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
    清晨,天色刚亮,松竹斋还未开门,门口便排起了黑压压的长龙。

    这其中,甚至有着大户人家的下人,寅时便来到这里排队,只是为了给自己主人买到最新的《西厢记》。

    松竹斋刊印的《西厢记》,五日才会出一卷,今日便是第六卷售卖的日子。

    书坊一条街的店铺陆续开门,诸多店铺的伙计掌柜,看到松竹斋前的盛况,皆是一脸羡慕。

    更有几人,则是懊悔的捶胸顿足,恨不得时间倒流,再给他们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因为在《西厢》热卖之前,他们和松竹斋同样收到了那位“李清”的投稿,可惜他们没有彭掌柜的眼光毒辣,白白放跑了大好良机,如今看到松竹斋门前的情形,只觉得心如刀绞,不忍再看。

    “崔老夫人真是坏啊,居然让一对有情人结拜为兄妹!”

    “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好想早点看到第六卷。”

    “快了快了,再有不到一刻钟的功夫,松竹斋就该开门了。”

    ……

    嘎吱!

    门口排队的众人讨论间,松竹斋的大门缓缓打开,人群顿时向里面一涌而去。

    “我要买两份!”

    “我买十份!”

    “都别挤,别挤,啊,谁的银子掉了!”

    为了能从松竹斋买到《西厢》的新卷,众人各施手段,毕竟刊印的份数有限,而京中却有无数人都在等着新篇,起了一个大早,若是还不能买到,回去怕是会被自己主人责罚训斥。

    还好松竹斋体谅他们,规定每人最多只能买两份,要不然,这里排队的人,大多数都要空手而归。

    松竹斋,几名伙计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还在辛苦的挑拣活字排版,彭掌柜看了看他们,不忍道:“你们回去休息一下吧,替换你们的人马上就来了。”

    “掌柜的,我们不累。”

    “对,我们还能坚持。”

    “掌柜的要是过意不去,要不再给我加一倍工钱?”

    彭掌柜拍了拍一人的肩膀,说道:“既然大家都如此努力,我这个做掌柜的,也不能亏待你们,可是谈钱又伤感情,要不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饺子,大肉馅的!”

    一名伙计从外面跑进来,说道:“掌柜的,外面排队的人太多,最多中午,我们的存货就要卖完了!”

    彭掌柜拍了拍桌子,大声道:“快,快让人抓紧时间加印!”

    松竹斋门口,已经买到新卷的人满意的从铺子里走出来,习惯性的看了看店铺门前竖着的木板时,不由的一愣。

    “什么?”

    “我真的没有看错?”

    “不是吧,后天就有新卷出来了,不是要等五天吗,不仅如此,还有大才子李清的新作,《牡丹亭》……”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这前言,看起来很精彩啊!”

    “那是,李清出品,必是精品,这次又有新书可看了!”

    《西厢记》的出现,打破了常规的套路,便像是一道刺破黑暗的亮光,引得无数人争相追寻。

    那位从未露过面的才子李清,一时间,也成了京中无数人心中的仰慕对象。

    虽然还不知这《牡丹亭》的具体内容,但李清这个名字,便已经足以让他们对这本新书生出信心。

    平安县衙。

    刚刚晨练过来的唐宁将《西厢记》的第六卷和第七卷一起交给钟意,钟意诧异的看着他,说道:“松竹斋每次不是只刊印一卷吗?”

    唐宁笑了笑,说道:“我和松竹斋的掌柜认识,这第七卷虽然还没有刊印,但拿到一份手抄版还是不难的。”

    “谢谢相公。”钟意脸上露出笑容,看着他,说道:“相公快去洗澡吧,洗澡水我已经让人放好了,相公若是有需要,我让晴儿进去伺候……”

    “不用不用……”唐宁摆了摆手,说道:“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像洗澡和起床这种事情,能不麻烦晴儿,就不麻烦晴儿,人家小姑娘还正在发育呢,需要多多休息,总是让她忙前忙后的也不好。

    晨练完之后,出了一身汗,还是自己去安安稳稳的泡一会儿比较好。

    见他走进房间,钟意拿着那两卷《西厢记》,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平安县衙不比钟府,房间并不多,她暂时只能和苏如共用一个卧室,书房也是和唐宁共用。

    她走进书房,坐在桌前,认真的看了起来。

    《西厢》的故事环环相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张生和崔莺莺的感情波澜起伏,也时刻牵动着她的心弦。

    崔莺莺的经历,和她有着些许相似之处,被逼迫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她十分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当然,她要比崔莺莺幸运得多,看《西厢》的时候,倒是不会联想到以前那些不好的事情,只是觉得上天待她不薄,希望这位崔姑娘,也能在故事中收获属于她的幸福。

    她看的太过入神,翻开一页时,不小心碰掉了手边的一本册子。

    这是他平日里用来练习的策论集,其中几页纸张散落出来,钟意俯身将之捡起,准备捡起那几张纸的时候,动作忽然一顿。

    那纸片上写着一行字。

    “唐钊捏造谎言,言说张生已被卫尚书招为东床佳婿,崔夫人再次将小姐许给郑唐钊,成亲之日,张生以河中府尹身份归来,征西大元帅杜确也来祝贺。真相大白,唐钊羞愧难言,含恨自尽,张生与莺莺有情人终成眷属……”

    唐钊是《西厢中》最讨人厌的一个反派,可《西厢》才刊印到第七卷,他羞愧自尽的结局是怎么来的?

    这似乎------是西厢记的结局?

    她知道唐宁也看《西厢》,以为这是他自己编造的一个结局,然而当她的目光望向另外几页纸张时,便惊讶的嘴唇微张,整个人仿若被雷霆劈中。

    唐宁洗完澡出来,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刚才泡澡的时候,他仔细想了想,以后还是不打算写《西厢记》和《牡丹亭》这样的书了,毕竟他和小意也不算是自由恋爱,而是先成亲再恋爱,万一以后她发现这两本是他写的,让她误会就不好了。

    《西厢记》和《牡丹亭》的稿子他已经锁起来了,还有些废稿夹在书里没来得及处理,打算等到以后时机成熟再告诉她。

    他走到书房,看到钟意站在桌旁,似乎是在发呆。

    “这么快就看完了?”唐宁诧异的说了一句,又道:“明天我再去松竹斋看看,看看他们还有没有后面的内容。”

    钟意看着他,表情复杂的问道:“我的相公是叫唐宁,还是叫李清呢?”

    唐宁怔在原地,脑海有些空白。

    唐妖精居然把他出卖了。

    说好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呢?

    骗子,女人说的话,果然连一个字都不能信!

    “你听我解释。”唐宁看着钟意,说道:“那次是个意外,我也不想扮夭夭的表姐,只是因为……”

    “什么?”钟意看着他,难以置信道:“夭夭的表姐是你扮的?”

    “……”唐宁停顿了数秒,问道:“你刚才说的李清……,是什么意思?”

    “这个不重要了。”钟意走上前,目光有些茫然的看着他,问道:“夭夭的表姐,李清李姑娘……,是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