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二十一章 心生敬意
    “你!”

    那年轻公子伸手指着唐宁,脸色涨的通红。

    他刚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称为公子”,此人转身一句“公子何出此言”,便让他自己骂了自己……

    周围已经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他身后的几名同伴,也有人脸上忍不住抽动。

    年轻公子最终没有再说出什么,阴着脸走了进去。

    钟意脸色有些发红,不是因为唐宁,而是因为毫不在意形象的唐夭夭,吸引了场内大部分的视线,急忙拉着她走了进去。

    “噗……,公子何出此言……”三人进去之后,大门口处,一名女子掩嘴笑了笑,说道:“那是谁啊,真是太坏了,用白意舟自己的话来攻击他,姓白的刚才脸都白了……”

    他身旁的男子想了想,诧异道:“他身边的好像是钟意钟姑娘……”

    “钟意?”那女子一愣,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难道他就是接了钟意绣球的,她的那位相公,传言他不是书呆子吗?”

    那男子摇了摇头,说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书呆子哪有这样的急智,看来,传言有误啊……”

    男子身侧另一名女子开口道:“我倒是听说他机敏过人,巧破奇案……,我们说的,是同一人吗?”

    男子再次摇头,说道:“时间不早,不说他们了,还是快快进去吧。”

    ……

    走进了园子,唐夭夭还在笑。

    唐宁看了她一眼,问道:“有那么好笑吗?”

    “当然好笑!”唐夭夭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公子何出此言……,哈哈,你没看到那个白意舟刚才的脸色,白意舟白意舟,脸色白成一锅粥啊……”

    唐宁有点可怜唐夭夭,看来这姑娘没有听过笑话。

    如果把他和唐夭夭关在房间里一晚上,讲一夜笑话,他能让她笑的第二天起不来床。

    没招谁没惹谁,平白无故被人骂,任谁心里也会不舒服,唐宁看着她,问道:“白意舟,他是什么人?”

    “以前是小意的倾慕者。”唐夭夭捂着肚子,好不容易忍住笑,说道:“现在跟着刺史公子。”

    “夭夭……”钟意扯了扯她的衣袖。

    唐宁明白了,刚才那家伙,是他曾经的情敌,现在情敌的狗腿子。

    不对,什么情敌,不仅这白意舟不算,那姓董的也不算。

    钟意叫过白意舟相公吗,叫过姓董的相公吗?

    钟意教过白意舟下棋吗,教过姓董的下棋吗?

    钟意晚上为白意舟下过厨吗,为姓董的下过厨吗?

    什么叫情敌,因情而起,势均力敌。

    白意舟啊,刺史公子啊,根本算不上他的情敌,都是渣渣。

    不过,好像他和钟意,也只是表面夫妻,没有什么情的……

    所以这完全是无妄之灾,唐宁心里更加郁闷。

    唐夭夭看着他,提醒道:“你娶了小意,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你不满,你一会儿最好小心一点儿……”

    “不满又怎么样?”唐宁一脸不以为然:“他们还能动手不成?”

    唐夭夭想了想,点头道:“可能真会。”

    呵,动手就动手,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不合就是干,谁怕谁啊……

    片刻之后,唐夭夭回头看着唐宁,问道:“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唐宁疑惑道:“不跟着你们我去哪?”

    不跟着她们,要是真有人动手,唐夭夭的腿再长也够不到。

    唐夭夭笑着指了指另一边,说道:“女眷和你们是分开的,你应该去那一边,我们先去后堂,一会儿老夫人出来了,我们再来找你。”

    唐宁看了看她指着的方向,那名叫做白意舟的男子对他怒目而视,有不少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不合就是干,谁怕谁……

    唐宁看了钟意和唐夭夭一眼,转身向对面走去。

    “夭夭……”钟意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唐夭夭挽着她的手,说道:“放心吧,他坏主意多着呢,不用为他担心,谁要是招惹了他,就自求多福吧,而且这里是方家,他们不敢太过分的……”

    唐宁享受了一场目光浴,走到最里面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水。

    这里十分偏僻,整张桌子就只有他一人,周围的桌旁,人群都是三三两两的,随意闲聊着。

    这倒是正好,桌上摆着的瓜果糕点,全归他一个人了。

    距离他稍远一些的地方,有刻意压低了的窃窃私语的声音。

    “他便是钟家那位姑爷?”

    “看起来很是面生,以前好像没见过。”

    “据说是个书呆子,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和传言倒是差不多。”

    ……

    某处桌旁,白意舟冷哼一声,说道:“不过就是一个走了运的书呆子而已,钟意何等才华,心高气傲,岂会看上一个呆子?”

    他旁边有人笑了笑,说道:“你又怎么知道,钟姑娘选夫婿看中的是才华,董刺史强行逼婚钟姑娘的时候,怎么没看到白兄像那个书呆子一样,拼了自己的命不要,死也要维护钟姑娘?”

    另一人轻笑一声,插嘴道:“哦,那天我可是亲眼看到了,白兄也在现场,只不过是站在刺史公子身后,为他呐喊助威……”

    “为了意中人,甘愿舍弃性命,我若是钟姑娘,怕是也会选那个书呆子的……”

    周围不乏青衫仕子,随意的说了几句,望着白意舟的目光,也带有淡淡的不屑和鄙夷。

    白意舟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后阴沉着脸,甩袖离去。

    有不少人的视线望向角落,目光中略有赞扬和钦佩。

    钟姑娘当日被逼无奈,只能选择抛绣球招亲的时候,他们大多在场。

    然而,他们虽然也看不惯董刺史的作为,却没有一人敢站出来帮她。

    那个书呆子拼死护住绣球的那一幕,到现在,也还深深的镌刻在他们的脑海中。

    那一天,落在他身上不知道有多少拳脚,他连头都被打破了,有传言说,他甚至被打的失去了记忆,然而,直到他昏迷的前一刻,还是没有放开怀里的绣球。

    据钟家内部消息,他醒来的第一时刻,连自己的伤势也不管,问的居然是绣球在哪里……

    甚至于,他连钟姑娘都忘了,也没有忘记怀里的绣球……

    对一个女子来说,得夫如此,夫复何求?

    他如此的维护她,爱护她,不惜性命……,和这些相比,有没有才华,又有什么关系呢?

    钟家姑爷的故事,在灵州城,不知令多少人为之动容,也不知令多少闺阁女子,感动的泪湿枕巾。

    他是一个书呆子,但也是一个让人尊敬的书呆子。

    唐宁抿了一口茶水,居然看到周围有人对他举起酒杯,隔桌相敬,脸上的表情很是和善。

    他也只能举起酒杯,遥遥的示意一下。

    他有些疑惑,不是说会有狂蜂浪蝶来找他的麻烦吗,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

    不愧是才女,钟意的追求者,素质都很高啊……

    他的心情好了一些,食欲也好了一些,方家不愧是大家族,摆上来待客的糕点很好吃,唐宁伸出手,抢在一只肉乎乎的手之前,将最后一块糕点拿起来。

    唐宁将那块糕点扔进嘴里。

    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对他怒目而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