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登门请罪!【第三更】
    唐宁看着许掌柜,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唐妖精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

    她在灵州待了十六年,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就来了京师?

    早不到晚不到,正好挑了一个苏媚和李天澜都在的时间,世界上的事情哪有这么巧?

    他还没有不要脸到觉得唐妖精是因为许久不见他相思成疾特地赶来京师见他------如果不是这样,红袖阁中就一定出了叛徒。

    一念及此,浓眉大眼的许掌柜,在他眼中,立刻就变成了两面三刀的间谍。

    唐夭夭见唐宁怔在原地,双手环胸看着他,问道:“你不会是想说,她是你的姐姐或者妹妹吧?”

    这就是连实话也不准备让人说了。

    唐宁叹了口气,说道:“夭夭,这件事情,我慢慢和你解释。”

    唐夭夭脸色一红,小声道:“谁,谁让你这么叫我的?”

    唐宁看着许掌柜,说道:“许掌柜,让那位唐姑娘上来吧。”

    许掌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唐夭夭,向楼下走去。

    唐夭夭怔了怔,疑惑道:“唐姑娘?”

    唐水从楼下走上来,唐宁看着她,说道:“进来说。”

    说完又看着唐夭夭,“先在外面等我一会。”

    唐夭夭撇了撇嘴,看着两人走进去,却没有再多问。她熟悉唐宁,知道他什么时候是玩笑,什么时候是认真。

    唐宁关上房门,走到桌前,取出茶杯,倒了一杯茶水,说道:“坐。”

    唐水坐下之后,抬起头看着他,说道:“我来是想告诉你,那些你想知道的事情。”

    ……

    京师,陆府。

    陆家是将门世家,世代忠良,历经数代不衰,上一任家主乃是陈国战功赫赫的军神,为陈国立下汗马功劳,功勋卓著,现任家主也曾是陈国名将,如今虽边境安稳,四面都无战事,但陆氏一门威名犹在,陆家现任家主,便是当朝兵部尚书。

    陆府,一座小院之中。

    春寒犹在,一名中年男子却赤裸着上身,单手举起院中的石锁,古铜色的皮肤上满是汗珠。

    他如此举了数十下,才放下石锁,立刻有下人送上衣服。

    一名妇人哭哭啼啼的走过来,说道:“老爷,唐家欺人太甚,您要为腾儿做主啊!”

    中年男子舒展了一下身体,问道:“他醒了没有?”

    妇人抽泣道:“刚刚醒来。”

    中年男子转过身,一边向房间里面走去,一边挥了挥手,说道:“既然醒了,就让他来见我。”

    不多时,陆腾揉了揉后颈,走到堂内,躬身道:“爹。”

    中年男子抿了口茶,随口问道:“昨天是为了什么?”

    陆腾咬牙道:“他让人打断了徐寿的腿……”

    “有证据吗?”

    陆腾怔了怔,说道:“刘里和滇王世子都说……”

    “他们说你就信?”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问道:“他们……,连陛下都没有查出来的事情,他们已经查出来了?”

    陆腾:“……”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我陆鼎英明一世,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陆腾有些难以置信,问道:“爹,你的意思是说,他们骗我?”

    中年男子看着他,问道:“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陆腾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一脸羞愧,说道:“我不该冲动,不该听信谣言……”

    “错!”陆鼎指着他,一脸失望的说道:“作为我陆家男儿,居然连一个比你小的女人都打不过,老陆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

    ……

    红袖阁,唐宁抿了一口茶水,表情从始至终都十分平静。

    唐水低着头,说道:“我知道你恨唐家,但请你别恨你娘,她的心里很苦,她比所有人都苦……”

    “我没有恨她。”唐宁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从来都没有。”

    他甚至也不恨唐家,他只是和唐家有仇。

    真正的唐宁已经死了,以前的事情他可以不追究,但唐家派杀手千里刺杀,害的李姑娘受伤,害的方小胖心灵受创暴瘦几十斤,这笔账,以后不可能不算。

    唐水看着她,高兴道:“你不恨她?”

    “不恨。”唐宁摇了摇头,他有爹娘,对于唐家那位命苦的小姐,并没有什么感情。

    当然,无论如何,这具身体都是她给的,也算是唐宁欠她一份情,以后有机会他会还,但这份情,与唐家无关。

    唐宁站起身,说道:“唐水姑娘,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请回去吧。”

    唐水从桌上拿起一物,问道:“这是你的吗?”

    唐宁不知道她拿他这条刚刚洗干净的发带干什么,疑惑了一瞬之后,点了点头。

    唐水看着他,问道:“我可以拿走它吗?”

    唐宁看着她,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谢谢。”唐水没有等他回答,将之收起来,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一顿,回过头,说道:“我比你大,你不能叫我唐水,应该叫我姐,以后要记得。”

    这一次,她还是没有等唐宁回答,便干脆的离开。

    唐宁摇了摇头,这位唐姑娘和唐夭夭一样,都不太喜欢听别人的意见。

    他知道很多关于唐家的事情,也知道这位唐家大小姐,是唐家从外面捡回来的,两个都和唐家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就更扯不上什么关系了……

    他摇了摇头,走到左侧的一堵墙旁边。

    目测了一下高度,他贴着墙壁,大声道:“唐夭夭!”

    哗啦!

    隔壁传来一阵桌椅倒翻的声音,不一会儿,就看到唐妖精一脸愠怒从外面走进来。

    不过,她脸上的愠怒之色,在踏入房间的时候,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有些担心的看着唐宁,问道:“你找到你的家人了?”

    唐宁笑了笑,说道:“小意和小如才是我的家人。”

    唐夭夭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什么,眼中的担忧更深。

    许掌柜站在门外,说道:“公子,又有人找。”

    说完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次不是姑娘。”

    唐宁和唐夭夭走下楼,看到昨天晚上见过的那位想要取他一条腿的消瘦青年站在那里。

    陆腾见唐宁下楼,大步走过来,躬身道:“兄台,对不起,昨天是我没有调查清楚,太过冲动,险些酿成大错,真是对不起!”

    唐宁昨天晚上就发现这位叫做陆腾的青年有些一根筋,现在看来,虽然他没脑子了一点,但比那些满脑子都是阴谋诡计的家伙,还是要好一些。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欣赏这位昨天还想要取他一条腿的家伙,唐宁不欲和他计较,挥了挥手,说道:“你走吧。”

    陆腾看着他,挺直身板,说道:“昨夜我险些酿成大错,今日特来请罪,兄台要打要骂,陆腾绝不皱一下眉头。”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我不打你,也不骂你,你走吧。”

    唐夭夭走到一边,问许掌柜道:“他是谁?”

    许掌柜小声说了几句,唐夭夭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她走上前,说道:“他不想打,我替他打。”

    陆腾看了看她,心中松了口气,说道:“陆某皮糙肉厚,姑娘小心伤着了。”

    萧珏走到红袖阁门口,陡然看到从里面飞来一物,吓了一跳,立刻躲开。

    陆腾趴在街上,揉着胸口,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晕红,望向红袖阁的目光,满是恐惧。

    哐啷!

    红袖阁内,润王抬头看了看那位漂亮姐姐,又低头看了看他因为惊吓而掉在地上的碗,“哇”的一声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