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十二章 告辞,告辞……
    【ps:架空历史,科举的细节,不是重点,不用细究。】

    第一场的试卷已经全都批阅出来了,等到下午的时候,贡院就会张贴出榜单,只有上榜的考生,明天才能参加第二场考试。

    唐宁猜测他第一场落榜的概率不大,因此并不多么着急。

    方新月坐在石凳上,掰着手指头数,边数边说:“我请你吃了千层酥,糖葫芦,还有荔枝糕,蜜饯……,等过几天你考中了,要请我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唐宁很惊讶,方小胖居然把报菜名背了下来。

    她不止一次的提过,方家学堂的先生总是因为她背不出来诗而打她手板,她还说她的手这么胖,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打的。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爱因斯坦的这句话在方新月身上得到了极大的验证。

    唐宁看着她,随口道:“如果我考不中呢?”

    方新月想了想,说道:“我大伯是主考官啊,我可以告诉大伯,让你考中……”

    唐宁知道,这次灵州州试的主考之一,就是方家的那位方大人。

    他回了一次京师,这次随同其他考官又一起来了灵州,担任灵州州试的主考。

    当然,方家的后门他是走不了的,考试要避嫌,在州试结束之前,不能和考官乱攀关系。

    唐夭夭有些坐不住了,走过来,看着唐宁问道:“马上就要张贴第二场的榜单了,你到底考的怎么样,心里有没有底?”

    钟意和苏如虽然没有过来,但却一直注意着这边。

    唐宁知道心里没底的是她们,为了让她们安心,安慰道:“放心吧,大部分的题目都答出来了,通过第一场应该没问题。”

    唐夭夭松了口气,钟意和苏如的精神也明显的振奋起来。

    “那你不早说……”唐夭夭在他对面坐下,从方小胖手里拿了一只蜜饯吃,方小胖立刻捂着手跑开了。

    唐夭夭看着他,好奇的问道:“科举是什么感觉,题目难吗?”

    唐宁随口道:“还好吧……”

    “他们都说很难啊……”唐夭夭想了想说道:“据说题目很多,一般人写都写不完,今年居然有人答对了全部的题目,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

    唐宁对此深以为然,他从来都没有小觑过古代的学子,论刻苦和努力,从参加州试的学子中随便拉出来一个,也要甩后世那些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好几条街。

    这种人里面,出学霸的几率特别高。

    晴儿从外面小跑进来,急急忙忙的说道:“姑爷,小姐,贡院放榜了……”

    唐夭夭立刻站起身:“快去看看!”

    钟意和苏如也跟在身旁,亲眼看到结果,她们才会安心。

    贡院的大门口已经被人团团围住了,他们还没靠近贡院,就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影,围在院墙之下,高高的扬起脖子。

    “我上榜了,我上榜了!”

    有人从人群里面冲出,一脸的激动,难以自制。

    当然,更多的人是垂头丧气,黯然离去,

    这很正常,州试第一场,是最大的一道难关,五千人参加考试,最终通过的,只有一千五百人的样子,有三千多人都在这一场折戟沉沙,第二场和第三场,淘汰的人数则要少得多。

    钟意她们是女子,不方便挤进去,唐宁停下脚步,看着她们,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我过去看看……”

    钟意点了点头,和苏如以及唐夭夭站在远处,唐宁则是缓步走了过去。

    人群围在高墙之下,皆是拼命的向里面簇拥,短时间内根本挤不进去。

    唐宁可没有唐妖精的功夫,不然倒是可以选择飞进去。

    他也并不着急,干脆站在人群外面等待。

    和他一样等待的人还有不少,和拼了命向里面挤,脸上满是忐忑和期待之色的人相比,站在外面等待的学子,则是并不多么紧张,大多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在他身旁同样等待的两人,面色更是淡然。

    一名身材较为消瘦的年轻人偏过头看了看另一人,忽然问道:“炎生兄,那个答完所有题目,并且无一出错的人,是你吧?”

    “我还以为那个怪物是你呢!”名叫张炎生的圆脸男子诧异道:“我大概答出了八成吧,有两道律法没有写出来,错了一道算学……,全答全对,除了你徐清扬,这次州试,还有谁有这个本事?”

    “不是你?”名叫徐清扬的男子摇了摇头,说道:“我也疏漏了一道律法,一道算科难题,大概也是八成多吧,时间不够……”

    圆脸男子诧异道:“不是你还能是谁,对了,邓忠宇那个家伙虽然诗写的不怎么样,但死读书是他的强项,会不会是他?”

    徐清扬思忖片刻之后,点头道:“极有可能……”

    听着两人的对话,唐宁心中不由暗自赞叹,古人真的不能小瞧,第一场考试那么大的题量,考察的范围那么广,连他这种人肉摄像机都不能面面俱到,他们居然只错两三道,就算只答出了八成多,也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禽兽了。

    至于那位答完所有题目,一题不错的,更是禽兽中的禽兽。

    等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院墙下的人群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唐宁正想着要不要挤进去看看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道讶异的声音。

    “咦,这位兄台看起来有些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唐宁转过头,看着那位叫做徐清扬,只错了两道题的禽兽,诧异道:“你在叫我吗?”

    徐清扬看了看他,恍然道:“我想起来了,那天在方府,见过兄台一次,兄台可是钟意钟姑娘的相公?”

    没想到对方真的认识自己,唐宁点了点头。

    徐清扬面露崇敬之色,拱手道:“早闻兄台事迹,徐某对兄台可是仰慕已久了……”

    “钟家姑爷?”张炎生看向他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目中有一丝钦佩,拱手道:“久仰久仰……”

    唐宁对这两人没有什么印象,但看样子,两人好像都对他不陌生……

    徐清扬看着他,问道:“兄台也参加了州试?”

    唐宁点了点头。

    徐清扬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我有朋友在里面,兄台叫什么名字,我让他们帮忙看看。”

    这两位年轻人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唐宁笑了笑,说道:“唐……”

    “清扬兄,炎生兄,今夜这醉香楼的一顿酒宴,你们两个怕是躲不过去了……”几名年轻人从人群中挤出来,看着二人,笑着说道。

    徐清扬笑了笑,说道:“就算是请客,也该有个理由吧?”

    那人看着他们二人,笑道:“你徐清扬榜上第二,炎生兄榜上第三,这还不算理由?”

    “徐清扬第二?”张炎生看着他,诧异道:“那第一是谁,莫非真是邓忠宇?”

    “你说那个妖孽?”年轻人啧了啧嘴,“不是邓忠宇,那个叫做唐宁的家伙,答出所有的题目就不说了,居然还一道不错,简直是太妖孽了,不,这岂止是妖孽,简直禽兽……,我真想看看,他是不是比我们多长了一个脑袋……”

    他感叹了一句,目光望向唐宁,诧异道:“这位兄台是清扬兄的朋友吗,怎么也不介绍介绍……”

    徐清扬的目光这才望向唐宁,说道:“还请兄台告知名讳,我好让人去看一看……”

    唐宁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许久才回过神。

    他一拍脑袋,说道:“真是抱歉,刚才出来的急,忘记家里还炖着汤呢……”

    他拱了拱手,“告辞,告辞……”

    说罢,便低着头匆匆离去,头也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