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六十章 夭夭驾到
    京师,某条暗巷。

    白衣女子拍了拍手,看着巷尾躺在地上的几道人影,不屑道:“我要去的是红袖阁,不是丽春院,连本姑娘都敢骗,活的不耐烦了!”

    一名中年妇人跪在她的身前,不住的磕头,颤声道:“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下次别让本姑娘看到!”女子看了看他们,转身飘然离去。

    唐宁早上是被外面的敲门声吵醒的。

    不是敲门,是拍门,拍门声频繁又密集,吵的人心烦。

    萧珏不会这么拍门,李天澜更不会,苏媚不走门,红袖阁里,没有人是这么拍门的。

    他穿好衣服起床,睡眼朦胧的打开门,看到那位叫做凌云的禁军将领站在门前。

    唐宁捂嘴打了一个哈欠,问道:“有事?”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少年人独特的嗓音传到了唐宁的耳边。

    他低头看了看,才发现润王赵圆站在凌云身旁,正憨笑的看着他。

    凌云看了看他,说道:“润王殿下要亲自感谢你救了淑妃娘娘,陛下命我带他来这里。”

    唐宁看了看这位润王,心道上次不是已经感谢过了吗,那一大包零食,他到现在还没有吃完。

    别人要谢,他也不能拦着,唐宁走回房间洗漱,润王跟在他的身边,问道:“上次你说的什锦锅子,到底是什么啊?”

    说到什锦锅子,唐宁忽然有些饿了,正在用柳枝沾着青盐刷牙的时候,忍不住咽了一口漱口水,咸齁异常,急忙抓起桌上的茶壶猛灌。

    什锦锅子有很多种类型,方小胖以前最喜欢的是用砂锅将所有的菜品炖在一起,然后加入各种调料,再配上一碗……,配上几碗香喷喷的米饭,唐妖精也喜欢这么吃。

    想到这里,唐宁有些想念方小胖,有些想念唐妖精,还有些饿。

    昨天睡的很晚,今天起的也很晚,差不多要到吃中饭的时间了,唐宁想了想,看着润王,说道:“你等一等。”

    他下楼走到后厨,两名厨子正在准备午饭,见他走进来,立刻道:“见过公子。”

    唐宁四下里看了看,问道:“有干净的砂锅吗?”

    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萧珏每隔几天就会搬过来不少好酒,孝敬老乞丐,唐宁偶尔会在这里给老乞丐蒸酒,和这两个厨子也已经很熟悉了。

    一名厨子取来一个砂锅,问道:“公子,这个行不行?”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那名厨子又将砂锅清洗了一番,问道:“公子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

    赵圆见他开始洗菜,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跑来跑去。

    凌云站在门口,看着润王跑前跑后,递菜洗菜,嘴唇张了张,见他一脸高兴的样子,又闭上了嘴。

    厨房里的菜不少,这个季节应时的蔬菜不多,大部分都是从外地运过来的,不怎么新鲜,但也就是红袖阁有专门的运货渠道,出了红袖阁,京师大部分的权贵人家,可能连这些不新鲜的蔬菜都没有。

    厨房里常备高汤,唐宁顺手便用了,高汤炖出来的更加鲜美。

    严格来说,他做的不算是什锦锅子,只能算是砂锅,但这种做法,唐宁还没有在哪个酒楼见过,皇宫的御膳以精致为主,怕是也不会有御厨敢把这么一堆东西乱炖之后端上去。

    没有天然气,只是依靠柴火,煮的时间要久一些,唐宁叮嘱了一名厨子帮他看着,就走出了厨房。

    回到房间的时候,李天澜已经在他房中等着了。

    李天澜看着他,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唐宁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凌云和不停咽口水的润王,说道:“晚些时候和你慢慢解释。”

    李天澜点了点头,偏过头,转移话题道:“刚才看到几篇你新写的策论,有一个地方,还需再讨论讨论。”

    唐宁走过去,问道:“什么地方?”

    他和李天澜对于一些治国的方法和理念,经常会出现分歧,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说服她,当然也有唐宁被她睡服的时候。

    李姑娘的状元是真的名副其实,旁征博引,典故层出不穷,她的博学,连唐宁都感觉惊讶,毕竟她不像是自己,看过的东西就会记在脑子里,都是通过一点一滴的积累得来的。

    李天澜拿起他的一份策论,说道:“治大国如烹小鲜,此句出自老子《道德经》,古来有诸多学派,对此句的理解不一,但也大都同意,老子的意思是,治国应像烧菜一样精心,油盐酱醋必不可少,多之一分,少之一分都不可,既要注意佐料,又要注意火候……,”

    她看着唐宁,继续说道:“烹鱼烦则碎,治民烦则散,知烹鱼则知治民……,你的这种见解,的确有独到之处,细思也极有道理,但只是你的猜测,还没有被众人接受和承认,或许会有所疏误。”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治大国如烹小鲜,要想理解老子的这句话,首先要弄明白,在老子生活的时代,古人是怎么烹制小鲜的。”

    老子的这句话,自古以来就是众人争议的对象,说法不一,后世直到清代,有学者经过考据之后,才给出了被大多数人接受的解释。

    唐宁继续说道:“小鲜既小鱼,古人烹制小鱼,不去鳞,不去肠,下锅之后,最忌频繁搅弄,便是担心将小鱼弄断……,其实烹大鱼也是一样,频繁翻动,鱼肉会散。由此,“治大国如烹小鲜”可引申为,烹小鲜不可扰,治大国不可烦。烦则人劳,扰则鱼溃。”

    李天澜闻言,并没有开口,而是陷入了思考。

    润王赵圆眼中精光直放,看着唐宁,忙问道:“哪里有小鱼吃,能让我尝尝吗?”

    润王没有吃到小鱼,唐宁告诉他什锦砂锅已经快要炖好了,他就屁颠屁颠的跑下去等着了。

    唐宁将房门关上,不让他打搅李天澜。

    她对于这些事情,向来是极其认真的,幸好唐宁之前写过一篇关于道德经的专题报告,对于这个问题研究很深,如果她愿意,他可以和她聊上三天三夜不休息。

    唐宁帮她倒了一杯茶水,然后便静静的坐在一边,等着她自己想通。

    吱呀!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他房间的窗户被人打开,苏媚从外面跳进来。

    她看上去有些疲惫,顶着一双黑眼圈,说道:“我先睡会,吃饭了叫我。”

    李天澜转过身,目光看向苏媚。

    苏媚已经躺在床上,才发现了房间里还有一道人影,和李天澜目光对视。

    门外传来敲门声,唐宁现在没空理会润王,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打算告诉他什锦砂锅可以吃了,直接打发他走。

    他将房门打开一条缝,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这张漂亮的脸蛋他昨天晚上做梦还梦到过。

    他重新将房门关上,摇了摇头,他一定是因为太想念唐妖精了,以至于都出现幻觉了……

    唐妖精明明在灵州,怎么会出现在京师,出现在红袖阁,手里还握着剑……

    他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

    砰!

    门闩因为外面传来的巨力,应声而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