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八十章 尘埃落定
    今年的省试和往年有所不同,天子直到三月初,才宣布了这次省试的主考,乃是一位大学士。

    主考的委任,不仅在时间上比历届推迟了半个多月,人选上也是近些年首创。

    往年省试由礼部主持,主考一般也在礼部选择,上数三届科举,礼部尚书唐淮两次担任主考,此次陛下摒弃礼部,选择了一位大学士主考,实在是出乎了百官的预料。

    大学士地位虽然崇高,但却无甚实权,一般只在天子身边充当顾问之职,学识自然渊博,可充当主考,还是头一次。

    此外,此次的同考协考以及几位考官,礼部官员人数也比历届有所降低,天子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心血来潮,必将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一次科举的变动,自然也不会是一时起意。

    仔细想想,科举之前,平安县令被换,礼部实权被削,想的再远一些,陛下将那有影射之嫌的《西厢记》解禁,是不是也有什么别的深意,莫非是表达了他对朝堂上目前某种局势的不满?

    圣心难测,也无人敢测,只是心中难免会提起几分警惕,朝堂上的变动,不会影响大局,殃及的,往往是他们这些小鱼。

    ……

    省试开始的前两天,萧珏拎了两坛好酒送给老乞丐,说是考试之前要放松放松,拉着唐宁去天然居大吃了一顿。

    唐宁顺便和他提了下他要在京师买宅子的事情,第二天便有牙人找上门,带他去看了几座府邸。

    看过之后,唐宁才知道,原来这些牙人手里都会存有几座好宅子,只不过平日里不会轻易拿出来。

    他挑了一座无论是位置还是格局都较为喜欢满意的,当即便付了钱,拿到了房契和地契。

    萧小公爷在京师还是有几分面子的,宅子的价格足足比市价低了两成。..

    这倒是为唐宁省下了购置家具的钱,这可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拥有的第一座真正属于自己的宅子,到时候,所有的家具都要买新的,他还打算将宅子重新装修翻修一下。

    当然,这些都是考试结束之后的事情了。

    苏如跟着他走进这座宅子,疑惑的看着他,问道:“小宁哥,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带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唐宁买下这座宅子,有一部分是为了他自己,也有一部分是为了小如。

    虽然岳母大人待她很好,钟意也和她亲如姐妹,但到底是寄人篱下,比不上在自己的家里自由。

    钟意看着他,同样面带疑惑。

    唐宁握着她们的手,将两把钥匙放在她们手里,笑着说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在听说这座宅子是成婚以后住的,钟意的脸就红的不行了,苏如虽然比她更羞涩,但也有溢出来的喜悦和期待。

    唐宁牵着她们的手走出宅子,看到唐夭夭从隔壁宅子走出来。

    唐宁诧异的看着她,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你都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唐夭夭瞥了瞥他,说道:“县衙住的不舒服,我就在这里买了一座宅子。”

    唐宁怔了怔,问道:“这座宅子不是有人吗?”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说道:“我给他们钱,他们就把宅子转卖给我了。”

    人和人果然不能比,唐宁为了买这套宅子,手都快要写断了,还得冒着被请去喝茶的危险,费尽千辛万苦才攒够了银子。

    而唐大小姐刚一出生就拥有了这一切。

    同样姓唐,如果他也能有这样一个爹,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强求不来,他只能自己努力,以后让他的儿子可以不用这么想。

    钟意对于唐妖精住在他们隔壁很高兴,毕竟唐妖精是她从小到大都形影不离的闺蜜,唐宁对此也有些期待,以前都是唐妖精翻他的墙,现在他翻墙也毫不费力,总算可以翻回去了。

    ……

    明日一早,便是省试开始的第一天,省试和州试一样,共考三场,不同的是,省试的题目更难,每一场都要考三天两夜,吃住都在小小的号房之中。

    小如提前一天就在厨房中忙碌,为他准备带进去的食物。

    考试时间是三天两夜,能带进去的,也只有糕点馒头之类,钟意则是一遍又一遍的为他检查要带的东西,避免疏漏。

    唐妖精将她的平安符从胸前摘下来,再一次递给他,说道:“这个拿着,考完了还我。”

    唐宁将还残留唐妖精体温的平安符握在手里,上次州试的时候,她晚上爬墙将这个平安符送了过来,后来则坚持认为,他能考中解元,和她送的平安符也有一定的关系。

    明天要起一个大早,唐宁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完毕,放在桌上,就打算早早睡了。

    洗漱之后,正打算关门的时候,房门处忽然传来吱呀一声响,唐宁转过头,看到钟意推门进来。

    唐宁还没说话,她便缓步上前,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安心睡觉,不许多想……”

    说完就飞快的转过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跑过来主动献吻,还让人安心睡觉,不许多想,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他走到房门口,打算关门睡觉的时候,看到有一道人影站在院子里,有些徘徊不定。

    他走出房门,苏如看到他,有些手足无措,低头道:“小宁哥……,怎么还不睡?”

    唐宁走到她身边,笑了笑,问道:“你不也没睡吗?”

    苏如将手里的一个食盒递给他,说道:“我,我怕小宁哥晚上饿,煮了点粥。”

    唐宁接过食盒,她便立刻说道:“小宁哥吃完了就早些睡,我,我走了……”

    唐宁放下食盒,牵起她的手,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小声道:“放心吧……”

    ……

    省试从三月九号开始,共考三场,每场连考三天,中间会有一天的时间休息。

    每逢科举之年,这便是京师最大的盛事,在这十一天中,整个京师,似乎都变的安静起来。

    此时,省试第一场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时间,贡院之中,无数学子奋笔疾书。

    科举改革之前,省试动辄要考十几场,数十场,改革之后,虽然只需考三场,但这第一场的综合,却是将之前要单独考的众多科目杂糅在一起,题目异常之多,又极有难度,若是不提高速度,就算是三天也写不完。

    在众多学子恨不得多长出一只手的时候,唐宁坐在自己的号房之中,慢悠悠的写着。

    这一场的题目虽多,但对他来说,不需要思考,一道一道写下来,胳膊酸了歇一会儿,困了便睡,写到现在,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的题目,下午的时候,应该就能结束了。

    第三天清早之后,锣声响起,便可以交卷。

    号房的空间狭小,待在里面很不舒服,所以第一场和第二场,他都是在锣声响起之后,便走出考场。

    第三场的策论,唐宁一天只写一篇,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构思,毕竟这一场他的优势不明显,需要小心对待,直到快要清场的时候,才和大多数人一样走出来。

    踏出贡院大门时,这次的省试,便已尘埃落定。

    萧珏靠在贡院门口的墙上等他,走过来,说道:“你怎么才出来,好不容易考完,怎么样,晚上出去喝酒?”

    “过两天再说吧。”唐宁挥了挥手,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远处,三道吸引了无数视线的身影已经等候多时了。

    萧珏看了看不远处的三女,又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萧福,摆了摆手,说道:“喝个屁,萧福,回家熬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