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十三章 州试解元!
    贡院之内。

    为了减少舞弊现象的发生,在正式张榜之前,所有的考卷都是糊名的。

    张榜之前,才有外放御史将糊名拆开,按照顺序,一一誊录,最后再由两位主考检查一番,才会正式张榜。

    此时,此次灵州州试的录取榜单,已经由几名衙役拿出去张贴了。

    贡院之中,刚刚得知解元名字的凌一鸿有些发愣。

    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他当初审阅那考卷的时候,那种对于字迹的熟悉感是从何而来了。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一个普通的考生,在医道上会有如此深刻的见解。

    因为这个人是他的师叔。

    他居然做了师叔的考官?

    脸上的表情比凌一鸿更加精彩的是钟明礼。

    当他以为唐宁这一次的州试旅程,只能止步第一场的时候,他随随便便就拿下了双榜第一。

    当他以为他的策论失误,应该与榜单无缘之时,他又拿下了解元。

    当然,他心绪难平的原因,不止如此。

    水部郎中和礼部郎中因为他的考卷,当堂激辩,差点大打出手。

    三位举足轻重的协考,对他的策论表示了极大的肯定。

    诸多考官经过商议之后,决定将这一份考卷送往京城,有极大的可能,会拉开科举策论改制的序幕……

    他的心绪有些复杂难平,得一贤婿,他这位岳父自然高兴,但若是贤婿太贤,也会贤出麻烦。

    他听到贡院之外针对唐宁的震天呼声,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担忧之余,又有些恼怒,若不是礼部郎中有眼无珠,又怎会引来水部张昊与他当堂激辩?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王硕!

    王硕也在人群中,下意识的打了一个激灵。

    张昊看他的目光不善也就罢了,那位太医院的凌大人看他的眼神,为何也像是看仇人一样,就算是政见不同,他们也不至于这样吧?

    再退一步,这两位协考好歹有一个政见不同的理由,那位灵州的地方官员,为何也用那样的眼神看他?

    方鸿从远处走过来,走到钟明礼身旁,看着身旁的另一人,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过的钟大人,这几日忙于审卷,今日才有机会引荐。”

    京东路提刑宋千看着钟明礼,笑着拱了拱手,说道:“钟大人,久仰大名。”

    方鸿看着钟明礼,笑道:“钟大人,这位是宋千宋大人。”

    京东路提刑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钟明礼顿时肃然清静,拱手躬身,“见过宋大人。”

    “钟大人不必多礼。”宋千挥了挥手,说道:“先要恭喜钟大人,得此佳婿,真是让人艳羡……”

    钟明礼脸上露出笑容,拱手道:“还要多谢几位大人赏识,下官代小婿在这里谢过几位大人。”

    “为朝廷甄选人才,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宋千笑了笑,说道:“令贤婿之策论,与本官多年来的某些想法不谋而合,有些细节,本官还想和他谈上一谈,到时候,还请钟大人代为引荐。”

    钟明礼还未开口,方鸿便摇了摇头,说道:“唐解元这两日怕是不会清闲,你有什么话,等到鹿鸣宴的时候再问吧。”

    州试结束之后,地方官员会在三日后举办鹿鸣宴,宴请新科举人和贡院考官,这一传统已经绵延了数百年。

    水部郎中张昊便站在一旁,闻言不满道:“凡事都要讲一个先来后到,本官可是第一个要见这位解元公的……”

    “那就让张大人先。”方鸿笑了笑,又看向凌一鸿,说道:“凌大人不是也有些事情要问唐解元吗,张大人和宋大人排在前面,鹿鸣宴当晚,凌大人怕是没机会了。”

    钟明礼自然是想要唐宁多结交一些京官,闻言笑了笑,说道:“鹿鸣宴之后,不知凌大人何时有时间,下官让小婿亲自登门拜访,不知凌大人意下如何?”

    凌一鸿面色一变,急忙道:“不敢,不敢……”

    他此刻心中狂跳,要是让师父知道他让师叔登门拜访,还不得将他逐出师门?

    钟明礼摇头道:“凌大人不用客气……”

    凌一鸿头摇的更快:“不用,真不用……”

    灵州刺史董存义站在不远处,看着和诸位京官笑谈的钟明礼,面色难看至极……

    ……

    两辆马车从城外一路驶回城内,停在钟府门前。

    唐宁跳下马车,唐夭夭跟着他下来。

    唐宁看着她一脸担忧的样子,无奈道:“放心吧,我没杀人。”

    唐夭夭放下心,说道:“我就知道,你也没有那个本事。”

    钟意和苏如从后面的马车上下来,想到刚才贡院之外那震耳的呼声,苏如满脸都是担忧,焦急道:“小宁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为什么都在喊你的名字?”

    钟意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失神的看着唐宁,眼中有不解,有惊讶,以及浓浓的难以置信。

    陈玉贤拉着方小胖的手从府内走出来,看到他们,急忙走上前,问道:“怎么样,中了吗?”

    唐夭夭摇了摇头。

    陈玉贤怔了怔,随后脸上就露出了笑容,看着唐宁,安慰道:“没关系,这次不中,还有下次,不要忘了,你岳父当年考了三次才中的。”

    唐夭夭再次摇头,说道:“不是没有中,是没有看到。”

    “没有看到?”陈玉贤楞了一下,诧异道:“那你们回来干什么?”

    一道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州城之内,非紧急情况,是不允许纵马的,但今日例外,贡院张榜的同时,会派人将考中举子的名单第一时间送到县衙,再由县衙衙役集体出动,到考生的所在之地报喜。

    一匹骏马在县衙门前停下,彭琛夹着一张卷起来的红纸从马上下来。

    他打开红纸看了看,走到唐宁面前,平淡的说道:“恭喜你,唐解元。”

    “解元?”唐夭夭站在原地想了想,看向钟意,问道:“小意,你上次说,州试第一是什么元来着?”

    钟意看着唐宁,表情有些欣喜,又有些幽怨,说道:“解元。”

    唐夭夭愣了一下,才问道:“那他不就是第一了?”

    她的目光望向唐宁,他告诉她们他的策论没有考好,害的她们失落担心了好多天,到头来,居然考了个解元?

    苏如怔怔的看着唐宁,眼泪漱漱而落,嘴角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

    好人有好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唐宁刚才还在为不幸轮到彭琛报喜的考生默哀,现在报应就轮到他身上了。

    正常的套路,不应该是衙差们又敲锣又打鼓,大声喊着“恭喜唐公子高中州试第一名解元!”,宣扬的满城皆知,然后他在众人羡慕和敬佩的目光注视下,随手打赏他几十两银子的赏钱,大家皆大欢喜……

    可他这一副苦大仇深,好像自己欠了他几百两银子的表情,像是恭喜吗?

    报喜的程序缩水了,赏钱自然也要缩水。

    唐宁偏过头左右看了看,看到方小胖的时候,眼前一亮。

    他从方小胖手里拿过剩下的最后一块小肉干,放在彭琛手里,说道:“同喜,同喜……”

    “那是我的。”方小胖抬起头,委屈的看着他,小声道:“你要赔我一只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