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餐饮巨头 > 201、精明的沈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第一个因股灾破产跳楼者的诞生。

    香江各大报纸电视台纷纷报道了股市下跌的惨状。

    有贷款炒股的,有卖房炒股,也有十几个亲属一起合资买股的,到最后绝大多数人,都因为股灾的爆发,而损失惨重。

    只有极少数在股灾爆发期就提前撤离股市的股民大赚了一笔,不过也只有极少数罢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恒生指数也是越来越低,从1000点,到900点,再到现在的800点,每天都在狂跌不止。

    无数买了股票的香江市民,拥挤到证?凰?M?芄唤?善甭舻簦?旎匾坏愕闼鹗В?墒导噬隙颊飧鍪焙蛄耍?褂兴?胰ヂ蛘庑┕善保

    更何况这些不懂股票的市民买的大部分都是垃圾股,就跟香江天线一样,完全的三无股票,全都是那些资本家设的一个局罢了。

    公司,办公室。

    李国豪正坐在老板椅上,看着旁边桌上的电视机,只见画面上正是丽的电视记者,正在街头拍摄证?凰?幕?妗

    数以千计的股民,拥堵在证?凰?拿趴冢?桓龈鍪稚隙寄米乓淮蟮?善保?心杏信??欣嫌猩伲?负跛?腥硕荚谛?沟桌锏哪藕埃?纯蕖

    “大家好我是丽的电视台民生新闻的记者,我现在正在香江最大的证?凰?趴冢?蠹铱梢源泳低防锩婵吹较殖∥Ь哿耸??苏?谂哦蛹范夜善薄!

    女记者正在冲着摄像头说话的时候,只听旁边有人惊呼道:“有人晕倒了,有人晕倒了,不要挤了!”

    “别挤了!是个老人倒地了,快点打999!”

    电视画面顿时剧烈的晃动起来。

    看着股灾的惨烈,李国豪长叹一声。

    旁边的倪兴庆道:“老板,现在股价已经跌到了700点了,现在大部分的股票都沦为了垃圾股,很多都已经停盘了。”

    “南顺跟置地怎么样?”李国豪问了一句。

    “南顺现在的股价差不多是在二十左右,置地比较高,不过却也只有六十多了,跟之前一百多几乎是跌了快要两倍了。”

    倪兴庆说到这里又道:“我听说之前跟置地换牛奶公司股份的那些股东一个个都在后悔,不少人准备联合起来去告置地地产。”

    “是因为一股换五股的事情?”

    “嗯是的,之前置地那边是说一股牛奶公司的股票换五股置地的股票,可实际上,换股票的那些牛奶股东当时只能得到一股置地旧股票,另外的五股新股还要十几天才能拿到手,可现在股灾爆发,就算拿到了手了,他们上手的五股的价格可能都未必有一股的牛奶公司股价高!”

    牛奶公司的股票去换取置地的股票,需要数十天,在除净后,置地的股价曾经创下历史高位,但牛奶股东根本无法取得置地股票出售。

    原来是因为牛奶公司的股东因一送五的策略,手上只持有一股旧股,那5股新股亦要等上数十天才收到。只能出售六分之一的持有量,这新股还未到手,股灾就已经爆发,置地股价已大幅回落,且一跌不可收拾,很快由一百多元元下跌至六十几元的水平。

    而且现在这个六十多元价格是万万没有人敢去接手的,而且股灾还在持续,股市还会继续下跌,原本置地地产的规模跟股价本就不如牛奶公司,要不是怡和集团的人推波助澜,再加上股市大好以及一股换五股的策略,置地收购牛奶公司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置地跟牛奶公司的事情李国豪不在意,现在他只在乎南顺的股价以及所持有的一些大股东,这才是现在担心的事情。

    李国豪问道:“新加坡那边的应家怎么说的?”

    前几天李国豪就让倪兴庆派人去新加坡那边跟应家的人谈收购股权的事情。

    “嗯,才刚刚开始,应家的人不是很缺钱,所以我准备亲自过去跟他们谈一下。”倪兴庆道。

    “你亲自去?”

    “是。”

    李国豪想了想点点头道:“既然你亲自去的话那也好,现在香江的股价每天都在下跌,我想应家的人在怎么不在乎钱,想来也不会这么白白的让股价下跌。”

    顿了顿,李国豪又道:“不过,如果他们不答应或者有些犹豫的话,你可以跟他们说,我们宫廷糕点现在找加盟商,完全可以用这个跟他们谈一谈。”

    这是李国豪之前想到的一个想法,现在糕点公司扩张海外市场的进度比较慢,单纯的自己去各个东南亚国家招加盟商是非常慢的,还不如直接找一个当地知名的富豪或者大家族,将总代理的权限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自己只要收个品牌费用,跟原材料供应的钱就足够了,顺带着还可以把自己的食品加工厂的产品卖到东南亚那边去,何乐而不为。

    “嗯,我会跟他们提的。”倪兴庆点点头又问道:“那汇丰银行跟包大亨那两头的大股?”

    李国豪想了想道:“我去处理。”

    “好。”

    当天晚上,倪兴庆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出发前往新加坡那边。

    而此时的香江股价还在持续的下跌。

    翌日清晨。

    李国豪邀了沈弼一起吃早茶。

    某处茶楼。

    “李先生这么早叫我出来吃早茶,该不会是准备把之前的七千万贷款还给我了吧?”沈弼喝了一口浓茶,放下茶杯笑问道。

    “哈哈……我这才刚贷款没多久,沈经理就这么催着我还贷款?你们银行不都希望贷款的人晚点还钱,这样就多赚一点利息吗!”李国豪笑道。

    沈弼苦笑道:“那是以前!最近香江的股市你又不是不清楚,一路跌到底,很多之前在银行贷款去炒股的人,跳楼的跳楼,破产的破产,银行为此坏了一大笔的烂账!现在总部那边让我们赶紧催人还钱呢!要不是李先生家大业大,恐怕早就有人上门催债了!”

    沈弼说的没错,之前有很多人抵押房子或者某种途径从银行贷回大笔的钱款用做炒股,虽然银行是命令禁止这种行为的,可保不齐下面的人搞鬼。

    这不,最近沈弼就因为烂账的事情忙的是晕头转向,能答应李国豪来喝早茶,已经算的上是对李国豪的重视跟给他面子了。

    又聊了几句最近股市的事情。

    李国豪忽然说道:“沈经理我听说你们银行持有南顺集团不少的股份!”

    “哦?”沈弼诧异的看了一眼李国豪,心里揣摩对方的心意,之前贷了七千万,又恰好股灾,对方又问自己南顺公司的股份。惊愕道:“李先生你该不会是想要收购南顺公司吧?”

    李国豪没想到沈弼居然看出自己的心思,不过这件事情的确需要对方牵线,也没反驳,点点头道:“不错,我的确一早就有收购南顺的心思,只不过那时候股价太高,一直在犹豫不决,这不前几天恒指突然狂跌,便又起了这个心思!”

    沈弼深深的打量了一眼李国豪,略带深意道:“我看李先生不是犹豫不决,是早就知道股市会下跌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