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十七章 小宁哥……
    钟府。

    赵知节在桌旁坐下,看了看钟明礼,问道:“怎么,贵客登门,连杯热茶也没有吗?”

    “贵客?”钟明礼看着他,冷哼一声,说道:“这么多年,你别的地方没什么长进,脸皮倒是越发的厚了。”

    “既然如此,赵某告辞。”赵知节站起身,说道:“你家那位姑爷的身份,你自己去查吧……”

    钟明礼怔了怔,急忙问道:“你查出来了?”

    “这重要吗?”赵知节瞥了他一眼,说道:“走了,在自己家里,起码能喝杯热茶……”

    “上茶!”

    钟明礼看着侍候在一旁的丫鬟,说道:“把我书房那壶好茶拿出来!”

    茶水冒着热气,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味,钟明礼看着他,问道:“查到了?”

    赵知节重新坐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问道:“这么多年,你别的地方没什么长进,脑袋倒是越发的糊涂了……,你连他是什么身份,家住何处,是否婚配都不知道,就敢将小意嫁给他?”

    “他已经婚配了?”钟明礼面色一变,猛地站起来,大声问道。

    “这倒没有。”

    赵知节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我辖下前段时间,是有件人口丢失的案子,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却不知道,竟是丢到你钟家了。”

    钟明礼松了口气,喃喃道:“还未婚配就好。”

    赵知节抿了口茶,再次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听说,前段时间,有一位年轻姑娘天天来县衙打听他的消息,你不妨猜猜看,她是你家姑爷的姐姐还是妹妹?”

    钟明礼猛地拍了拍桌子,怒道:“你能不能一次说完!”

    赵知节抿了口茶,不急不缓的说道:“我已经差人详细调查过了,唐宁,苏家村人氏,今年九月应该参加州试,两个月前,前往州城报名的时候,莫名失踪,从此杳无音信,如果不是你把你们家姑爷藏的这么好,连姓名都不透露,也不会直到今天才找到他……”

    钟明礼看了看他,问道:“他姓唐,为何是苏家村人氏?”

    赵知节将几张纸放在桌上,说道:“他的户籍落在苏家村,是十七年前,苏家村一名农户在外捡到的弃儿……”

    赵知节看了看他,补充道:“那名农户还有一名女儿,和他从小一起长大……”

    他放下茶杯,想了想,说道:“我猜猜啊,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一定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农户夫妇将他抚养长大,两人过世之后,那女子养蚕纺丝,给大户人家浆洗衣服,供他读书……”

    “虽然他们没有成婚,但据说那农户夫妇,一开始就是把他当姑爷养的……”

    ……

    “说完了?”钟明礼看完了手中的户籍资料,目光望向赵知节,说道:“说完了就走吧。”

    他话音落地,就看向门外,说道:“晴儿,把茶撤了。”

    赵知节看着他,问道:“用不着这么过河拆桥吧?”

    钟明礼看着他,问道:“你今天是来看我热闹的?”

    “还真被你猜对了。”赵知节点了点头,又左右看了看了,问道:“玉贤呢,今天怎么没出来,我们也有好久不见了……”

    “见什么见!玉贤也是你叫的?”钟明礼站起身,怒道:“晴儿,送客!”

    赵知节皱眉说道:“钟明礼,你不至于这样吧,当年……”

    “当年,你还好意思提当年!”钟明礼横起眉头看着他,“当年要不是你……”

    “当年要不是我,你能三天就拿下你家夫人?”

    赵知节看了看他,摇头道:“钟明礼,你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婆婆妈妈,当决不决,态度模糊,当年如此,现在也是如此,你要是再果决一点,小意能被董刺史逼婚?”

    钟明礼哑口无言。

    “某人不欢迎,本官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赵知节看了钟明礼一眼,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个木盒,说道:“这茶不错,我拿走了……”

    赵知节走出房门,钟明礼没有理会他,心疼了自己的茶叶一会儿,重新坐下,揉了揉眉心,头疼道:“青梅竹马……”

    ……

    唐宁察觉到,他和钟意之间,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她一路走回来,挽着他的手臂都没有松开。

    她转头看着唐宁,问道:“你要让夭夭教你武功?”

    唐宁点了点头,问道:“她的武功厉害吗?”

    “不知道……”钟意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从小到大,只要有她在,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们……”

    唐宁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武功厉害到什么程度,不过唐夭夭轻轻一跃就跳上院墙的那一幕,还是深深的震撼到他了。

    要是学会了这一招,什么飞檐走壁,翻墙采花,全都不在话下。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和她多学一招,强身健体也好……,再说,学点功夫,有备无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唐宁想了想,又道:“不过,只能白天练,不能晚上练,不然半夜会饿……”

    钟意看了看他,笑道:“没关系啊,你要是饿了,我做饭给你吃……”

    唐宁笑了笑,说道:“那就这样说好了……”

    钟意点头道:“说好了……”

    钟意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走到钟府门口的时候,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深吸口气,忽然转头看着他,说道:“那天娘说的那件事情,其实我……”

    她话未说完,两人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随后便是一道女子略有颤抖的声音。

    “小宁哥……”

    唐宁转过头,看到刚才见过一面的那名女子,站在她们身后几步远的地方。

    女子穿着布衣荆裙,裙角打着补丁,她的脸色苍白,是一种病态的白,额头上沁出细汗,似乎是因为一路跑过来的原因,呼吸略微急促,站在那里,目光怔怔的看着唐宁。

    唐宁看着那女子,疑惑道:“你,在叫我吗?”

    他自己的声音也有些发颤,是因为看到那女子的时候,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熟悉感,以及看到她苍白脸色的时候,不由自主生出来的浓浓怜惜。

    “你左手手臂上,有一个小小的伤疤,是三个月前不小心烫到的。”女子看着她,伸出自己的左手,指了指手腕的某个位置,微笑说道。

    唐宁身体微振。

    他将左手的袖子挽起来,在他手腕上方,眼前女子手指所指的位置处,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烫伤伤疤。

    伤疤很小,这是他前几天洗澡的时候,才偶然发现的。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钟意的脸色开始微微发白。

    女子看着他,继续说道:“你的右手手臂上,还有一个铜钱大小的浅浅伤疤,是从小就有的。”

    唐宁没有继续挽起袖子,这道伤疤,已经近乎在他的肩膀处,虽然很浅,但是还是可以看的清楚。

    钟意从唐宁的脸上看到了答案,她挽着唐宁的手缓缓松开,脸色更加苍白。

    唐宁看着那女子:“姑娘,你……”

    女子看着他,深吸口气,微笑说道:“小宁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说完这句话,长舒口气的同时,整个人向地上倒去。

    唐宁急忙上前,将她扶住,焦急道:“姑娘,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