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十章 白纸显邪!
    唐宁本来是不想带唐夭夭去的,因为她除了腿长之外,其他的长处都不明显,还喜欢一惊一乍的吓自己。

    他还时时刻刻要防备着,她会不会趁他不注意,在他的脑袋上再来一下。

    以他对唐夭夭的了解,这种事情她是做的出来的。

    可是如果不带她,他就不知道郭家村在哪里,虽然可以随便找个人问问,但靠不靠谱就不说了,找起来也麻烦,很耽搁时间。

    万一老神仙跑了,他到哪里找去?

    所以唐宁只能勉为其难的带她一起。

    好在她腿长,步子也大,不至于成为他的拖累。

    两人出了城门,唐夭夭转头看着他,问道:“喂,你还没想起来你的名字吗?”

    唐宁摇了摇头。

    唐夭夭疑惑道:“钟伯伯让户房查过了,永安县没有叫唐宁的,这灵州城周围,也没有唐姓的村子和大户,你的名字是不是瞎说的?”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家不算大户吗?”

    唐夭夭瞥了瞥他,问道:“灵州城里就我们一个唐家,难不成你是我们唐家人?”

    唐宁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转移话题道:“郭家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好像县衙所有的捕快都出动了……”

    唐夭夭知道的比他多一些,唐宁听完以后,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郭家村是永安县下辖的一个村庄,从昨天开始,村子里有不少人都发生了上吐下泻的症状,因为发病的人数太多,作为县令的钟明礼必须重视。

    这可不像前几天的杀人案,抓不到凶手,顶多算是县令失察,有损政绩而已。

    半个村子的村民同时发病,一旦控制不好,波及范围再次扩大,这在古代就叫做“瘟疫”。

    若是永安县爆发瘟疫,灵州刺史或许还能顶住压力,自家岳父头上的官帽子,是一定保不住的。

    不过,听唐夭夭的描述,郭家村的村民,应该是类似于食物中毒,或是水源被污染,导致腹泻或是痢疾,不太像是大规模传染的瘟疫,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

    唐宁和唐夭夭来到郭家村的时候,钟明礼和县衙的捕快们被郭家村的村民拦在村口,和他们一起被拦住的,还有唐宁见过的那位孙神医。

    一名穿着粗布衣衫,发须皆白的老者看着钟明礼,说道:“钟大人,不是我不让你们进去,只是老神仙正在里面抓鬼驱邪,你们这些人全都进去,要是惊扰了老神仙,放跑了邪物,我们这村子可怎么办?”

    钟明礼指着身旁的孙神医,说道:“郭村正,这位是大名鼎鼎的孙神医,村民所患何疾,他一看便知……”

    那老者有些犹豫,想到神医和神仙虽然差了一个字,本事可差远了,摇了摇头,说道:“那也要等到老神仙捉了邪物再说……”

    唐宁站在不远处看着,对这个时代的制度有了更深的理解。

    古代地方上其实是高度自治的,村子之中,往往以宗族为单位,宗族家长,甚至掌控着族人的生杀大权,自己的岳父虽然名义上是县令,但他的话,很多时候也不是百分百管用。

    钟明礼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本官也想看一看老神仙是如何捉鬼驱邪的。”

    那村正看了看他,说道:“你们不能全都进去,会惊扰到老神仙的。”

    钟明礼点了点头,转过身,看到了唐宁和唐夭夭。

    他面色微微一变,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钟伯母让我们来问问,您下午要回家吃饭吗?”

    “吃。”

    钟明礼回了一句,视线从两人身上移开,指着一名捕快和一名小吏,说道:“彭琛,秦书吏,你们随我进来,其他人在外面等着……”

    随后,他才看着唐宁和唐夭夭,说道:“你们也一起进来吧。”

    郭家村的村口被清出了一片空地。

    空地上设了一个法坛,村民们围在法坛周围,法坛前面,一个白须白眉的老道士,手握桃木剑,剑尖挑着一张黄色的符纸,踩着奇怪的步子,口中念念有词。

    只一眼,看到这在影视剧中看到过无数次,再也熟悉不过的架势,唐宁就知道他今天白来了。

    唐夭夭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前面,诧异道:“原来抓鬼是这样的……”

    患病的村民被安放在旁边的空地上,一名小道士穿梭其中,将一个瓷瓶中的水洒在他们头上。

    孙神医走过去,蹲下身子,为几人号了号脉,又看了看舌苔,这才站了起来,面色微沉。

    钟明礼急忙问道:“怎么样?”

    孙神医沉声说道:“恶心呕吐,腹痛频频,舌质红绛,舌苔黄燥,脉滑数……”

    钟明礼诧异道:“这是什么意思?”

    “痢疾。”唐宁说道:“起病急骤,壮热口渴,头痛烦躁,恶心呕吐,大便频频,痢下鲜紫脓血,腹痛剧烈,甚者神昏惊厥,舌质红绛,舌苔黄燥,脉滑数或微欲绝……,疫毒痢。”

    他不能不开口,痢疾在古代是死亡率很高的一种病,基本上只能以预防为主,治疗为辅,若是钟明礼不能足够的重视,一旦病情扩散,无法控制,他这个县令就做到头了,唐宁的安稳日子也就结束了。

    孙神医看着他,点头道:“小兄弟说的没错。”

    钟明礼诧异的看了唐宁一眼,唐夭夭抓着他的胳膊,一脸期待的问道:“你又想起来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暂时就想起了这么多。”

    钟明礼的目光暂时从唐宁的身上移开,看着孙神医,问道:“严重吗?”

    孙神医面色严肃,说道:“刻不容缓。”

    钟明礼的心猛地一沉,看了看还在那边“驱邪”的老神仙,再看了看周围神色狂热的村民,无奈道:“现在还不行……”

    另一边,唐夭夭有些惊喜的看着唐宁,问道:“你还有没有想起来别的什么?”

    唐宁摇了摇头。

    唐夭夭有些高兴,说道:“没事,像这样每天都能想起来一点儿,总有一天会全都想起来的……”

    她话音刚落,法坛之前,迈着古怪步子的老道士已经停了下来,大声道:“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呔,妖孽,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唐夭夭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却见那老道将一张白纸放在火上轻轻炙烤,那白纸之上,竟是出现了一个狰狞的鬼头。

    围观村民不由的后退几步,脸上浮现出惊恐之色,就连钟明礼和孙神医,脸色都不由的一变。

    他们看着那白纸上的鬼头,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老道竟然真的用一张普通的白纸,令得妖邪显形?

    “啊!”

    唐夭夭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躲到唐宁的身后,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颤声道:“鬼,有鬼……”

    “鬼你个头啊!”

    唐宁的胳膊被她抓的生疼,忍不住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不就白纸显画吗,我回去教你……”

    “你也会抓鬼?”唐夭夭不计较他刚才敲自己脑袋的事情,抬起头,极度震惊的问道。

    唐宁撇了撇嘴,说道:“那是,我可是茅山派第三十八代传人,抓几只小鬼算什么……”

    用醋在白纸上写字,风干之后,经过火烤会再次显现出来,这是小学时候做过的科学实验。

    唐夭夭盯着他,狐疑道:“你不是想不起来你是谁了吗?”

    唐宁看着她,疑惑道:“我刚才说什么了吗?”

    ……

    老道士将那张浮现出鬼头的白纸放在桌上,对众人的表现很是满意。

    他环顾四周,说道:“本座已经施法,将那一只妖邪封印在了白纸上。”

    “谢谢老神仙!”

    “谢谢老神仙!”

    ……

    郭家村的村民一脸虔诚,纳头便拜。

    这时,那老道忽然叹了口气,说道:“可惜,本座修为有限,却是没有法力再去收服另一只妖邪……”

    郭家村村民闻言,脸色再次一白。

    村正老者面色一变,走上前,将一个袋子塞在老道手里,哀求道:“老神仙,这是我们的一点儿敬意,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老道掂了掂那袋子的重量,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本座不帮你,实在是法力有限……”

    老村正又塞了一只袋子在他手里。

    老道犹豫了片刻,说道:“法力有……”

    又有一只袋子塞进了他的手里。

    见村正再也掏不出袋子了,老道大袖一挥,那几只袋子就消失在了他的袖中。

    他脸上露出大义凛然之色,说道:“既然如此,本座就算是耗空法力,也要再次替天行道了!”

    他再次环顾了人群几眼,拿起另一张白纸,说道:“本座马上就要再次施法诛邪,有谁愿意拿着这张白纸,本座好将那只妖邪封印进去。”

    周围的村民闻言,立刻后退一步。

    老道的目光望向了那一对年轻男女。

    刚才第一只“妖邪”现形的时候,所有人都露出了震惊和恐惧的表情,就只有那一对男女不仅不害怕,还在“打情骂俏”,他的目光望向那名女子,笑问道:“不知这位姑娘可否愿意代劳?”

    唐夭夭脸色刷的惨白,急忙退后两步。

    老道的目光又望向她身边的年轻人,问道:“这位公子呢?”

    唐宁怔了怔,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确定道:“我吗?”

    老道脸上露出笑容:“就是你。”

    第二次驱邪,不用他的弟子,而是假借这位年轻人之手,可以彻底打消众人的疑虑。

    唐宁看了看他,笑道:“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