另外几个衙役道:“你们几个,门外等我。”

    “是。”衙役退下,院子里,只剩楚弦和他二人。

    许捕快这时候看向楚弦,想了想,一脸为难道:“玉镯,的确是从这里搜出来的,这一点,不可能隐瞒得住,刚才的衙役,就不可能保守秘密。”

    显然,许捕快以为楚弦是要他隐瞒证据不上报。

    楚弦摇头:“我不会让许差爷难做,证据,该怎么报,就怎么报,我只求许捕快帮我做两件不违律法不违背道义的事。”

    “说。”许捕快也痛快,只要不是隐瞒不报,那就行。

    片刻之后,许捕快出了楚家的院子,然后招呼衙役返回县衙。

    院子,楚弦已经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事情。

    他给了许捕快五两银子,让徐捕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去打点县衙里的人,务必不准对母亲用刑,而且要好吃好喝招待,有暖和床被可睡。而第二件事,就是从许捕快口中,问清楚具体是韩家的谁报的官。

    问清楚之后,楚弦看到天色渐暗,立刻是锁门而出,直奔韩家。

    韩家在灵县是大户,宅院三进三出,光是里面独立的小院,就有六处,韩家准备新纳的小妾韩秀儿,就在其中一个小院居住,有一个婢女伺候。

    诬陷娘亲偷盗玉镯的,就是这个韩秀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