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四十九章 全都要了!
    “你又骗我!”

    唐夭夭从钟意房间出来的时候,看着唐宁,一脸的羞恼。

    唐宁看着她,诧异道:“我骗你什么了?”

    她气鼓鼓的说道:“四六分帐,你拿的更多了!”

    “我这不也是为你们着想吗?”唐宁看着她,无奈道:“四六分的话,你和小意每个人可以占到两份,如果五五分,你们两个怎么分?”

    唐夭夭皱眉想了想,五五分,两个人好像真的不好分。

    看着她像是被自己说服的样子,唐宁心中暗叹,这姑娘真好骗,唐财主就只有她一个女儿,可得小心他的万贯家财,以后别被人骗去了才好。

    同时,他也大概明白,唐财主为什么一直要她和小意学习了。

    知女莫若父,女孩子多读点书,没坏处。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我去问问小意。”

    “等一等!”唐宁及时的叫住她,说道:“五五分就五五分,这样公平点,我也不想占你们便宜……”

    唐夭夭和钟意的闺蜜组合是一个无解的组合。

    一个骗不过,一个打不过,取长补短,钟意补的就是唐妖精的脑子。

    分赃方式已经确定好了,接下来就该付诸行动。

    彭琛今天没在,应该是跟着岳父大人出去了。

    他并不是唐宁的私人保镖,要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岳父大人就会被人扣一顶公器私用的帽子。

    有唐夭夭在,他根本用不着保镖。

    去县衙从一名书吏那里确认到,岳父大人的确去了青瓜滞销的那两个村子,打听好了地方,和钟意小如说了一声,他和唐夭夭便准备实地考察了。

    唐妖精最喜欢干的事就是不干正事。

    她对除了吟诗作词,绣花弹琴以外的事情,都有着极高的热忱。

    她是灵州女子清流中,最与众不同的一股泥石流。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相邻的两个村子。

    这两个分别名为下曲村和上曲村的村子,因为靠近水源,土壤优渥,村民并不像别村百姓一样,以种田为生。

    从数十年前开始,他们就以种菜为业,灵州城内那些酒楼饭馆,大户之家所需要的瓜果蔬菜,大多都是他们提供的。

    唐宁和唐夭夭走到村口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菜地。

    虽然去年这个时候,晚黄瓜卖的很好,价格暴涨,但今年一下子种这么多,市场消化不了,不亏死才怪……

    两人走到村口,远远就看到了钟明礼。

    一群人将钟明礼团团围住,哀求说道:“钟大人,您是我们的父母官,您救救我们啊!”

    “是啊,钟大人,这么多菜卖不出去,我们就只有去死了……”

    “大人,救救我们……”

    ……

    “哼!他们也是活该!”唐夭夭瞥了瞥人群,说道:“去年这个时候,青瓜稀缺,他们一个劲儿的哄抬价格,恨不得把青瓜卖到金子价,今年又一个劲儿的种,现在轮到他们叫苦了吧?”

    她瞥了那些人一眼,说道:“我都不想帮他们!”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跟谁过不去,都别跟银子过不去。”

    “你怎么跟我爹说话一样?”唐夭夭瞥了他一眼,向人群的方向走去。

    “你们怎么来了?”钟明礼被这些人围着,心中正在烦躁,看到两人走过来,眉头先是一皱,随后又很快舒展开来。

    上次郭家村假神仙一事,他心中可还记的清楚。

    唐夭夭笑了笑,说道:“钟伯伯,我们是来买青瓜的。”

    一名短须男子站在钟明礼身旁,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说道:“小姑娘,地里的青瓜你随便摘,想摘多少摘多少,不要钱。”

    唐夭夭眼前一亮,问道:“真的吗?”

    “真的。”那男子再次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目光立刻看向钟明礼,说道:“钟大人,您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去死啊……”

    另一旁,唐夭夭高兴的看着唐宁,说道:“你回去叫人,今天先摘一万斤……”

    “钟……”那男子刚说了一句,声音戛然而止,看着唐夭夭,抿了抿嘴唇,说道:“姑,姑娘,这……”

    唐夭夭眨了眨眼睛,看着他,问道:“你不是说可以随便摘的吗?”

    “我是说……”那短须男子看着她,说道:“你们两个人,能摘多少,摘多少……”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那我们慢慢摘,不着急,反正有的是时间,总能摘到一万斤的……”

    短须男子想了想,急忙补充道:“你们两个人,只能摘一次……”

    唐夭夭摇了摇头,撇嘴道:“你这个人,出尔反尔,真没意思……”

    钟明礼轻咳一声,说道:“夭夭,别胡闹。”

    “钟伯伯,我们没有胡闹。”唐夭夭看着他,说道:“我们真的是来买青瓜的。”

    短须男子只想快点打发走这个磨人的妖精,急忙问道:“你们想买多少?”

    唐夭夭转过身,指了指翠绿一片的菜园,说道:“这里所有,全都要了。”

    短须男子怔了怔,有些不确信的问道:“多少?”

    唐夭夭再次开口道:“你们这里所有的青瓜,我都要了。”

    短须男子看着她,再次开口:“姑娘,您不是在说笑吧?”

    唐夭夭甩出几张银票,不满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啰嗦!”

    唐宁一直觉得唐夭夭拍银票的动作很帅,只可惜这里没有桌子,展现不出她最霸气的那一面。

    短须男子瞥了一眼,就知道这些银票少说也有三百两以上,买这些青瓜,肯定足够了。

    似乎是怕唐夭夭反悔,他一边伸手接银票,一边说道:“姑娘,我这就叫人帮您采摘……”

    “慢着。”唐夭夭将银票拿开,说道:“先不急着摘,你们这些青瓜怎么卖?”

    短须男子急忙说道:“市价二十文一斤。”

    唐夭夭毫不犹豫的说道:“五文。”

    短须男子脸色变了变,“姑娘,这……,这不行啊……”

    ……

    唐宁发现,唐夭夭这个人很矛盾。

    她一方面挥金如土,上万两银子扔出去,眉头都不带眨一下,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娘们。

    一方面又斤斤计较,为了半文钱和那人掰扯了半天,将来肯定能勤俭持家。

    最终价格以十文一斤成交。

    短须男子脸色灰败,只能点了点头,说道:“十文就十文!”

    他心中清楚,几百两银子,对于州城的那些大家族,并不算多,但却没有人会傻到花这么多银子去买一堆吃不完只能看着烂掉的青瓜。

    有钱人常有,傻的有钱人不常有。

    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傻的,虽然价格低了点,但一旦错过,他们全村,今年冬天都得喝西北风。

    唐夭夭只用了一半的价格,就拿下了这一片菜园的使用权,她当场让唐宁起草了一份契约,两个村子的负责人爽快的签字画押,从此以后,她唐夭夭就彻底的承包了这一块黄瓜地,扼住了全灵州爱美女性的命脉。

    两个村子的村民拿了银票,欢天喜地的散去,钟明礼看着他们,皱眉道:“你们两个在胡闹什么?”

    唐夭夭辩解道:“我们没有胡闹。”

    钟明礼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让你爹知道了你又乱花银子,小心你下个月的零用钱。”

    “我没有乱花银子啊……”唐夭夭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指着唐宁,说道:“银子都是他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