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七十章 褒贬不一
    彭掌柜将一卷《西厢记》的价格定在五百文,这个价格比起市面上的其他小说有些偏贵,但也贵不了多少。

    活字印刷至今已有百余年时间,造纸术也有了长足的发展,这导致陈国的印书行业十分发达,但也只是相较于百年前而言,总的来说,印书的成本还是不低,书籍这种东西,依旧不是寻常百姓能够消费得起的。

    五百文对于贫苦百姓是一笔巨款,但能识文断字的,也大都不是贫苦百姓,在这京师之地,有大把的人愿意花五百文买一卷小说看。

    彭掌柜看着他,说道:“五百文的价格,大概只能持续五天,这条街上的书坊,已经全都盯上了我们的《西厢》,五天之后,他们就能自己印制出来,到那时候,我们的价格就要降下来……”

    这个世界还没有版权意识,想要靠印书赚钱,就得抢占先机,一旦等到盗版出来,能赚的就不多了。

    在这里,以写书为生的人,大都是混个温饱的落第秀才。

    所以唐宁根本没有想着一次将《西厢记》印完,等到别的书坊印制出来《西厢记》第一卷和第二卷的时候,松竹斋的第三卷已经印制完成了,别人拿到第三卷之后,要排版、印刷,售卖,又得多等一个五天,而五天之后,松竹斋的第四卷刚刚新鲜出炉。

    松竹斋只要能一直保持领先一卷的速度,就能抢占京师的大部分市场,等到别人印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部分人看过的剧情了。

    虽然还是有些损失和遗憾,但他们吃肉,总得给别人留点汤喝,要不然,那些眼红的家伙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样的事端。

    “公子真是有先见之明。”这两日有不少银钱进账,彭掌柜脸上的肥肉都在哆嗦,笑道:“我一会儿就让人在门口竖起一块牌子,写上第三卷的开售时间,然后就让人抓紧时间刊印……”

    彭掌柜对他的态度已经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唐宁将第三卷的稿子递给他,他立刻拿下去安排了。

    很快他便走回来,说道:“这两日的利润,要不要先给公子结算?”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以后就按卷结算吧。”

    彭掌柜点了点头,说道:“那便按照公子说的,五日一结。”

    唐宁走出松竹斋,回头看了看书坊门口排开的长龙,心中还是满意的。

    将这种事情交给专人去做,果然要方便许多,《西厢记》开售第二日,便能有如此的盛况,想来那位彭掌柜也做了不少的宣传。

    唐夭夭站在他身旁,手上拿着一本松竹坊刊印带插图的《西厢记》,又看了看唐宁,说道:“李清姑娘,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和小意解释。”

    “你不说,我不说,小意怎么可能知道?”唐宁瞥了瞥她,说道:“或许她已经忘记李清了。”

    虽然以李清的身份和小意有过一次书信往来,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联系了,或许她早就忘记了唐妖精的这位远房表姐也说不定。

    唐夭夭看了看他,说道:“早上许叔叔收到了一封从灵州寄来的信,是我爹寄来的,他在信中说,钟伯伯和小意她们已经启程来京了。”

    虽然拖家带口的赴京会慢上一些,但从时间上算起来,最迟二月中旬,她们便会抵达京师。

    到那个时候,他就不能再住在红袖阁了。

    他还要抓紧时间赚钱,以眼下的情况来看,等到《西厢记》全都出完的时候,大概就能攒够在京师买大宅子的钱了。

    此外,唐宁还想到了一件事情。

    等到他搬离红袖阁,若是那房间被占,苏狐狸就没有地方睡觉了,红袖阁的房间反正也有多余,不如便让许掌柜将那房间空出来,也能让她有一个休息的地方。

    说苏狐狸苏狐狸便到,唐宁回到房间,看到她坐在桌旁,唐妖精还在下面没上来,唐宁关上房门,苏媚看了看他,笑道:“你挺怕那小妖精的嘛……”

    唐宁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走上前,问道:“你今天怎么没睡觉?”

    “睡不着。”苏媚看了看角落里那张床,有些留恋的说道:“马上要离京了,过来和你说一声。”

    “离京?”唐宁诧异的看着她,问道:“你要去哪里,还回来吗?”

    苏媚对他笑了笑,声音一下子软下来,问道:“怎么,舍不得人家吗?”

    唐宁撇了她一眼,问道:“人家,人家是谁?”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苏媚看了看他,说道:“放心吧,只是出京办些事情,少则一月,多则数月,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可以叫你状元郎了……”

    唐宁在京师的朋友不多,能陪他打牌的,就只有苏媚一个,她忽然离京这么久,他稍稍有些意外,想了想之后,看着她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注意安全。”

    话虽这么说,但苏狐狸完全不能以女人看待,反倒是遇到他的男人要多多小心,一个不慎,就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女孩子?”苏媚忍不住笑了起来:“姐姐早就不是女孩子了……”

    唐宁还记着上次她睡着了抱着自己的胳膊,醒来了就要杀自己样子------明明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还非要装出一副历经世事的样子,看在自己打不过她的份上,唐宁懒得拆穿他。

    苏媚看着他,说道:“你要好好考试啊,不知道状元郎的床,睡起来会不会不一样……”

    唐夭夭在外面敲了敲门,问道:“你在和谁说话?”

    苏媚对他最后挥了挥手,身影消失在窗边。

    唐宁打开门,唐夭夭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问道:“我刚才好像听到里有女人的声音。”

    “听错了吧……”唐宁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你就是太闲,都幻听了,要是没事的话,我教你打麻将吧,以后无聊了可以消磨消磨时间……”

    ……

    转眼又是十日,《西厢》一书已经刊印了五卷,剧情渐入佳境,逐渐在京师掀起了一股《西厢》热潮。

    张生与崔莺莺的故事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弦,京中不少青年男女都将之奉为经典,几卷《西厢》,也成为无数闺阁女子的枕下之书。

    哪个少女没有幻想过能有一个如意郎君,那或许是一个英俊的少年,骑着白马来到她们身边,也或许是一个隔着墙吟诗的满腹经纶的才子,这是她们为自己编织的梦,虽然梦醒之后,还要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一个不知样貌,不知品行的人共度余生。

    现在,这位叫做李清的才子,将她们的梦写在纸上,她们读的是张生和崔莺莺,想到的却是自己。

    一时间,京师无论是名门贵女,还是普通人家的女子,但凡相聚,无不议论西厢……

    有褒自然有贬,也有不少人认为,女子便应当读《女戒》《女训》之类的书籍,《西厢》一书,描写书生爬墙私会小姐,小姐偷偷跑去书生房中过夜,是伤风败俗,枉顾礼法的恶行,将《西厢》当做是毒瘤的言论,也在日益增多。

    然而,无论是褒是贬,《西厢》一书,销量却是更加火爆了。

    唐宁身在红袖阁,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当众人对于《西厢记》褒贬不一的时候,他在房中核算账本,算完了之后,坐在床上数钱。

    放下账簿,他将一堆银票推到一边,喃喃道:“不对啊,少了二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