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章 印象改观
    为了整治酷吏,减少冤假错案,朝廷不久前下过命令,严禁地方官府动用重刑,对犯人屈打成招,一经发现,严惩不贷。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

    若是证据确凿,或是案情的结果已经十分明显,人犯还迟迟不肯认罪,那么就可酌情对待朝廷的这道禁令。

    刚才那徐杰在情急之下,无意中承认了杀害赵员外的事实,公堂之上的捕快衙役和堂外的百姓都听的清清楚楚,根本无法抵赖。

    他自知事情已经败露,起初还负隅顽抗,在经过了两道刑罚之后,便承受不住,将一切全都招了。

    他因为觊觎岳父家的财产,很久之前,就起了谋财害命的心思,于上个月月圆之夜,害了岳父赵员外……

    在这之前,他已经和好友王二串通好,令王二在公堂上做伪证,制造不在场证明,导致案情陷入僵局长达一月……

    此外,他还供认出了凶器的藏匿地点,两名捕快根据他招供的线索,顺利的找到了那把柴刀……

    至此,赵员外被害一案,彻底水落石出。

    钟家那位新姑爷在公堂上的表现,也深深的刻在了县衙衙役和围观百姓的心里。

    钟府就在县衙隔壁,钟家的下人,自然是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

    姑爷在他们心中的印象,首次发生了改变。

    这哪里是只知道死读书的书呆子,三言两语就破了连自家老爷都破不了的案子,姑爷明明是聪明人中的聪明人,只不过是早上硬不起来而已……

    唐宁还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只知道,他现在名义上还是钟家的姑爷,钟家的麻烦就是他的麻烦,便宜岳父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也没办法继续过安稳日子。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真的很饿。

    他怀疑自己上次真是被饿出了阴影,导致饥饿这种感觉,在他的身上每次都会放大无数倍,他再也不想体会那种挨饿的感觉了。

    钟明礼看了看已经吃了两碗饭,正在盛第三碗的唐宁,轻咳一声,加了一只鸡腿放在他的碗里,说道:“慢点吃,不够了让厨房再做就是。”

    “够了,谢谢岳父。”唐宁有些受宠若惊,虽然他也觉得他这一个鸡腿加的应该,但有着“冷面阎王”之称的钟大人亲自给他夹菜,这半个月来,可是头一次。

    何止唐宁,就连坐在两旁的钟意和那妇人,都多看了他们两眼。

    钟明礼却像是没看到两人的异样,放下碗,看着唐宁,忽然问道:“上个月十五,到底是晴天还是阴天?”

    唐宁拿下嘴里的鸡腿,说道:“不知道……”

    “那你为何……”

    “瞎说的……”

    上个月十五到底是晴天还是阴天,唐宁不知道,但他觉得,徐杰应该也不知道……

    不仅如此,徐杰应该也还没有看过周星驰主演的《算死草》……

    钟明礼轻咳一声,看着他,说道:“今天多亏你了。”

    唐宁谦虚道:“应该的。”

    赵员外遇害的案子,还没有结案,钟明礼吃完饭,就又匆匆的离开。

    唐宁啃完了自己应得的那只鸡腿,钟意和他一起起身。

    两人一同走回去的路上,钟意好几次欲言又止,但直到唐宁回房,她都没有开口。

    她刚刚走到自己的书房,晴儿就一脸高兴的跑过来。

    小丫鬟脸上的表情满是激动,跑到她的身边,迫不及待的说道:“小姐小姐,姑爷好厉害好厉害,刚才老爷审案的时候,我在外面躲着听,连老爷都没有办法,姑爷一下子就让那个坏人认罪了,谁说姑爷是书呆子了……”

    钟意怔了怔,看着晴儿,说道:“你慢点说,今天公堂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唐宁又一次从那个巷口出来,还是没有遇到那个小乞丐。

    那个在他最危险,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他的世界里,给了他一捧清水、一个包子的小乞丐。

    因为身世原因,唐宁前世见过也遭受过很多恶,所以他更加珍惜那些得来不易的善。

    只可惜,那个小乞丐出现在他的人生中,将他从深渊中拉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条巷子是附近乞丐的聚集之地,他站在巷口,悠悠的叹了口气。

    在他身后,一个老乞丐靠在墙上,几名顽童围在他的身边。

    “我跟你们说啊,在距离灵州城五百里外的仙山上,住着一群神仙,他们能御剑飞行,呼风唤雨,逐电追风,无所不能……”

    唐宁一口气没有叹完,又生生的憋了回去。

    什么东西?

    御剑飞行,呼风唤雨,逐电追风?

    灵州城外五百里有仙山,没听说过啊!

    莫非他穿越的不是古代世界,而是------仙侠世界?

    可是,他这些天,差不多快把钟意书房里的书看完了,也没看到哪本书上写着灵州城外五百里外有仙山,仙山上住着一群呼风唤雨的神仙……

    作为接受过二十一世纪高等教育的青年,要时刻牢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封建迷信不能------不能信个屁,他都穿越了,还有什么不能信的?

    虽然这种概率十分渺茫,但是------万一呢?

    那就是他回去的机会,唯一的机会了。

    唐宁这些日子对于回去本来已经近乎绝望,此刻,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当然不会傻到在大街上随便拦住一个人就问灵州城外有没有仙山,要是真没有,他就会被当成是疯子……

    这种问题,他只要用一个小故事,就能从晴儿的嘴里套出来。

    他看了老乞丐一眼,快步向钟府的方向走去。

    老乞丐身旁,几名孩童早就听的两眼放光、呼吸急促,便在这时,老乞丐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露出笑容,问道:“想知道怎么拜在神仙门下,学得仙家术法吗?”

    “想!”孩童们异口同声。

    “想的话,一人一文钱,老夫就继续……”

    ……

    钟府,唐夭夭看着钟意,忍不住问道:“你说,他有没有可能是装的?”

    他对于证明唐宁不是真的被她砸出了失魂症,而是主动装疯卖傻,有着极大的兴趣和极高的热忱。

    “应该不会。”钟意摇了摇头,她对此其实也有怀疑,但通过这些天的接触,他平日里偶尔说出来的一些奇怪的话以及奇怪的举动,早就让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唐夭夭看着她,问道:“可他今天,今天比钟伯父还要……”

    这也正是钟意疑惑的。

    她已经听晴儿仔细的讲述了今日公堂上的经过。

    他先是用寻常的询问来打消犯人的警惕,而后又出其不意,让其自乱阵脚,最后的诘问更是点睛之笔,让那人犯在不知不觉间就中了他言语的圈套,间接承认了犯下的人命案子。

    这个过程,对于犯人心理的把控,达到了一个极其细微的程度。

    这一点,连做了十几年县令的父亲都无法做到,但是一个患了失魂症的人……

    唐夭夭看到她的表情,有些期待的问道:“怎么样,你是不是也觉得,他是装傻的……”

    一旁的晴儿想了想,说道:“唐姑娘,姑爷只是失去了记忆,又不是变傻了,聪明人就算是失去了记忆,也还是聪明人啊……”

    唐夭夭觉得胸口又中了一箭。

    唐宁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坐在院中的三人,对钟意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对晴儿招了招手,说道:“晴儿,你过来一下,我有件事情要问你。”

    晴儿小跑过去,不一会儿,又小跑回来。

    唐夭夭急忙问道:“他问你什么了?”

    钟意的目光也望向她。

    “姑爷,姑爷刚才问我,灵州城五百里外,有没有仙山,山上有没有御剑飞行的神仙……”

    “完了,他不仅有失魂症,还有失心疯……”

    唐夭夭一脸惨白,捂着胸口,无力的靠在钟意的肩上。

    灵州城,某条巷口。

    几名妇人抱起自家孩子,另外几名汉子,对靠在墙上的一名老乞丐拳打脚踢。

    “老东西,下次再骗小孩子的钱,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