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十八章 楚母重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黄氏身体本就不好,虽然经过十几天的调理,好了很多,但这一次不光是受了惊吓,而且,是被气着了。

    想想也知道,她也是读过书的,一向是为人正直,极重脸面,却被诬陷偷盗,换做是谁,都会又急又气。

    而楚黄氏的身子,现在最怕的就是生气。

    正所谓气大伤身,更何况,这关乎名誉,楚黄氏极重名誉,不然也不会一个人硬撑着拉扯大楚弦而不改嫁。

    君子重名,良妇更重名。

    虽然最后原告撤讼,但楚黄氏这一气,没注意感染风寒,居然是一病不起。

    母亲病了,楚弦自然是着急,好在他懂得医术,倒也不需要去请县里的大夫,论医术,一百个县大夫也比不上楚弦。

    所以楚弦第二天便去将手里剩的一点银子买了药材,回家照顾病床上的母亲,不过楚弦也清楚,这一次母亲虽说气坏了身子,但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原本楚黄氏就是积劳成疾,要调理,那也得慢慢调理,年都未必能成,而这一次气火攻心,立刻是引发了原有的病疾,就像是两军对阵,原本是要一点一点的鏖战,现在却成了要全军出击,一决死战。

    如此一来,只要能挺过这一关,母亲的身体就可以康复,同样,若是挺不过,便是重病而死的结果。

    楚弦,当然不会让母亲病死。

    回到家里,楚弦先用买来的银针为母亲刺穴理气,然后再辅以药石,一开始母亲昏迷不醒,药石难入,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看到病榻上的母亲,楚弦饶是有三十年的梦中经历,但依旧是心急如焚,甚至双目含泪,痛哭而出。

    母亲为了供他读书,十几年如一日,积劳成疾,到最后重病而死,梦中的楚弦毫无办法,只能看着母亲被重病折磨。

    那种痛苦,那种无助,那种自责,难以想象。

    因为经历过,才知痛。

    此刻楚弦哭,也是因为想到了梦中的经历,似乎一切历历在目,好在,梦醒之后,楚弦掌握先机,提前为母亲调理过身体,否则这一劫,楚黄氏怕是根本撑不过去。

    可即便是吊着一口气,依旧是随时有生命危险。

    因为楚黄氏的底子太差了,差到超出了楚弦一开始的预料,本以为头一天母亲就可以醒过来,但一直到天黑,母亲的状态居然是越来越差,依旧没有转醒的意思。

    楚弦慌了。

    这个在梦中最终成就四品大员的才子,学医道,习武道,探仙路,被鬼神尊称东岳府君的大人,慌了,甚至他极为后悔,后悔应该在梦中对医道再研究的透彻一些,也不至于现在让母亲经历这般痛苦。

    母亲最危险的时候,刚好许捕快拎着一盒点心前来拜访,楚弦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许捕快进来,因为他正在为母亲以针定穴,稳住母亲的精气,然后一点一点的将药石喂入母亲口中。

    吐了,继续喂,哭过的楚弦,已经不会再哭,此刻的他,已经是将全部精力都放在救治母亲身上。

    许捕快敲门无应,于是推门进院,看到屋中楚弦正在救治楚黄氏。

    许捕快一愣,却是没有打扰楚弦,而是静静看了一会儿,便放下点心,小心离开。

    他没想到楚黄氏居然病的如此重,更没想到,楚弦的医术居然如此高明。

    正所谓久病成医,许捕快因为他练功出了岔子,导致经脉受损,这些年他不知道寻过多少所谓名医,便是一些医典,他也都读过,虽说还不至于可以自称医者治病救人,但见识还是有的。

    他见病榻上的楚黄氏面无血色,气若游丝,分明是重病之相,很可能她原本就有隐疾在身,昨天的经历,必然是让她受到惊讶,甚至是气火攻心。

    收监她时,楚黄氏便一直口称冤枉,当时许捕快便觉得楚黄氏不是那种会盗窃的人,越是如此,被人诬告,更会急火攻心,若是本就有隐疾在身,那自然会一病不起。

    原本许捕快是想来问问楚弦如何医治他身上的隐疾,但看起来,他来的不是时候,楚弦应该是没这时间了。

    楚弦这边一直是到深夜,才勉强将母亲的情况稳住。

    至少,可以喝进去一些药汁,面色也有了些许血色,虽然依旧昏睡不醒,但比之前的状况要好了一些。

    这一夜,楚弦没有睡,而是一直守在床边。

    到了第二天,有交情不错的街坊邻居听说楚黄氏重病,于是三三两两前来探望,这些街坊也同样是穷家寒门,虽说帮不上什么忙,但言词真切,有的送米,有的送钱,虽说也只是十几钱,但楚弦没有丝毫瞧不上,一一道谢。

    快到正午的时候,徐捕快来了。

    这一次楚弦招待了这位差官,也从许捕快口中得知了韩家和冯家的事情。

    “韩家小妾韩秀儿与冯家之子冯侩通奸,已经是千夫所指,更是被韩庆德打伤赶出了家门,如今已经离开灵县,不知所踪。冯侩则被韩庆德打断一条腿,不过冯侩淫人之妾在先,也是活该,两家在县丞大人的调解下,私下里和解了,估摸是互相赔了一些银子,算是不了了之,毕竟,还有县丞大人的面子在里面。”

    楚弦在问起这件事后,许捕快将情况道出。

    楚弦没有多说什么,那韩秀儿与人通奸,又被赶走,估摸下场不会好,冯侩虽说断了一条腿,但这还不够,更无法抵消楚弦的怒气。

    梦中东岳府君动怒,那是人鬼皆惧,谁人不怕?

    梦醒虽为普通人,没了神通广大的修为,但楚弦心境未变。

    归根结底,这件事是冯侩搞出来,若不是他指使韩秀儿诬告母亲,母亲也不会怒火攻心一病不起,别说断一条腿,就是要了冯侩的命,楚弦都觉得不为过。

    不过暂时,楚弦没工夫搭理冯侩。

    但这件事没完,至少冯侩在楚弦心里,已经是一个死人。

    看到楚弦眼中泛出的杀气,坐在对面的许捕快那是感觉到后勃颈一凉,他立刻是喝了口热茶,暗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说也是习武多年,不说当年在金刚寺做弟子,就说掌法小成当了捕快之后,什么样的凶徒杀人凶犯没见过?死在他手里的人,也有不少,但今天,他居然会被一个书生的眼神给吓住。

    这若是传出去,还不得笑道大牙。

    但刚才楚弦的眼神,的确是恐怖,就仿佛,坐在对面的不是一个年岁不到二十的书生,而是一个杀人如麻城府极深的枭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