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十二章 热情侍郎
    “下官知道。”

    钟明礼默不作声的坐到了另一桌,自顾自的倒了杯酒,浅酌一口。

    赵知节坐在桌前,看了他一眼,眉头微皱。

    董刺史身旁的另外几人,有人眼藏遗憾,有人面露可惜。

    与他同桌的小官吏,望向他的目光中,尊敬之色少了一些,幸灾乐祸者不在少数。

    钟明礼面色不变,第二次端起杯中酒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董刺史第一时间站起来,亲自迎至门外,其余官员也纷纷起身,跟在他的后面。

    董刺史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拱手道:“方大人,下官在这里恭候您多时了……”

    “方大人……”

    “下官见过方大人……”

    董刺史身后的官员也纷纷行礼。

    方鸿看到董刺史身后的众多官员,眉头微微皱起,但也只是一瞬,便点头道:“都是同僚,不必客气……”

    董刺史连忙伸出手道:“方大人,里面请……”

    虽说作为中州刺史,他与方鸿的官阶相当,但中央与地方官员,却不可同日而语,更别说还有他背后的方家,由不得董刺史不放低姿态。

    几人分宾主落座之后,董刺史笑着寒暄了几句,方鸿也只是礼节性的应答,看起来并不多么热情。

    董刺史虽然心中微微不悦,却也不敢表现出来,吏部负责官员考核审查,他在中州刺史的位置上已经坐了好多年了,在京中又无靠山,升迁极难,结交方鸿,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在座的官员自然也看出了方大人的疏离,心中不由感叹,到底是京中重臣,寻常的中州刺史,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方鸿象征性的抿了口酒,目光在席间众人身上扫了一扫,忽然问道:“不知钟县令是哪一位?”

    董刺史愣了一下,心中便是一喜,说道:“连方大人都知道了,这个钟县令,实在是不像话……”

    众人心中不由一凛,这董刺史,是铁了心,要将钟县令从他眼中拔除了。

    “什么不像话?”方鸿看了看他,说道:“本官回灵州的时间不长,却也听说了永安县令钟明礼,爱民如子,断案如神,事必躬亲,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官,早就想见一见了,怎么,难道他今天没有过来?”

    “爱民如子,断案入神……”董刺史脸上的表情僵住,艰难道:“方,方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方鸿眉头皱了皱,问道:“难道钟县令今日并不在场?”

    董刺史回过神来之后,面色复杂,看向了另一桌,说道:“钟县令,还不快快见过方大人……”

    方鸿望着坐在角落里的钟明礼,眼中似有一丝异色闪过,直接站起身来,走过去,笑着说道:“钟县令,本官可是久仰你的大名了……”

    钟明礼此刻还有些回不过神,反应过来之后,立刻站起身来,连声道:“方大人过奖了,过奖了……”

    “钟县令的事迹,本官已有所耳闻,孙老也和本官提过,钟大人不惜以身犯险,深入疫区,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方鸿看着他,笑了笑,说道:“陛下早已有整肃酷吏的想法,不动一刑一罚,便能使人犯供认,本官有一位好友,乃是京东路提刑,向来便推崇此法,有机会给钟大人引荐引荐……”

    连董刺史都要恭敬对待的方大人忽然对他如此客气和热情,甚至要介绍朋友给他认识,钟明礼脑海空白,机械答道:“谢,谢过方大人……”

    另一处桌旁,董刺史的脸色已经黑成了一片。

    方侍郎对他这位灵州刺史爱搭不理,却对钟明礼一个小小的县令热情洋溢,这是什么意思?

    他还说要介绍京东路提刑给他认识?

    灵州便隶属于京东路,提刑主管刑狱,总管所辖州、府的刑狱公事,同时还对本路的其他官员和下属州、县官员实施监察,简直就是悬在他们地方官员头顶的一把利刃……

    方鸿虽然背景深厚,但他的手却不能伸到灵州,但京东路提刑,可是能直接向朝堂上表,这是让人见了连心肝都要颤上两颤的人物……

    “钟大人怎么坐在这里?”方鸿低头看了看钟明礼,说道:“过来一起坐吧,本官还有很多话,要和钟大人聊聊……”

    他转过头,目光望向他座位的一侧。

    那名官员立刻起身,陪笑道:“钟大人,过来坐这里吧……”

    钟明礼和那名官员交换了位置,坐在了方鸿身侧。

    董刺史心中烦闷不解,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转过头,笑着问道:“方大人,老夫人的身体可还安好?”

    “安好。”方鸿淡淡的回了一句,看着钟明礼,笑问道:“钟大人在永安县有很多年了吧?”

    钟明礼此刻心情已经恢复平静,点头道:“有十多年了。”

    董刺史脸上浮现出尴尬之色,又问道:“方大人这次在灵州留多久?”

    “再有半个月便要回京。”方鸿随意的回了一句,又看向钟明礼,笑道:“那日在府上见过唐公子和钟姑娘,一个是灵州第一才女,一个也是难得的少年英杰,当真是郎才女貌,般配的紧……”

    “……”

    董刺史脸上的笑容挂在脸上,再也不说话了。

    董刺史不说话,席间自然也没有人有资格说话。

    方鸿开口询问,钟明礼回答,周围之人,便像是陪衬一般,直到今日的宴饮结束,都没有说上一句话。

    这一顿诡异的酒局,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

    酒楼门口,方鸿临走之前,看着钟明礼,笑道:“孔提刑过几日便要到灵州,到时候,我再带他登门拜访。”

    钟明礼拱手道:“下官恭候二位大人大驾。”

    方鸿笑着上了马车,马车渐行渐远。

    董刺史脸色彻底的阴沉下来,看了钟明礼一眼,不发一言,径直离去。

    “钟大人……”

    “钟大人再见!”

    “钟大人慢走!”

    ……

    钟明礼离开的时候,身后的灵州官员纷纷对他行礼,态度一改之前。

    看方大人对他的态度,怕是以后董刺史想要动他,也没有那么简单,与之交恶,对他们可没有任何好处。

    钟明礼走到轿旁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

    “原来你早有对策,我的提醒,倒是多此一举了。”

    钟明礼回头看着义安县令赵知节,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方大人今日会如此……”

    赵知节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你觉得我会信?”

    钟明礼淡淡道:“你爱信不信。”

    赵知节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在转身的那一刻,长松了一口气。

    “等一等。”

    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他转过头,看着钟明礼,问道:“还有事?”

    “帮我个忙。”钟明礼看着他,说道:“帮我查一个人,我要他的户籍和所有能查到的资料。”

    赵知节怔了怔,随后便看着他,问道:“你这是在求我?”

    钟明礼看着他,怒道:“你不要太过分!”

    “既然如此……,我不帮。”赵知节看了看他,干脆的转身离去。

    “帮我查查义安县有没有一个叫唐宁的人,唐诗的唐,安宁的宁。”

    钟明礼说了一句之后,便上了轿子。

    赵知节走回义安县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大人!”衙门口的一名衙役对他躬身行礼。

    赵知节迈进县衙,脚步又顿住,说道:“让户房的郑书吏过来见我。”

    现在早已放衙,衙门里的书吏早就回家了,那衙役看了看昏暗的天色,不确定到:“现在?”

    赵知节点头道:“现在。”

    见县令大人如此郑重,啊衙役立刻点头道:“属下马上就去!”

    赵知节走进县衙,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钟明礼,明礼,明礼……,请人帮忙,连个谢字都没有,明的是哪门子的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