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十六章 他还活着!
    礼部尚书唐淮看着方鸿,笑道:“灵州路远,方大人此行辛苦了。”

    “职责在身,没什么辛苦的。”方鸿回了一句,眼中疑色一闪而过,他和礼部尚书唐淮平日里并无交集,对方今日的举动,似乎有些过于热情了。

    唐淮看着他,摇头说道:“科举改制,每走一步都是兵行险招,方大人还是有些急躁了。”

    刚才在朝堂之上,虽然互相争辩的是工部和礼部,但吏部侍郎方鸿,却是站在工部一边的。

    方鸿点了点头,说道:“唐大人言之有理。”

    唐淮看着他,又道:“不过,能为国库每年省去数十万两白银,这位灵州唐解元,也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本官倒是有些期待他在省试上的表现。”

    省试在京师举办,由礼部全权负责,方鸿想了想,看着礼部尚书唐淮,笑道:“唐大人只需再等几个月就行了。”

    两人一同走出宫门,唐淮似是随意的问道:“刚才在殿上听到张郎中提起,那位唐解元还未加冠,就算是以加冠之龄取得这样的成就,也实属难得,他年纪轻轻,便让寻常考生一辈子都难以企及,不知是哪一州的人才?”

    灵州贡院,容纳了三个州的考生,方鸿隐隐觉得唐淮的话还有什么深意,却也并未多想,说道:“唐解元是灵州本地学子。”

    唐淮点了点头,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又和方鸿寒暄了两句,便各自分开。

    王硕从后方跟过来,走到唐淮身旁,面色苍白道:“唐大人,下官无能,还是让工部……”

    唐淮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问道:“关于那灵州解元,你都知道些什么?”

    王硕微微一怔,此次礼部和工部的朝堂之辩,尚书大人都未曾过问一句,怎么早朝之后,反倒问起了那位唐解元的事情?

    他也只是怔了一瞬,便立刻说道:“此人名叫唐宁,年纪未满十八,是灵州永安县人士,他已经婚配,娶的是永安县令的千金……”

    “已经婚配?”唐淮目光微敛,问道:“什么时候婚配的?”

    王硕摇了摇头:“这个,下官就不知道了。”

    唐淮的拇指和食指微微摩挲,喃喃道:“唐宁,灵州,永安县,未满十八……”

    王硕看着尚书大人踱着步子远去,心头再次浮现出了一丝疑惑。

    看样子,尚书大人对这位唐解元,似乎是起了爱才之心,他心中有些后悔,当日阅卷之时,实在是不该和张昊争吵的……

    唐淮走出宫门数十步,有一灰衣老仆从远处走来,静静跟在他的身后。

    唐淮脚步顿住,沉默许久,再次开口时,声音微冷。

    “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

    老者抬起头,纵横交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震惊之色,喃喃道:“不可能,他们明明已经确定……”

    “十七年前你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四个月前你也是这么告诉我的。”

    唐淮目光冰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漠道:“这是最后一次。”

    老者张了张嘴,片刻后,低声道:“是!”

    京师,唐府。

    京师唐姓不少,但说到唐府,百姓只会想到一个。

    这个唐府,兄弟三人,皆是朝中支柱,唐府如今的主人,便是户部尚书唐淮。

    除此之外,唐府两位嫡女,一位是宫中宠妃,所诞下的皇子,深受天子喜爱,是陛下留在身边的三位成年皇子之一。

    唐府之中,某处幽静的小院,俏丽少女正在院中闲适的荡着秋千,看到走进院内的中年男子,从秋千上跳下来,诧异道:“爹,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中年男子看了看她,问道:“你小姑在不在家?”

    “爹,你没事吧?”少女更加疑惑的看着他,问道:“小姑什么时候离开家过?”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又走出门外,在唐府中穿行了一小会儿,来到了一处更加幽静的院子。

    他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院中有一凉亭,亭中坐着一位女子,女子面容姣好,衣着华丽,她坐在亭中,仔细的缝着一件衣服。

    秦靖走到亭中,走到那女子面前之时,女子也没有抬头看他。

    秦靖沉默片刻,开口道:“小妤。”

    女子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低着头,继续缝补。

    “他还活着。”秦靖长舒了口气,说道:“十七年了,谢天谢地,他还活着。”

    女子手上的动作一顿,缝衣的针刺进手指,渗出殷红的鲜血。

    院外,少女的耳朵紧贴门缝,疑惑道:“他是谁?”

    ……

    灵州,唐宁还不知道京师形势的波诡云谲,他用“海盗分金”的博弈论难题难住了李天澜,她已经两天没有来找他了。

    这一点,李天澜比不过唐夭夭。

    遇到不懂的问题,唐夭夭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不懂”“我不会”“你告诉我”,李天澜则是非要将问题解决了才行。

    真是个要强的女人。

    唐宁感叹一句,背着方小胖,走在大街上,继续向钟府的方向走去。

    早上本来是跟着彭琛跑步健身的,但自从方小胖听说了之后,非要跟着一起跑,嘴上说着要减肥,结果跑到一半就跑不动了,累的躺在地上,还要唐宁把她背回来。

    唐宁觉得他是自作孽,背着这么一个拖油瓶,可比跑步要累多了,只能将之当成是负重的力量训练。

    方小胖跑步的时候没怎么卖力,吃饭的时候却是拼尽全力。

    她一个人的饭量,能比得上唐宁钟意再加上唐夭夭,真应该让方鸿每个月拿些生活费放在钟家。

    至少一百两。

    唐宁制止了她去盛第三碗饭的举动,方小胖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唐宁皱眉道:“你不是说要变瘦变美吗?”

    方小胖看着他,想了想,说道:“可是,吃饱了才有力气跑,才有力气变瘦变美啊!”

    方小胖是没救了,这辈子都不存在变瘦变美,唐宁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只能再吃一碗。”

    “倒数第二碗!”

    “一碗!”

    “两碗!”

    ……

    两个人讨价还价一番,最终以一碗半成交。

    今天的菜很丰盛,她吃了很多菜,第三碗饭吃完,就吃不下去了,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她打算走一会儿消消食,然后再吃完剩下的半碗。

    盘中还剩下最后一块千层糕,唐宁伸出筷子去夹。

    不过却被人抢先了。

    钟意夹着那块千层糕,看了看唐宁伸出的筷子,又放下,说道:“你吃吧。”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你吃吧。”

    钟意笑了笑:“还是你吃吧。”

    “我吃饱了,你吃吧……”

    唐夭夭伸出筷子,夹走那块千层糕,放在自己碗里,看了看他们,说道:“你们都不吃啊,那我吃了。”

    方小胖从院子里跑回来,从自己的百宝袋里掏出一个纸包,打开之后放在桌上,说道:“我这里还有一块千层糕,你们吃吧。”

    唐宁看着钟意,说道:“一人一半?”

    钟意想了想,点了点头。

    唐宁将那千层糕分成两半,自己夹了一半,钟意拿起筷子的时候,不小心将筷子碰到了地上。

    她看着唐宁,无奈道:“还是你吃吧。”

    唐宁将那半块千层糕夹起来,看着她,说道:“张嘴。”

    钟意怔怔的看着他。

    唐宁看着她,说道:“愣着干什么,张嘴啊,我喂你。”

    钟意脸色微红,见唐宁目光望着她,还是乖乖的张开了嘴。

    唐夭夭看着唐宁将那半块千层糕喂给钟意,钟意一脸娇羞,再看了看自己碗里的一整块千层糕。

    这一刻,她切实的感受到,从小和她亲如姐妹的小意,终究还是有什么地方和她不一样了。这让她有些心酸,连胃口都没有了。

    她放下筷子,有些郁郁的说道:“我吃饱了。”

    唐宁看着她碗里剩下的饭菜,又看了看她,说道:“不吃就别夹那么多,太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