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餐饮巨头 > 186、胡越阿飞(第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在吃饭间,赵雅芷切开了一块牛排,往嘴里塞了一块,细嚼慢咽的吃完,偷偷的瞥了一眼李国豪,欲言又止,想问却怕对方说自己多管闲事,末梢,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阿豪,公司最近是不是有些麻烦啊?”

    “你听谁说的?”李国豪诧异的抬起头看着赵雅芷问道。

    “没,没听谁说”被李国豪一直盯着,赵雅芷脸色一红,她又道:“也就中午大家休息吃饭的时候,随便听到的。”

    今天中午在公司点外卖吃的时候,赵雅芷跟着几个同事在一块凑着吃,也是众人不在意的提了一嘴。

    “没什么大事情。”李国豪笑了笑道。

    “哦。”赵雅芷听到这话,闷着头轻哼一声,手上拿着的一对刀叉,漫不经心的对着盘子内的牛排切来切去。

    李国豪见状嘴角裂开笑道:“阿芷真的没什么事情,你别为我担心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真的?”赵雅芷狐疑的看了一眼李国豪。

    “是的别担心了,吃吧,待会凉了就不好吃了。”李国豪笑了笑又说:“吃完带你去看电影,听说最近湾湾那边有一部片子挺不错的。”

    “嗯。”

    头天清晨。

    今天是糕点大赛总决赛的日子,晚上五点多钟丽的电视台那边会进行直播,同时比赛的场地也是挪到了丽的电视台大厦内临时搭建好的舞台举行。

    “咚咚”

    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李国豪看着今日报纸喊道:“进来。”

    门被推开,来人是顾浅浅,一走进来直接说道:“董事长,美心西饼店那边全面开张了!将近五十家门店一起做活动。”

    “嗯,我知道,早上的时候我路过中环的时候,看到了。”李国豪点了点头,他早上坐专车来公司的时候,就已经看到美心西饼店开张了,并且自一个星期前美心西饼他们就已经在四处打广告。

    李国豪想起早上美心西饼店门口的人潮,心里也是没办法,新店开张,活动相对而言都做的比较到位,很多都是赔本赚吆喝,没有那个像李国豪一样,新店开张还用会员来弄噱头。

    “公司这边之前也一直在做促销活动,打的折扣也比较低,不过美心西饼毕竟是西式蛋糕店,之前香江蛋糕店本来就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咖啡厅里一起卖的。这次美心西饼走的跟我们一样的路线,不过价格上却比一般的蛋糕店便宜了很多。”顾浅浅说道。

    “嗯,对了你最近抽个空,让公司的业务员去外面调查一下那里的街区比较好……”李国豪随口道。

    “董事长我们也开新店吗!”顾浅浅有些激动,不过想起当初李国豪亲口说暂时不准备开店,心里又有些许的疑惑。

    “不,暂时不开,只是让你弄一些好的门面先预备着,等什么时候时机到了再弄。”李国豪笑了笑,其实他心里的想法是准备等股灾过后,花钱买一些门店,顺便在新界那边买个地皮,之前办厂的时候,是琢磨着自己建的,可是考虑到时间问题,以及地价在持续上涨,李国豪也就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

    “哦。”顾浅浅点点头,忽然想起昨天在电视上看到李国豪的声音,笑着问道:“董事长你昨天怎么上电视了?”

    “额我也不知道,突然从拐角冒出一群人。”李国豪摇摇头。

    “哦。嘻嘻,那我先走了。”顾浅浅还以为是李国豪因为乱扔垃圾,有些不好意思承认,便娇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李国豪望着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昨天他根本就没扔什么垃圾,无缘无故的被人偷拍上了电视也就算了,还他妈的是已反面形象。忽然,李国豪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昨天晚上回去洗澡换衣服的时候,没有发现之前银行给自己的那张存款单,想来应该就是当时揣怀里不小心掉了。

    李国豪上辈子存钱,拿到存款单后一旁都是直接撕掉或者扔垃圾桶里,这会儿掉在外面的地上,想想应该没什么关系,毕竟当时清洁大队的人过去,应该会将纸扫走,泄漏不了自己什么信息。

    此时街头。

    垃圾虫依旧在路上跟随着保洁大队的人在演戏,时不时的就在镜头前被一群人围着用扫把殴打。

    “ok!可以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拍摄不乱扔垃圾宣传的摄影师冲着正在表演的众人比了一个ok的手势后,也不管他们回应,直接扛着摄像机回电视台去了。

    “阿飞可以了,脱下来吧。”

    一穿着保洁服装,大约三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拍了一下倒在地上的“垃圾虫”。

    阿飞一听拍摄结束了,连忙脱下沉重闷热的头套,长长的头发早已湿透,汗水顺着刘海一直从眼角滑落到下巴处,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脸上却有一道从眼角到嘴角的长条形蜈蚣状的刀疤,严重的破坏了他原本清秀的面容。

    “喝口水吧。”保洁中年男子看了一眼阿飞,摇摇头从随身带着的挎包内掏出一个茶杯,递给了阿飞。

    “谢谢大伯。”阿飞抿了抿嘴唇,接过茶杯操着不熟练的粤语感谢道。

    “你是我亲侄子,从越南那边过来我自然是要照顾你的。”

    “嗯。”阿飞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大伯就没有感谢,反而很有礼貌的谢了一遍后,方才喝水。

    “你这孩子,还是太生分了。”大伯无奈的摇摇头,阿飞是他亲弟弟的儿子,只不过他跟阿飞的夫父亲也有很多年没见过了。早年间阿飞父亲从香江跟着人到越南那边打工,这一别就是二十多年。在一转眼,弟弟死了,阿飞也穷困的跑到香江投靠自己这个大伯。

    “阿飞……”看着自己可怜的侄子,阿飞大伯有些心疼,小时候他跟自己的弟弟关系特别好,这会儿见阿飞跟自己弟弟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脸,也是想起了那苦命的弟弟。原本不想说出口的话,可自己妻女强调了数遍。

    “大伯有什么事情吗?”阿飞见大伯一脸犹豫,心里大致清楚是什么事情,也不外乎就是自己在大伯家借住的事情。

    大伯欲言又止,心里总归偏袒自己家里人,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你堂姐最近要准备考试,你又每天都很晚才回去,你大妈怕影响到你芳芳的学习,所以……”

    “我知道了大伯,我会自己找房子的。”阿飞抿着嘴唇,他不怪这个大伯,毕竟对方已经很照顾他了。

    “这里有五百块钱,想来在屋村那边也能租几个月的房子。”大伯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钱。

    “这,不用了大伯。”阿飞有心想拿,可他知道大伯家的情况。

    “拿着!五百块钱我还是出得起的!最近你大妈在股市也赚了一点钱。”大伯强硬着将手上的钱塞到了阿飞的口袋里。

    阿飞推辞了几下,也就没有拒绝,他先在的确很需要这笔钱,沉着声道:“大伯,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你这孩子,你是大伯唯一的侄子,给你点零钱花花,怎么还要报答呢!只要你日后出人头地了,不要忘了大伯就好。”大伯很欢喜阿飞的态度,懂得感恩的人不会坏到哪去。

    “我先回去了,你你也早点下工,回家把行李拿了吧。”大伯说到这,也是有些难堪,转身便直接离开了。

    “知道了大伯。”

    夜晚。阿飞拖着沉重的脚步,拎着行李往跟他一起来香江的越南老乡的住处走去。

    阿飞在越南出生,母亲也是越南人,随有华人血统,却基本上算是越南人,生活习惯跟说话方式也是那边的。

    廉租屋?。

    阿飞望着记忆,走到三楼一处狭小的房门外,看了一下门牌号,方才敲了敲门,一边敲一边喊到:“咚咚,强哥!”

    “谁!”屋内的强哥等人顿时紧张起来,其中有一人将手伸向了桌子下面。

    “强哥,我阿飞!”

    强哥一听是阿飞,长舒一口气,冲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没事,这是我越南的同乡。”

    “同乡?”一凶悍男子冷笑着用越南语说道:“我不管是什么人,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别怪我这个兄弟不讲义气!”

    “怕什么!这件事情就是我这同乡跟我提的,要不是他,你们知道个屁啊!”强哥冷哼一声,转身走过去把门打开。

    “阿飞!你,你这是?”强哥见阿飞带着行李,一身狼狈的模样,有些惊讶的问道。

    “强哥,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最近能不能在你这借宿一段时间。”阿飞面露窘色道。

    “借宿?”强哥眉头一皱。他倒不是不愿意让阿飞跟他一起住,只是最近

    “强哥有事的话,那就算了,我就随便找个地方歇一晚上,明天在去找房子。”阿飞见强哥眉头紧锁,以为对方不愿意,也是连忙说道。

    “没事,你来吧。”

    强哥说完,帮阿飞提起行李箱,哦不对,应该说是用一块大布包裹的行李,、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屋子。

    “强哥你这有人啊?!”阿飞有些惊讶的看着屋内两个不认识的人。

    “没事,也是我们越南的,比我们早几年来香江,这不刚好认识,就来我家玩玩。”强哥笑了笑道。

    “我们先走了阿强,我说的事情你最好记住。”之前冷笑的男子,见阿飞进屋,也没多说什么,带着另外一个人离开了。

    “这,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事,你就暂时住在客厅,这个屋子太他妈的小了,只有一个屋子跟一个厕所。”强哥骂骂咧咧几句,帮着阿飞用木凳临时搭建了一个床铺。

    一切收拾好后,阿飞感谢道:“谢谢强哥。”

    “没事。你妹妹怎么样?”强哥摆摆手问道。

    “秀春她很好,只是医药费比较贵,我现在每天赚的钱也就勉强支付,可是……”阿飞想起妹妹换肾的大笔医药费,也是黯然的低下头。

    强哥身为阿飞的同乡,自然清楚他妹妹的情况,想着今天跟兄弟商量的事情,这件事情需要一个替死鬼,深深的看了一眼阿飞,沉吟了片刻道:“阿飞,我这有一笔买卖,事成之后你妹妹的医药费应该不是问题,只不过就看你敢不敢了!”

    “什么事!我可以的强哥!”阿飞一听做件事情就可以赚够妹妹的医药费,连忙带着激动的眼神看着强哥。

    强哥笑道:“先不急,你先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这事情还要一段时间。”

    听强哥这么说,阿飞也没多太在意,点点头道:“好的强哥,有需要直呼我一声就行了。!”

    “看你的样子也累了一天了,去厕所冲个澡睡觉吧。”

    “好。”

    阿飞拿起换洗衣服,刚准备进小厕所,就听强哥问:“对了阿飞,你之前说那个掉那张纸的年轻人,穿着黑色的西装跟西裤,长的还挺帅的是不是?”

    阿飞想了想点头道:“是。”

    “行,我知道了,你去洗澡吧。”强哥微笑着招呼阿飞进去洗澡,等阿飞进去后,强哥嘴角一笑,想起昨天晚上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人,在结合阿飞所说的话,心里已经大致清楚那人的长相了,只是这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看来的确是需要找一些人帮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