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十一章 给脸不要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鬼那碧绿眼皮斜着眼睛扫了一眼楚弦,压根没有搭理,而是继续吸食养魂香。

    楚弦眉头一皱。

    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小鬼不过最底层的鬼差,居然也如此目中无人,最重要的是,享用了自己准备的养魂香,居然连招呼都不打,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但楚弦这一次是有事相求,所以只能是耐着性子再说一次:“这位差爷安好。”

    小鬼依旧不理睬,这时候,养魂香已经被它吸了三分之二了。

    楚弦问了第三次的时候,这小鬼刚好是将最后一节养魂香也是吸食一空,立刻是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

    下一刻,它居然打算拍屁股走人。

    这一下楚弦不能忍了。

    换做平时,估摸他不会和阴司的鬼差一般见识,但这一次,关系母亲生死,别说一个小小的鬼差,便是阴司捕头,或者更上一级的巡游官,甚至是判官来了,楚弦都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三声安好,一根养魂香都换不回对方一句搭理,该给的脸面都给了,既然对方不要脸,那就只能换一种方式说话了。

    于是,在那小鬼准备穿墙离开时,楚弦立刻是一步上前,不再废话,直接抡起打鬼柳鞭,劈头盖脸就打了过去。

    那小鬼虽是鬼差,但也就比刚才那些孤魂野鬼强一点罢了,最多就是身份的不同,放到一般人,还真不敢打阴司的鬼差,但楚弦是什么人?

    他在梦中,可是做过东岳府君,掌管一州之地所有鬼神,当时便是阴司里的判官,只要楚弦要见,也是一道府令,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现在打一个小小的鬼差,那又算什么。

    于是这一顿鞭抽,打的那小鬼是哭爹喊娘。

    一开始,这鬼差还想要反抗,结果他抵挡不住楚弦的打鬼柳鞭,反抗不过,又开始吓唬楚弦。

    “本差爷乃是阴司鬼差,堂堂阴神,你敢打阴司鬼差,就等着被勾魂押入地狱,受剥皮油炸的酷刑吧。”

    换做一般懂得术法的小修士,听到这番话估摸就被吓住了,但楚弦会被吓住吗?

    开玩笑。

    小鬼这一威胁,他打的更狠了。

    到最后,小鬼开始求饶了。

    小鬼也懂得术法,想要遁走,但发现,挨了那柳鞭之后,它阴身不稳,根本无法实施鬼遁之术离开。

    它想要反击,但一顿鞭子打过来,什么术法都被打散了,想要用鬼迷之术,结果对方根本不为所动,意志坚定。

    所以,它只能求饶。

    即便是求饶,楚弦也是将这小鬼又抽了好几下,直打到对方趴在地上哀嚎,这才停手。

    停手之后,楚弦将打鬼柳鞭缠在手上,伸手就将小鬼腰间的鬼差腰牌取下。

    取下腰牌的瞬间,小鬼猛烈挣扎了一下,但下一刻,楚弦将他自己用了好些年的一个桃木镇纸放在了小鬼身上。

    这一下,小鬼无论怎么挣扎,都爬不起来,就仿佛,背上压着的是一座山。

    楚弦寒窗苦读十几年,所用笔墨纸砚都是消耗品,唯独这桃木镇纸,陪着他十几年,时间久了,这桃木镇纸也带了一丝文气。

    而且,桃木本就克制鬼物,所以,这桃木镇纸才能暂时压住小鬼差,当然,也是因为楚弦将对方的鬼差腰牌取下,让对方法力骤减,要不然肯定是镇压不住。

    鬼差腰牌是身份象征,本身就是一件厉害的鬼器,小鬼的力量一多半都是来自这腰牌,取下,自然是让它元气大伤。

    甚至如果以后要不回腰牌,它还会丢了鬼差这身份,沦落成一个普通鬼修。

    这一点楚弦比谁都清楚,阴司当中,鬼差是最底层的存在,更替极为频繁,甚至只要是阴司的捕快,就有权授予和废除其身份。

    所以此刻,小鬼是真的怕了,此刻的小鬼哪里还有一开始趾高气扬的样子,不断求饶,只不过楚弦没工夫搭理它。

    拿着鬼差腰牌,楚弦感觉手中仿佛拿着一块寒冰,上面的寒气逼人。

    也亏得楚弦手上缠着打鬼柳鞭,否则还拿不起来这腰牌。

    进了屋子,楚弦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母亲,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药瓶当中有一粒药丸,正是楚弦炼制的那一剂猛药。

    此丹药力凶猛,若能熬过最危险的那一段时间,必然可以药到病除,但楚黄氏现在的状态明显是抵挡不住这过于猛烈的药力。

    所以,楚弦才想方设法,引来鬼差,就是要用对方的鬼差腰牌,帮母亲定魂。

    鬼差腰牌上的鬼神之力足以稳固母亲魂魄,让母亲熬过药力作用的时间。

    此法楚弦已经推演过无数遍,乃是万无一失,但即便如此,楚弦依旧是心慌无比,好在楚弦知道此刻不是犹豫的时候,当即是将鬼差腰牌放在母亲胸前,然后将那一粒猛药给母亲喂下。

    这一夜,注定依旧是不眠之夜。

    ……

    外门的小鬼求饶了许久,不见人出来,也没法子,只能是悔不当初,心里又生出浓烈恨意,想着自己应该委曲求全忍辱负重,只要能讨回腰牌,到时候必然要狠狠报复这个胆大包天之人。

    它在阴司也有帮手,自己不是这人对手,就找帮手,到时候非得将这人弄死,将这人魂魄拘走,好好折磨,如此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时间流逝,很快,就已经是寅时,距离日出最多只有一个时辰。

    一夜时间,楚弦眼睛都没闭一下,再看床榻上的楚黄氏,脸色已经没有了原本的苍白和死气,相反,反而还多了一丝红润。

    楚弦上前把脉,脉象虽弱,但已无性命之忧。

    这一刻,楚弦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将鬼差腰牌拿起。

    显然,楚弦下的那一剂猛药有了效果,母亲的病情控制住了,如此一来,只要慢慢调养,一两个月应该就可以恢复过来。

    病去如抽丝,楚弦知道这事情急不来,好在,最危险的时期已经渡过去了。

    为母亲整了整被子,楚弦出屋,到了院子当中。

    那小鬼还被压在桃木镇纸下面,见到楚弦出来,小鬼立刻求饶,可以说是说尽好话,它已经想明白了,先脱困,要回鬼差腰牌,只要回去搬救兵,到时候想怎么折磨这人都可以。

    但可惜,楚弦压根没有理会这小鬼,而是看向院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