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十一章 略懂而已
    曾子楼站出来的时候,周围数桌的视线都被他吸引过来。

    原本互相交谈,略有嘈杂的场间,也变的有些安静。

    更远一些的地方听不到这边的动静,却也发现了异常,纷纷向临桌询问。

    陈国官员虽然对曾子楼如此贸然的行为不满,但事已至此,他们也都不好再说什么。

    那位小李大人望着他,问道:“不知那上联是什么?”

    “前几日读《诗经》时,看到这样一句,“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曾子楼看着他,笑道:“凤凰非梧桐不栖,看到这里,在下心中忽得一联,小李大人且听好了。”

    他脸上露出思忖之色,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这上联是,“凤落梧桐梧落凤”。”

    曾子楼的上联一经说出来,便由相邻的几桌迅速的传到后方。

    在场的灵州举子,听到上联之后,下意识的思索起来。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对联,这是一个回文对。

    所谓回文对,便是对联无论是顺读还是倒读,都是同一联,除了要对出平仄意境,下联也必须是回文对才行。

    这几点加起来,便不是那么好对的了。

    靠前的一桌,有人看向徐清扬,问道:“清扬,你擅长对联,此联如何?”

    “不好说。”徐清扬摇了摇头,说道:“回文联虽难,但也算不上是绝对,还要看那位小李大人。”

    那人又问道:“你对出来了没有?”

    徐清扬点点头,说道:“只对出了一个。”

    此言一出,众人望向那小李大人的目光,顿时就变的紧张起来。

    这可不是平时众人比试诗文,这是楚国与陈国读书人之间的比试,若是他的对联没有难住对方,丢的可不仅是曾子楼的面子,还有在场的灵州举子,陈国官员,甚至是陈国的面子。

    曾子楼看着那小李大人,见他表情平静,没有一丝为难的样子,原本安定的内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很快他又重新平定,回文联难便难在回文上,他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下联,也根本不信,对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出一个下联来。

    他想到这里的时候,耳边已经传来了那小李大人的声音。

    “凤落梧桐梧落凤,珠联璧合璧联珠。”俊美年轻人想了想,又道:“山连水月水连山;舟随浪潮浪随舟;风摇柳絮柳摇风……”

    “来而不往非礼也。”小李大人看着他,说道:“不久前,我也偶尔一联,苦思多日,不得下联,今日在座的,都是灵州学子中的佼佼者,不如且听听我这一联?”

    对方不仅对出了他的上联,而且一次对出了四个,曾子楼声音有些发颤,说道:“你,你说……”

    “我的上联是,“三光日月星”。”小李大人看了看他,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众人,拱手道:“还望在座的灵州俊杰不吝赐教。”

    “三光日月星。”曾子楼口中喃喃一句,怔怔的站在原地,面色逐渐变的苍白。

    他周围的举子,皆是瞠目结舌,面露震惊。

    他们还在苦思冥想的时候,来自楚国的年轻使臣已经对出了下联,并且一对就是四个……

    虽说回文对不算是千古绝对,但这么短的时间内对出来四个,还是有些匪夷所思。

    他们的目光望向曾子楼,这姓曾的,该不会是楚国派来的卧底吧?

    三光日月星。那位小李大人的上联,看似简单,但仔细一想,却让人不由的后背发凉。

    联语中的数词,一定要用数词来对。上联用了“三”字,下联就不应重复。而“三光”之下只有三个字,那么无论用哪个数目来对,下面跟着的字数,不是多于三,就是少于三,也就是说,这一联,字数根本对不上!

    灵州举子绞尽脑汁,上首处,包括董刺史在内,灵州地方官员心中的不满也已经到了极点。

    安安静静的吃饭不好吗,这曾子楼非要跳出来为难这些楚国使臣,这下好了,为难不成,被人反将一军,这一次,他们灵州官员与学子,丢脸丢大了!

    徐清扬身旁之人看了看他,问道:“清扬,你怎么样,想出来了吗?”

    徐清扬摇了摇头,无奈道:“此对,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我对不出来。”

    那人又看向张炎生,问道:“炎生,你这边呢?”

    “三光日月星……”张炎生揉了揉眉心,有些恼怒的说道:“字数根本不可能对上,这让人怎么对,想出这对子的人,有病吧!”

    此上联已经传遍了所有的举子,众人苦思冥想,绞尽脑汁,堂内的气氛安静的诡异,进来上菜的差役随从见此,心中咯噔一下,动作立刻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不行不行……”有人摇了摇头,说道:“这对子根本不可能对出来!”

    “也不一定。”另一人的目光望向前方,郁闷道:“唐解元呢,他去哪里了,他或许有办法呢!”

    有人摇头道:“唐解元是解元,又不是神仙,此联神仙来了也对不上来!”

    话虽如此,但众人的目光还是忍不住的望向了前方的空位,连擅长对联的徐清扬都对不出来,今日这鹿鸣宴上,若是有人能对出此联,非唐解元莫属了。

    虽然有很多人依然不喜欢他,但却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一人抬起头,焦急道:“唐解元到底去了哪里?”

    无数道视线望向前方,面露焦灼之色。

    厨房之内,唐宁低头看了看方小胖,问道:“吃饱了吗?”

    方小胖又给嘴里扔了一块鹿肉,抹了抹嘴,说道:“还没有。”

    “回去再吃吧。”唐宁摇了摇头,牵着她向厨房外面走去,虽然他也不想回那个没有多少人待见他的地方,但今天到底是鹿鸣宴,不好意思和方小胖一起躲在厨房偷吃。

    菜已经上了有好一会儿了,估计现在他们吃的正热闹,唐宁和方小胖走到侧门口,准备趁乱溜进去。

    他从侧门走进去的时候,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

    原本嘈杂的堂内,在他们走进去之后,瞬间便静了下来。

    随后,唐宁就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望了过来。

    被两百多人同时望着是什么感受?

    方小胖吓得身体一抖,从袖中抖出了一只苹果,两只梨子,还有一根用纸包着的鸡腿。

    她紧紧的抓着唐宁的衣袖,面色有些发白。

    唐宁在这一瞬间有些犹豫,不知道是该走进去还是退出去。

    也只是犹豫了一瞬,他就牵着方小胖走了进去,坐回自己的位置。

    一没偷二没抢,又不是出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躲避的。

    那名小李大人目光望过去时,也是微微一怔,低声道:“原来是他……”

    徐清扬见到唐宁时,眼前一亮,急忙问道:“唐兄擅长对联吗?”

    “对联?”唐宁怔了怔,随口道:“略懂……”

    “唐兄且听这一联。”徐清扬看着他,说道:“三光日月星,此联应如何对?”

    “三光日月星?”唐宁诧异的看着他,说道:“一阵风雷雨,两朝兄弟邦,四诗风雅颂,五朝秦晋汉……,怎么样,够吗?”

    啪嗒。

    徐清扬怔立当场,周围几张桌旁,筷子掉落一地。

    唐宁心中有些奇怪,这副对联是辽国使臣考苏轼的,非常有名,徐清扬不至于不知道吧?

    略一思忖,心中的好奇便解开了。

    这个世界的辽国,可不是另一个世界的辽国,这个世界的辽国,还没来得及强大,还没来得及派使臣过来为难苏轼,就被人给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