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十六章 相见
    钟意已经连续三天晚上没有过来和他聊天了。

    唐宁自然也没有了夜宵吃。

    钟意的反常行为是在岳母大人提起拜堂的事情之后,唐宁心里其实有一些失望,不止是因为没有夜宵。

    这三天里,钟意似乎有些躲着他,就连每次吃完饭之后,也是匆匆离去,以前两人吃过饭一起散步的情形,再也没有发生过。

    倒是那位叫做方新月的胖丫头,三天来钟府蹭了两次饭。

    她很高兴的告诉唐宁,那些兄弟姐妹们虽然还是不愿意和她玩,但是已经不会骂她打她了。

    唐宁觉得,把“不会”换成“不敢”,或许会更合适一些。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想和他们玩吗?”

    方新月摇了摇头,又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想,可是她们嫌弃我胖,不和我玩。”

    唐宁想了想,看着她问道:“你觉得你自己胖吗?”

    方新月点了点头。

    “你想要变瘦吗?”唐宁又问道。

    方新月用非常羡慕的眼神看了不远处的唐夭夭一眼,猛地点了点头,说道:“想。”

    “你知道你为什么胖吗?”唐宁再次问道。

    方新月抬头看着他,疑惑道:“为什么呢?”

    ……

    唐宁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让她明白,她每天吃那么多,是不可能瘦下来的。

    小姑娘站在原地,很受打击的样子。

    她看了看肤白貌美,还有一双大长腿的唐夭夭,想了很久,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坚定之色。

    唐宁看着她,问道:“决定了?”

    “我决定了!”她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更加坚毅,看着唐宁,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想瘦了,胖就胖,他们不爱和我玩,我还不爱和他们玩呢!”

    吃和胖是她的选择和生活态度,唐宁不打算说服她了。

    他看了不远处的唐夭夭一眼,向她的方向走去。

    唐夭夭和方新月一高一矮,一瘦一胖,看上去像是两个极端,但她们也有很多共同点。

    比如她们的武力值都很高。

    还比如她们都没有朋友。

    于是她们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方新月把她的好吃的分给唐夭夭吃,唐夭夭教她怎么打人最痛却又不会伤的严重。

    唐宁走到唐夭夭的身边。

    “唐姑娘。”

    唐夭夭警惕的看着他,问道:“你想干什么?”

    唐宁看了看一旁的院墙,问道:“你能够跳到院墙那么高吗?”

    唐夭夭纵身一跃,站在院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唐夭夭跳上院墙的姿势很飘逸,唐宁看得清楚,她就站在原地,轻轻一跃,人就跳到了墙头。

    人类原地跳高的极限是多少,唐宁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确定没有超过两米。

    而这座院墙,绝对有两米有余了。

    唐妖精居然这么轻易的就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而且看起来还有余力。

    身处这样一个世界,他有什么理由不学武呢?

    “如果我现在开始学武功,多久可以跳的像你那么高?”唐宁决定委婉的打听一下。

    唐夭夭从墙上跳下来,看着他问道:“你想和我学武功?”

    其实不一定非要和谁学武功,只是唐宁知道会武功的就两个人,一个是整天跟在他后面的死人脸,半天蹦不出四个字来,另一个就是唐妖精。

    在这两个人里面,唐宁宁愿选择后者。

    唐夭夭双手环胸,戏谑的看着他,说道:“你想学,我还不一定想教呢……”

    “如果你教我武功,我们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当真?”

    “当真!”

    “明天早上,在这里等我!”

    ……

    孙猴子神通广大,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也翻不过如来的五指山。

    唐妖精武功了得,一双美腿,踢人十米,除了鬼没怕过什么,但也有性格里的缺点。

    她的责任心很强。

    直到现在,纵使唐宁已经劝慰了她无数次,她仍然对他失忆的事情耿耿于怀。

    与其言语的安慰,不如让她从行动上赎罪。

    两全其美,一箭双雕。

    唐宁心中想着这些,陈玉贤从房中走出来,看着他,说道:“宁儿,我昨天约了裁缝,给你和小意做两件新衣裳,你们两个现在去布庄量量尺寸吧……”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好……”

    等到两人走出钟府,钟明礼从房间里走出来,问道:“他们这几天怎么了,吵架了,好几天晚上没看到意儿过去了……”

    “你懂什么。”陈玉贤瞥了他一眼,说道:“年轻人,床头吵架床尾和,你就等着看吧……”

    钟明礼看了看外面,说道:“他要是欺负意儿,我饶不了他!”

    陈玉贤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行了,这件事情你别管了,让你拜托知节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已经告诉他了……,你别知节知节叫的亲热,你们又不熟……”

    “好好好,你说不叫就不叫……,赵县令会帮你查吗?”

    “放心吧,他也就是死鸭子嘴硬,嘴上说不帮,说不定现在已经查到了……”

    “小姐,姑爷……”钟府的门房刚刚送走了姑爷小姐,一抬头,看到府门前又停了一座轿子。

    一名中年男子从轿中走出来,站在钟府门前,说道:“让钟明礼出来见我……”

    ……

    唐宁和钟意之间,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尴尬。

    以前是无话可说,现在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两人一路沉默,直到量好了衣服尺寸,从布庄出来。

    “咦,小意,这么巧,你们也在这里……”

    唐宁顺着这道熟悉的声音转头望去,看到那天在方府见过的,名叫胡瑾的女子,和另外几名女子从旁边的店铺走过来。

    然后,他的手腕上就再次传来了冰凉润腻的感觉。

    钟意挽着他的手腕,看着胡瑾等人,笑着说道:“我们过来量衣服,胡姐姐,你头上的钗子是新买的吗,好漂亮……”

    “是吗,这是刚才买的……”

    “昨天的诗会,小意怎么没来?”

    “人家在家里陪相公,哪里顾得上什么诗会啊……”

    ……

    胡瑾等人过来,和她说了几句话,调笑几句,便笑道:“我们进去逛逛,不打扰你们了……”

    和胡瑾等人分开之后,钟意挽着他的手也没有松开。

    唐宁低头看着他,目露疑惑。

    钟意抬头看着他,刚才挽上他手腕的这一刻,这几天来,她心中的所有彷徨和无措,似乎全都消失。

    她深吸口气,看着唐宁,问道:“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唐宁怔了怔,心中有些意外,回过神来之后,点头说道:“随便吧,反正你做的,我都喜欢。”

    钟意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涩,俏脸飞霞的样子,引得街上不知多少行人驻足。

    推车的小贩走神的一瞬,不小心撞到了行人,慌忙放下车子道:“姑娘,没事吧……”

    那姑娘就跌倒在她的身前,钟意也吓了一跳,俯下身子,扶起了那名女子,关切道:“姑娘,你没事吧?”

    穿着素色布裙的女子脸色苍白无血,看了看她,目光望向唐宁的时候,便再也移不开了。

    钟意看着她,疑惑道:“姑娘,姑娘……”

    那女子回过神,下意识的后退几步,慌忙道:“没,没事……”

    她转身匆匆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那小贩摇了摇头,抱怨道:“她刚才一直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车来了也不知道让让……”

    钟意疑惑的望了她离去的方向一眼,再次挽上了唐宁的手腕,微笑道:“我们回去吧。”

    唐宁的目光从那女子消失的方向收回来,心头的一丝沉郁却是怎么都挥之不去。

    他点了点头,说道:“回去吧……”

    ……

    街道之上,女子浑浑噩噩的走着,面色苍白至极,走的漫无目的。

    她的眼神茫然,失去了焦距,仿佛连灵魂都被抽离。

    两道人影从她的身旁走过。

    “刚才那就是钟姑娘,果真是才貌双全啊……”

    “她身边的,就是钟家姑爷了吧,能娶到灵州第一才女,不知道走了多大的运……”

    “倒也未必,听说他那天被绣球砸中脑袋,还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毒打,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这算是走了哪门子的好运?”

    ……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荆裙女子的脚步顿住。

    她在原地站了许久,然后转过头,飞快的向前方跑去。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眼中却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神采。

    她身体本就虚弱,大口的喘着气,脚下的步子更快,直到------前方那两道身影,再次出现在她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