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寻找李清!
    京师,某处酒楼门口,路过的百姓们围在一起,纷纷探头向酒楼里面张望。

    “这是怎么了?”

    “里面好像打起来了。”

    “这聚宾楼掌柜的也真是倒霉,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有纨绔在这里生事了吧?”

    “这也没办法,在京师做生意,没有有力的靠山,也就只能被人欺负了。”

    众人议论间,前方的人群传来一阵哗然,然后迅速后退,唐昭一脸阴沉的从里面走出来。

    “是唐家那位二少爷!”

    “他有好一阵子没有在外面出现了,没想到刚一出现,就惹下了这样的事端。”

    “哎,小点声小点声,唐尚书家的,惹不起,惹不起……”

    聚宾楼里面,桌椅板凳倒了一片,几名客人倒在地上,捂着脑袋,痛苦的呻吟着,身上多处挂彩。

    聚宾楼的伙计们将倒了的桌椅以及受伤的客人扶起来,一脸无奈,掌柜的则站在一边,满面晦气。

    京师虽然繁华,在这里开酒楼永远不用担心生意,但平白无语的,也会遇到触霉头的事情。

    比如刚才那位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的唐家二少,几位客人好好的吃着饭,他便怒气冲冲的从雅阁里面走了出来,掀了那些客人的桌子,见人就打,像是犯了癔症一样……

    在《西厢记》中,唐尚书的儿子唐钊,便是一个仗着家族势力,到处为非作歹的纨绔子弟,现实中,唐昭与唐钊名字虽只差一丝,性格却是分毫不差,都是到处为非作歹的乌龟儿子王八蛋!

    西厢记的故事虽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某些内容,却是取材于生活,由此可见,那位不曾露面的才子李清,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聚宾楼掌柜看着楼内受到惊吓的客人,歉意道:“真对不起,让大家受到了惊吓,今日大家在聚宾楼的消费,都算在我的账上……”

    街头,唐昭身后的一名年轻人看着他,无奈道:“二少,他们说的唐钊,是书里的唐钊,巧合而已,你又何必发这么大的火气?”

    “巧合?”唐昭冷哼一声,“唐钊是巧合,唐尚书也是巧合吗?”

    年轻人顿时无言。

    “找!”唐昭面色阴沉,说道:“隐喻朝中重臣,好大的胆子,把这个李清给我找出来!”

    年轻人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这李清要是能这么轻易找到的话,早就被狂热爱好《西厢记》的那些女人们给轮流糟蹋了,还能轮得到他?

    他看着唐昭,面有难色,说道:“二少,自从常县令倒台之后,这种事情,我们就找不到人手了……”

    ……

    唐宁早上出去溜达了一圈,顺便去松竹斋看看,两本书完整版已经给彭掌柜了,他便不用再穿着斗篷过去,远远的望了一眼,见排队的人比前些日子还要多了,便折返回去。

    “喂,你们听说了没有,昨天那唐尚书家的公子唐昭,在聚宾楼闹事了!”

    “据说他砸了聚宾楼,还伤了人!”

    “伤了人,我怎么听说死了两个?”

    “不可能吧,死了两个,事情应该早就闹大了。”

    “谁知道呢,以唐家的关系,他就是真打死了人,官府也管不了的……”

    “哎,唐尚书,唐家,唐昭,唐钊……,你说这李清还真是敢写啊,他就不怕惹恼了唐家吗!”

    ……

    唐宁一路走来,越听越心惊。

    这位唐家二少,脑子该不是缺根筋吧?

    他本来就已经是京师人气很高的网红了,不做几件好人好事和《西厢记》中的唐钊撇清关系,反而来了这么一出,这不是自己把屎盆子往自己的脑袋上扣吗?

    京师女子们恨着一个只存在于小说里的虚构人物,胸中的愤懑正无从抒发,唐昭唐公子就这么跳了出来,无私且伟大的,吸引了所有的火力。

    唐宁一路走来,听到的唐家二公子,是一个坏到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彻头彻尾的混账东西王八蛋,下到八岁幼童,上到八十老妪统统不放过,还和礼部侍郎公子刘里长时间保持着不正当的男男关系……

    故事之精彩,唐宁自己都不忍心听下去。

    唐家。

    唐琦一脸怒色,指着唐昭,质问道:“你又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啊!”唐昭一脸无辜,他不过是昨天在聚宾楼忍不住出手打了几个人,外面怎么就传的他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连八十岁老太都不放过呢?

    “什么都没做会有那么多人骂你?混账东西,才一天时间,你就闯出了这么大的祸事,省试之前,你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

    “爹,你不能这样……”唐昭面露惊恐,大声道:“爹,我才出去一天,爹,你不能这样啊!”

    唐昭被拖下去之后,唐琦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兄长,说道:“昭儿虽然胡闹了些,但这次,也却是遭了无妄之灾,事情的源头,还在那本《西厢记》。”

    “李清此人查到了吗?”

    “让人去问过松竹斋那位掌柜了,他也不清楚,那人每次过去都带着斗篷,这些天,都是让松竹斋掌柜将银票放在一个地方。”唐琦摇了摇头,说道:“此人行事太过小心谨慎,定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唐琦看着唐淮,说道:“李清的事情暂且不急,这《西厢记》,不能再让他们卖了,否则,怕是会对我们唐家的声誉有损。”

    若只是一本普通的争议之书,唐琦自是不会放在心上。

    但这本《西厢记》,其中有很多地方都影射了唐家,唐尚书,唐钊,这已经十分明显,若是任由其发展,唐家不久就会成为京师的笑话。

    唐淮想了想,点头道:“我已经让人安排了。”

    尚书省,发须皆白的老者翻开一道奏疏,将之放在一边,说道:“这《西厢记》和《牡丹亭》到底是何书,算上这一封,御史台和礼部,已经递上了六封折子,要求将这两本书封禁了。”

    尚书省统辖六部,由左右两位丞相坐镇,每日都要处理各部递上的奏疏,大事呈递给天子,至于像这种请求封禁某书的小事,全在两位丞相一念之间。

    另一名老者正在翻阅奏疏,没有抬头,说道:“御史台和礼部不会吃饱了撑的,既然如此,那便封了吧。”

    那老者点了点头,提起朱笔,在一道奏疏上画了个圈。

    对于京师的某些人来说,每天看一看《西厢记》有没有新卷,已经成为了习惯。

    今日,不少人像往常一样,来到松竹斋门口,打算排队买书的时候,才发现情况和往常似乎有些不一样。

    一队队官差从松竹斋走出,抬着不少书册,不只是松竹斋,书坊一条街,所有店铺,都有官差出入。

    有人看到站在店铺外面的彭掌柜,问道:“掌柜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彭掌柜苦笑道:“朝廷将《西厢记》和《牡丹亭》列为了**,不让卖了,铺子里的新卷,也都被查收了。”

    “什么!”众人顿时大惊,有人急忙问道:“《西厢记》还有三卷才结束,《牡丹亭》还有至少十卷,怎么能说禁就禁,大家都等着看结局呢,你们不能这样啊!”

    彭掌柜再次苦笑,摇头道:“我们也不能违抗朝廷的命令,还请大家谅解……”

    “这让人怎么谅解,就剩三卷了,就算不能刊印,也让我们看完再禁啊!”

    “掌柜的,快把你的原稿拿出来!”

    “真是不好意思,原稿也被收走了……”

    “李清呢,李清在哪里,他一定有后面几卷!”

    “是啊,掌柜的,你快点让李清出来!”

    ……

    《西厢记》和《牡丹亭》被禁的突然,给了每天都在等待《西厢》出新的众人迎头一棒,只剩三卷的《西厢》就这么被禁了,这位叫做李清的才子,将众人的心撩拨到一个高处之后,就此销声匿迹。

    京中诸多《西厢》爱好者,聚集在一起,除了骂朝廷之外,就只剩下一件事情。

    寻找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