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从海贼开始脑洞爆炸 > 第006章 旧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来是南宫城主。”

    初听此名,洛安与夏谨都没什么感觉,只是学着对方的动作,像模像样地作揖回了个礼,并不约而同地以“在下洛安”、“在下夏谨”这样的方式自报家门。

    这倒不是游戏系统有什么强制要求,而是极高的模拟环境,让玩家下意识里就觉得……自己的言行举止,应当尽可能按照当前世界的风俗习惯来,以免违和感太过。

    只不过,就在这一来一去的寒暄礼节之后,洛安突然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的过分,只不过与其相关的记忆太过遥远,在脑海中早已模糊割裂,一时之间压根无法回想起来。

    转头瞥了眼夏谨,发现她同样是眉头微蹙,仿佛是和他陷入了一样的思维困境。

    “多谢南宫城主搭救,在下感激不尽。”

    略作沉思后,洛安还是决定先下手为强,尽可能地从眼前这位有些面善的中年大叔身上套出点信息来。

    “我二人乃是兄妹,出身乡下富农庄,本也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说到这里他顿了下,似乎是在强忍些什么,而后正色继续道,“但谁知近年家中衰落,不得不跋涉千里,投奔亲戚,还是第一次来这南宫城,不料因为迷路,被困于这冰天雪地之中,好不容易找到山洞避雪,又遇到这等怪物,若非城主搭救,只怕成了雪地枯骨,都无人知晓,实在是……”

    他说的是相当入戏,塑造出了一个命途多舛的穷困百姓形象,尤其是到后面,语气凄凄惨惨,还擦了下眼睛,似乎是想起往事,心生顿生悲苦,就差没挤下几点眼泪出来。

    夏谨看他的目光……顿时就多了一丝微妙之意,这主要是她心中对于洛安的无耻度和演技再次有了新的认识,而其次的话,她也有些担心,这种一看就是瞎编出来的鬼话虽然勉强解释了二人的来历处境,但着实是破绽百出,至于到底能不能瞒过眼前这位颇有暖男气质的大叔……还真不好说。

    “唉,民不聊生,民不聊生啊……”

    但让洛安与夏谨都没想到的是,静静听完这段鬼扯后,南宫问天竟然比他们还感慨……但见这位中年帅哥踏出一步,满目忧虑地望了望洞外的风雪,方才负手长叹一声:“如今之世,虽说早已结束纷争,百姓安居乐业,与灵兽亦能和平相处,但二十年前玄天邪帝之乱,与那天地盟主之役,仍旧贻害无穷,这洞中魔化蝙蝠便是一例,若不尽数扫除干净,最后终究是苦了天下百姓啊。”

    说到此处他看了眼地上蝙蝠的断肢残躯一眼,又颇为惋惜地道:“此兽名为音波蝙蝠,本也是天地灵兽,生性温良,其之音波,有诊人体魄、海中寻物等妙用,奈何吾妹问雅早已远嫁琉璃国,不能加以感化,若非如此,今日倒也无需大开杀戒……”

    话说到这里,洛安与夏谨对视了一眼,面色……都有了些许变化。

    “那个……你听出来了吧?”洛安是这么低声问的。

    “嗯……很多词,都很熟悉呢。”隐晦到这种程度,偏偏夏谨还秒懂了,“就是感觉还差那么一点,总也猜不出来……”

    “我也是这样。”洛安深有同感地点点头。

    “二位这是……”倒是南宫问天有些懵了,他搞不懂眼前这两位的交流方式,但很快,他就像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把这个先放到了一边,回头朝洞外沉声喊道:“雪儿,你先带着凝香进来一下。”

    “嗯,来了。”

    洞外很快就传来了清润的悦耳女声,洛安这才意识到,刚才听到的那个属于小萝莉的声音并没有跟进来,而留在洞外看管小家伙的,毫无疑问就是这道女声的主人了。

    片刻后,伴随着轻踏积雪的脚步声,女子的身影出现在了洞口,一眼望去,紫发如瀑,面容绝美,身着白色裘衣,气质清冷出尘,真个冰肌玉骨,恍若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

    而在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穿着白色棉衣的小女孩,粉雕玉琢的,一进来就好奇地到处张望,看上去煞是可爱。

    “问天,刚才你不是让我们就在洞口等候吗,突然喊我进来,是有什么事吗?”女子先朝洛安他们温婉而礼貌地笑了笑,然后才转过头轻声问道。

    南宫问天微微一笑,并未回答,只是解下了自己软铠外披着的大衣,然后在洛安愕然的目光中,把他裹了个严严实实。而见到此幕的紫发女子顿时会意,同样微笑着解掉了身上的裘衣,轻轻披在了夏谨的身上。

    温暖的感觉顿时溢满身,洛安注意到,状态栏的体能值,此刻居然开始缓慢地回复上升,而与此同时,系统的提示语音也响了起来,

    【新功能“行囊”已开启,请在游戏菜单中查看具体信息】

    “唔,开始逐步解锁了吗……”

    洛安立刻就看了看菜单栏,果然原本下方灰暗的地方,有一片新的区域已经解锁,大概扫了眼,总共有六行六排共计三十六个格子,现在只有第一排的六个格子是亮着的。

    他顿时心生不妙之感,试着点了下第七个格子,果然,跳出来的一行提示字符赫然是“当前开启条件不足,是否消费500金提前开启”。

    游戏厂商就没一个好东西。

    洛安在心里呸了一口,然后目光转向了自己身上的大衣,这时候游戏菜单再度浮现出来,向他展示了这件衣服的属性:

    【名称:南宫问天的裘皮大衣(橙)】

    【类型:服饰】

    【品质:传说】

    【功能:无视寒冷效果,大幅削弱冰系魔法杀伤力,中幅减少物理攻击杀伤力】

    【是否可以带出剧本:否】

    【备注:蕴含着神兽的灵力加成,抗性惊人,对于新手而言是可遇而不可的神器,但很可惜的是,你应该看到了上一条的内容】

    …………

    笑容从一开始的灿烂,到后面看见备注时的狰狞。

    南宫问天没有注意到洛安的表情变化,只是语气温和地道:“虽然还是不大明白为什么你们只穿了这点衣服就敢上山,但不管怎么说,再这样下去可是真的会冻死的。”说到这里他顿了下,看向了自己旁边的紫衣女子:“这两位是洛安与夏谨,是一对来南宫城投奔亲戚的兄妹。”

    旋即又转向洛安这边,“这是我的妻子,北冥雪,还有小女儿南宫凝香。小凝香,还不叫人。”

    “洛叔叔好,夏姐姐好。”小萝莉贼乖巧,连两人的姓都脆生生地叫了出来。

    夏谨瞬间憋笑憋得贼辛苦。

    “嗯,小凝香你也好。”洛安深吸一口气,试图拿出最具亲和力的微笑来抢救一下:”那个,小凝香啊,其实我比你也大不了多少呢,要不你叫我哥哥怎么样?“

    “才不呢。”小萝莉歪头沉思了一秒,然后气鼓鼓地瞪了洛安一眼,“凝香有太平哥哥了,你比他长得可老多了,我才不要叫你哥哥呢。”

    洛安顿时面如死灰。

    “好了,既然没事儿的话,我们也该走了,天晶兽他还在那边山顶等着呢。”南宫问天失笑着摸了摸自家女儿的头顶,转头又看向洛安:“哦对了,你们具体是要去哪儿?如果是往北面的北冥城方向的话,就可以带你们一程,这样应该会比你们自己赶路要快很多。”

    “多谢城主,不过不用了。”

    洛安这时候又恢复了之前咸鱼懒散的模样,他略一思衬,还是微微摇头,婉言谢绝了南宫的邀请:“城主能帮到这个地步我们兄妹就很感激了,接下来并不顺路,还是不麻烦了。”

    “啊,这样啊。”

    南宫问天有些遗憾地抓了抓头发,这似乎是他少年时代就养成的动作,一直没能改过来,“既然如此,两位,我们就先离开了,你们小心啊,要是没找到亲戚的话,就来南宫城城主府找我吧。”

    洛安看了一眼夏谨,夏谨也看了一眼他。多年的默契,让二人同时明白,对方也像自己一样,眼前似曾相识的种种,在之前的对话中,渐渐与脑海深处那些早已陌生的回忆重叠在了一起。

    在这一刻,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神兵小将吗?”洛安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开口询问。

    南宫一家本来都快要迈出洞口了,此刻听到这话,南宫问天和北冥雪同时诧异地转过了头。

    “还有人记得这个称呼啊,那真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南宫问天深深看了眼洛安,神情略微有些复杂,“转眼都过去二十年了,我也二十年没有听到过有人这么称呼我了,还以为天下所有人都快忘记了。”

    “你多虑了,问天。”一旁的北冥雪握了握南宫问天的手,轻轻笑了起来,“大家可都没忘记,之所以不再叫我们神兵小将,只是因为我们大了,再叫这个称呼就不合适了而已。”

    “是啊,大了……大家都长大了。”

    南宫问天似乎有些感慨,嘴唇翕动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再多说什么,他朝着洛安夏谨微一点头,展颜温和一笑后,带着妻女再度转身,踏入了洞外的漫天风雪之中。

    “走了,日后有缘再会!”

    雪愈发大了,寒风呜咽,猩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

    洛安与夏谨看着那道越来越熟悉的背影越走越远,忽而面容一整,认认真真地拱手,行礼:

    “再会。”

    而后两人转过身来,相视一笑。

    …………

    【主线任务已完成,当前世界名称:神兵小将】

    系统的提示音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不再是那个冷冰冰的机械合成音,而是一个俏皮活泼的少女声音。

    世界再度开始模糊倒转,洛安与夏谨眼前陡然陷入一片黑暗,这一次,他们没有任何惊慌意外,只是安静地等待系统将自己的意识传送出剧本。

    而与此同时,清脆的歌声,不知道从何处传来:

    【雨点一滴滴的落下

    彩虹挂在蓝天的家

    难道天空,在流眼泪吗】

    ………

    没有伴奏,没有鼓点,只有稚嫩的小女孩嗓音,小心翼翼,在低低清唱。

    恍惚间似乎很远,夹杂在洞外的风雪声之中,又似乎极近,真真切切地响在耳畔,空灵而动人。

    【我有勇气我都不怕

    管它寒冬炎夏

    我很坚强大步的跨

    我停不住步伐】

    ………

    静静听着歌声在耳边渐行渐远,洛安沉默不语,眼中似乎有些缅怀之色。

    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忽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意识尚未回归,依旧行走在这一片黑暗之中。

    “沙……沙,沙沙沙……”

    耳边蓦然传来轻轻的嘈杂声,那似乎是类似于老式黑白电视机一片雪花时所发出的底噪,洛安刚这么想的时候,就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睁开了眼,一片黑暗中,唯独面前刚好摆着一台电视机。

    老式,黑白,大脑袋,带天线的那种。

    屏幕中的雪花沙沙作响,半晌后似乎是恢复了正常,依稀闪过一些画面,也传出了一些声音,然而一切都是间断性的,像是偶尔心血来潮翻看起的那些泛黄照片,也像是大年三十晚上,骤然窜上天空又迅速消失的那一簇烟火。

    渐渐的,雪花似乎飘出了框架,在整个天地之间纷纷扬扬地洒落,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也不再限于电视那小小的一方屏幕,斑斑驳驳,随处可见:

    有少年无悲无喜,执子黑白,纹枰论道,身后太极阴阳鱼高悬,静静深夜,月涌江流。

    有黑狐老魔破封乱世,三名俗家弟子拜入少林,鞭与棍剑,苦练在手,不知寒暑,不晓春秋。

    有少侠一骑白马入江湖,绝情谷中,七剑合璧,剑名长虹冰魄,雨花奔雷,荡平魔教,震铄万古。

    有魔法与陷阱共存,褐与黑交织的卡牌犹若旋涡混沌,淡金神器落灰蒙尘,黯淡千载,岁月悠悠。

    ………

    这些片段以蒙太奇的形式一一闪过,忽前忽后,忽明忽暗,黑白与绚彩皆有,壮美与平淡同在。

    似乎是包涵了所有过去曾怀念的岁月,也似乎淹没了那些岁月。

    洛安不是个文青的人,没心没肺的他,也从来没有许多感慨,但此时此刻,在如此多的画面纷至杳来之际,他突然就有种想回到旧时光里,回味放学后把书包一丢,抱住电视遥控器就像抱住一方天地的那种感觉。

    他小心地屏住了呼吸。

    所幸,这种感觉来的很快,去的也很快。

    像是家长回来的开门声,惊醒了屏幕前神情痴迷的小男孩那样,电视机的开关突然被人摁掉,于是飘扬在天地之间的雪花陡然回溯,耳边似是来自窗外的烟火也消隐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水幕。

    洛安这一次才是真正睁开了眼。

    他看了看旁边正倒逆而回,重新变成亭外小溪的水流,想起刚才许许多多本来已然模糊的记忆,转头对着已经回到登录空间的夏谨,今年第一次很认真地说了一句话:

    “我开始有点喜欢这个游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