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淑妃之疾
    每个人都有其异于常人的特点,比如唐夭夭腿长,方小胖身宽,钟意的温柔从声音里面就能听出来。

    苏媚的特点就是媚,人媚,声音也媚,说一句话,能让人听了骨头发酥,脚底发软。

    尤其是她不自称“老娘”,自称“奴家”的时候,简直媚到了骨子里。

    唐宁对于这种发嗲的声音毫无招架之力,只不过不是被她迷住,而是听了就会觉得浑身发冷,起一身鸡皮疙瘩。

    红袖阁的姑娘们都用一种警惕的目光望着苏媚,包括许掌柜看她的眼神都带有一丝防备。

    几名伙计倒是脸色泛红,只敢时不时的偷偷看她。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红袖阁的伙计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苏媚是谁,那是京师第一美人,天然居的当家掌柜,平常时候,别的男人想和她说句话都没有机会,唐公子可真是------一点儿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不远处的姑娘们看向唐宁的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满意中带着一丝喜爱,望向苏媚的目光,倒是充满了得意。

    苏媚低下头,委屈的说道:“昨天晚上在奴家房里,还媚儿媚儿的叫着奴家,今天就忘记奴家了吗?”

    谁昨天晚上叫她媚儿了,晴儿媚儿,昵称里面带“儿”的都是他的克星,一个毁他清白,另一个……也毁他清白。

    许掌柜还在这里呢,要是再让她继续说下去,说他们昨天晚上干了两个人玩的、又紧张又刺激、过程中还有着“啪啪啪”响声的游戏,他担心唐妖精过不了几天就会带着小如和小意的期望,也带着她三十米长的大刀从灵州杀到京师。

    不能让她再这么作妖了,唐宁看着她,平静的说道:“苏姑娘有什么事情,上楼说吧。”

    苏媚娇羞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去你的房间,慢慢说。”

    老乞丐看着走上楼的两人,一脸羡慕。

    然后他又转头看着彭琛,说道:“看到了吗,学着点儿,你要是有他一成本事,也不至于到现在不仅没有几个相好的,连老婆都讨不到。”

    彭琛想了想,看着他问道:“老前辈的老婆在哪里?”

    “老夫,老夫能和你一样吗?”老乞丐冷哼了一声,说道:“老夫纵横花丛数十年,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和你这种连女子手都没有摸过的童子鸡不一样。”

    “可你还是没有老婆。”

    “而且你都这么老了。”

    “一辈子都讨不到老婆,百年之后,黄泉路上都没有人作陪……”

    ……

    唐宁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转头看着苏媚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苏媚脸上那种娇媚的表情瞬时便收了起来,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说道:“你的牌呢,拿出来玩几把。”

    唐宁看着她,难以置信道:“你过来找我就是为了打牌?”

    他实在是想不通,苏媚来红袖招,又是装温柔又是装做被始乱终弃的,就是为了找他打牌?

    苏媚瞥了她一眼,问道:“不然呢,找你睡觉?”

    唐宁怔了怔,看着她说道:“姑娘家的,你说话矜持点。”

    苏媚白了她一眼:“矜持?老娘平日里装矜持装的快吐了,你快点,别婆婆妈妈的,我只有一会儿的时间,马上就要走了。”

    唐宁现在明白,原来他一直误会夭夭了,唐妖精不是妖精,苏妖精才是真妖精。

    他在苏媚对面坐下,说道:“要不我把牌送你,你找别人打?”

    这里到底是红袖阁,不是天然居,指不定哪个姑娘就是唐妖精的眼线,在红袖阁和苏媚同处一室,他总有一种唐妖精会随时跳出来捉奸的感觉。

    “和她们打没意思。”苏媚摆了摆手,说道:“快点吧,以后你心情不好了也可以来找我,我给你吹箫,不收钱。”

    苏媚的萧声有一种魔力,虽然过程中会勾起很多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情绪,但听完之后,心情的确会轻松许多,简直就是减压必备神器。

    唐宁想了想,这个买卖划算的不能再划算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说道:“好。”

    红袖阁中。

    许掌柜抬头看了看楼上一处紧闭的房门,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喃喃道:“苏媚来这里干什么?”

    老乞丐的目光也放在那处房门之前,转头看了看彭琛,问道:“不应该啊,唐小子除了比老夫年轻,还有什么地方胜过老夫的,凭什么这好看的女子都往他身边凑?”

    彭琛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你也这么觉得,是吧?”老乞丐话音刚落,看到房门打开,怔了怔之后,说道:“而且他还这么快……”

    苏媚大费周章,竟然只是为了和他打三局麻将,唐宁也有些无法理解。

    赌博害人,女人沉迷起来,也是如此的可怕。

    苏媚走下来,回过头的时候,对他嫣然一笑,说道:“唐公子,奴家过几天再来找你……”

    苏媚扭动着腰肢离开,老乞丐凑上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狐疑道:“你们在楼上干什么了?”

    “打牌。”

    “那小姑娘媚功那么高强,都没魅惑得了你……”老乞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走进门的萧珏,摇头道:“身体上的病容易治好,心上的病,可就难治喽……”

    “什么病?”萧珏走上前,问道:“我刚才看到苏姑娘走出去了,她来红袖阁干什么,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片刻之后,萧珏看着唐宁,一脸钦佩。

    如果说昨夜的一个时辰,只是诗会魁首的奖励,那么时隔一天,苏媚姑娘主动上门,就是唐宁的魅力了。

    他忽然发现,他要和他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他看着唐宁,郑重的开口:“你这个朋友,我萧珏交定了。”

    ……

    太医院。

    凌一鸿听一位小太监讲完之后,面露疑色,喃喃道:“不对啊,按说淑妃娘娘现在就算没有痊愈,也应好转许多,怎么病情反而会加重?”

    另一位中年太医走上前,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量的问题,淑妃娘娘身体虚弱,即便是已经减轻了药量,对娘娘来说,还是有些过,要不然,再减轻一些?”

    凌一鸿想了想,说道:“先这样吧,成大人,你和我进宫一趟,再为淑妃娘娘诊诊脉,我总觉得,即便是药量略过,也不该是这种结果……”

    中年太医点了点头,说道:“也好,正好进宫去和陈大人商量商量。”

    送走了那名宦官,凌一鸿拿着手中的药方,仔细看了看之后,目中疑色更甚,喃喃道:“不应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