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四十章 霸气侧漏苏狐狸
    名为徐寿的青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若是苏媚不见他倒也罢了,毕竟她平日里便很少答应别人的丹独约见,即便是答应,也只是在人前露个面而已。

    但自己约见她时她便“身体不适”,却又进了别人的房间,这不是摆明了说他徐寿还不够资格见她,在这些朋友面前,让他的面子往哪搁?

    徐寿看着刘里,问道:“那房间里面是什么人?”

    刘里摇了摇头,说道:“没看清,也可能刚才是我眼花看错了,或许刚才那不是苏媚姑娘。”

    他笑了笑,说道:“大家别管这些了,喝酒吃菜,难得今天徐兄请客,都不要和他客气。”

    徐寿知道这是刘里在给他台阶下,坐回原位,身后侍立的一名下人立刻为他的杯中斟满酒。

    徐寿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下人,说道:“你站在门口看着,看看一会儿从里面出来的,是不是苏媚。”

    “是,公子。”

    那下人点了点头,立刻退了出去。

    另一处房间,当苏媚亲手为他斟满酒的时候,唐宁端起酒杯,不知道该不该喝。

    他打牌没少赢她,也没少让她在脸上贴条子,苏媚当时说的是今日所受耻辱,日后必报,也不知道是指在牌场上还是其他什么场上。

    这女人一看就是睚眦必报的类型,虽然不至于在他的酒里下毒,但暗中有没有加什么料就不知道了。

    仔细想想,觉得应该不至于,唐宁小口的抿了一口,说道:“谢谢苏姑娘,我自己来就好。”

    老乞丐看了看自己的空酒杯,摇了摇头,自己给自己倒上。

    苏媚看了看他们,说道:“你们慢慢吃,有什么事情吩咐下人就好,我先下去忙了。”

    唐宁巴不得她赶快离开,说道:“苏姑娘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苏媚瞥了他一眼,走出房间。

    她身后的小丫鬟看着她,想了想,问道:“小姐,你为什么对那个家伙那么好?”

    苏媚看着她,问道:“有吗?”

    小丫鬟使劲点了点头。

    “对他好点,他才能陪我一起打牌啊……”苏媚叹了口气,说道:“这年头,能陪我一起打牌的人可不多……”

    小丫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另一处雅阁,那下人走进房间,走到徐寿跟前,小声说道:“公子,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的确是苏媚苏姑娘。”

    徐寿端起酒杯,将杯中酒饮尽之后,问道:“房间里面的人是谁?”

    那下人立刻说道:“已经打听清楚了,房间里面的人是元宵诗会的魁首。”

    “元宵诗会的魁首,那诗疯子?”徐寿皱起眉头,转头看向桌上几人,问道:“此人是什么底细?”

    “具体的不太清楚。”刘里想了想,说道:“据说是从灵州来的,州试解元,从唐二少手里硬生生夺了魁首,诗词写的很好。”

    刘里看了看他,说道:“你可别乱来,他那天晚上是和萧小公爷一起的,据说是萧小公爷的朋友,犯不着为了不相干的人,得罪萧小公爷。”

    徐寿笑了笑,说道:“放心吧,这里是京师,我怎么会乱来,再说了,我没事得罪萧小公爷做什么,小小的武安侯府,可得罪不起定国公府。”

    他说完便对身后一名下人挥了挥手,“你过来。”

    ……

    天然居的饭菜味道的确不错,老乞丐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用衣袖胡乱的抹了抹嘴巴,舒服的躺在椅子上。

    好歹是武林高手,唐宁曾经对他建议过,让他换个形象,买衣服的钱他出,可老乞丐想都不想的就拒绝了。

    后来唐宁也就随他去了,只是用没有酒喝去威胁他,他可以邋遢,却不能脏,更不能在吃饭的时候抠脚,老乞丐虽然不太情愿,但被拿住了软肋,也只好就范。

    现在的他看起来还是有些邋遢,却也不至于身上一股异味,不过,他那种用衣袖抹嘴的动作,一时半会怕是改不过来了。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吃饱了吗,吃饱了就回去吧。”

    虽然凭借苏媚给他的牌子,在天然居可以白吃白喝,但是如果真的仗着这块牌子,每天在这里白吃白喝------老乞丐不要脸,唐宁自己还要。

    以后吃饭还是少来天然居,也正好可以少和苏媚纠缠几次,唐宁总觉得这个女人没有那么简单。

    他和老乞丐彭琛走下楼,门外有一个年轻女人走进来。

    唐宁和那女人擦肩而过,那女人的脚步忽然顿住,转过头看着他,唐宁看到她的眼中有一瞬的犹豫。

    但也只是一瞬。

    一瞬之后,那女子跌坐在地上,抱着唐宁的腿,声音带着哭腔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说走就走,让我们母子可怎么活……”

    此时,楼下几乎每张桌旁都坐满了客人,这女人悲凄的声音响起之后,霎时便有无数道视线望了过来。

    “怎么回事?”

    “那女子是何人?”

    “那人好像是元宵诗会的魁首,灵州解元唐宁。”

    “他就是诗疯子?”

    ……

    众人目露疑惑的看着这边,唐宁眉梢微挑,低头看着那女子,问道:“姑娘是不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那女子从地上爬起来,指着他,失望道:“当初说好的海誓山盟,才过了多久,你就不认识我了?”

    唐宁看着她,问道:“姑娘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女子看着他,说道:“我当然记得,你叫唐宁。”

    “那姑娘真的认错人了。”唐宁看着她,摇了摇头,说道:“我叫彭琛。”

    身后的彭琛抬头看着他。

    女子看着唐宁,脸上浮现出一丝惊疑之色,便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

    “元宵诗会的魁首,诗疯子唐宁,什么时候改的名字?”

    唐宁回过头,看到一名青年在几人的陪同下走了过来,在他身后的几人中,唐宁看到了那位礼部侍郎公子。

    再看向这女子时,唐宁便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小说里看到的那些傻了吧唧自己送上来打脸的纨绔都是假的,居然能想到请群演,自己在关键时刻送助攻……

    那女子此刻已经回过神来,看着唐宁,脸上再次露出悲凄之色,大声道:“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你说过要娶我的,可你这一走就是两年,你,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周围众人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这是……,始乱终弃?”

    “没想到诗疯子还有这样的风流韵事……”

    “居然还被人找上门来,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

    徐寿从后方走过来,看着唐宁,笑道:“这就是唐魁首你的不对了,读书之人,学的是圣人之言,修身之道,怎能做出这种始乱终弃,有始无终之事?”

    读书人不仅要拥有渊博的学识,还有要崇高的品质。

    朝廷选材,不仅要选才,还要选德,一个人生有重大污点的人,大多都不会在仕途上有太大的发展,科举亦是如此,考官完全可以因为某人做出始乱终弃,抛弃糟糠之妻的事情,将考中之人拙落。

    徐寿看着唐宁,摇头道:“唐魁首做的这件事情,连我都看不下去,今日我便替这姑娘做主了!”

    就连唐宁也不得不承认,泼脏水这种事情,几乎是无解的。

    承认了便是始乱终弃,不承认就是始乱终弃还不悔改,这些京师纨绔,都是从哪里学的恶心手段?

    唐宁看着那女子,认真道:“姑娘,我和你素未相识,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

    那女子眼中浮现出一丝犹豫,很快就变为坚定,咬牙道:“罢了,你不认我,我走便是,我会一个人把孩子抚养长大……”

    说罢,她便飞快的向门外跑去。

    唐宁不能让她走,她要是走了,这件事情,就再也洗不清了。

    他刚刚迈出一步,脚步就顿住了。

    有一道人影出现在那女子的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苏媚看着那女子,问道:“是谁指使你的?”

    那女子面上闪过一丝慌乱,摇头道:“什么指使?”

    啪!

    苏媚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再次问道:“是谁指使你的?”

    女子捂着脸,怔在原地,哆嗦道:“没有人……”

    啪!

    苏媚又一巴掌抽在她的另一边脸上,重新问道:“是谁指使你的?”

    “没……”

    啪!

    “你是什么人……”

    啪!

    ……

    唐宁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苏狐狸,霸气侧漏。

    那女子两边脸已经肿胀起来,在脸上受了又一巴掌之后,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失声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收了钱,我什么都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