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放榜之日
    省试结束了,银票也压出去了,唐宁便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三叔在外面跑了几天,已经找好了工匠,开始修缮宅子。

    当初买下这座宅子的时候,唐宁就已经对比考虑了许久,对这里的格局基本还算满意,修缮的时候不需要大动,只是地面的青砖需要重新铺就,门窗以及外面的廊柱也需要重新刷漆,内院的那个亭子太旧了,他打算拆掉,重新设计一个大点儿的,过些天天气热了,晚上可以待在外面纳凉。

    细节上的改动就更多了。

    卫生间必须新建,他对这里的茅房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马桶是必须的,和京师的排污管道对接,干净省事。

    浴室也要单独建造一个,地面铺上大理石,莲蓬头要做一个,每次洗澡都要烧一大桶水,至少等小半个时辰,也太不方便了。

    后院必须清理出一大片空地来,作为练功场地,不能像县衙的院子那么小,唐妖精的剑每次都在他的眼前劈来砍去,让人心惊胆战。

    此外,还得让木匠定制一张大床,普通规格的床一个人睡宽敞,两个人睡正适合,三个人睡,就有些太挤了,四个人,没有四个人……

    隔壁的宅子也在翻修,唐妖精已经身无分文,钱都是从红袖阁拿的,这边的宅子怎么修,她就怎么修,唯一不同的是,她要在和内院一墙之隔的地方重新修建一座院子,那里本来是一片空地的。

    走出宅子,回头看了看,唐宁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等到两处宅子都建好了,这里岂不是有两个唐府,而且还是相邻的?

    不管唐妖精在京师待多久,总是要回灵州的,到时候这座宅子空下来多可惜,还不如自己将它从唐妖精手里买下来,把那堵墙拆掉,两个唐府变成一个大的唐府,完美的解决了以后家里人多住不下的问题。

    他今天过来是盯进度的,对工匠们干的活还算满意,让三叔给他们加了两成工钱,走出门的时候,太阳已经快到升到头顶,该回县衙吃饭了。

    岳母大人起初对他搬出去是有些意见的,后来可能觉得这里距离县衙也不远,便同意了下来。

    唐宁还没有走到县衙,就看到几道人影在门口徘徊。

    他表情一怔之后,便大步的走了过去。

    县衙门口的一名衙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哪里来的叫花子,这里是县衙,到别的地方要饭去,这里没什么东西能给你们的!”

    唐宁走过来,笑着问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帮主!”刘老二见到他,立刻道:“我们是今天刚到。”

    唐宁曾经写过两封信到灵州,其中便有给刘老二他们的。

    京师路远,他在信里说让他们处理好灵州的事务就过来,本以为他们会快些,没想到他们直到今天才到。

    门口的衙役见他和这些乞丐很熟的样子,有些愣神。

    唐宁看了看身后的彭琛,说道:“你回去的时候帮我说一声,就说我今天不回去吃饭。”

    刘老二几人一路风尘仆仆,唐宁本来是想请他们去天然居吃顿饭的,但刘老二几人站在天然居门口,死活不进去,最后只能选了街边的一处面摊。

    唐宁看着他,说道:“你们都是我丐帮的元老,以后要见的场面多着呢,连酒楼都不敢进去,这怎么行?”

    “我们还是觉得两碗面更能填饱肚子。”刘老二不好意思的笑笑,对面摊伙计挥了挥手,说道:“再多加两瓣蒜!”

    唐宁不再纠结这件事情,问道:“你们怎么这么晚才过来?”

    刘老二解释道:“帮主让我们打听那位小乞丐的消息,我们这一路走来,每到一城,都会停下来问问,所以耽搁了时间。”

    唐宁忙问道:“怎么样,有消息吗?”

    “暂时还没有。”刘老二摇了摇头,说道:“但也不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这一路上,我们得知,包括灵州在内,京畿地区,像这样消失的小乞丐还有不少,这其中甚至还有一些寻常人家的孩子,一切的痕迹,都指向京师……”

    唐宁看着他,问道:“打听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刘老二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

    伙计将几碗面端上来,说道:“客官,您的面好了!”

    “先吃饭吧。”唐宁看了看他们,说道:“吃完饭,你们先在京师安顿下来,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刘老二几人势单力薄,想在京师的乞丐圈子里混出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徐徐图之。

    而且这件事情,目前来说,也并不紧急和重要。

    时间进入四月中旬,省试已经结束了整整二十天,按照往年的惯例,贡院会在这几日放出消息,宣布放榜日期。

    这二十日,京师有无数道视线,都聚焦在城外的贡院中。

    而此时,贡院之内,众多考官围在一起,面前放着数份考卷。

    数天之前,此次省试的所有考卷都以批阅完毕,他们亦是从中选出了两百余份,便是此次省试的优胜者。

    大部分的考卷,他们已经根据编号排名完毕,马上可以解除糊名,誊录考生姓名。

    此时,他们面前摆着的,是三人的试卷,也是此次省试的前三名。

    只不过,对于这三人的具体名次,主考官还未做最后的决定。

    “这一份,第一场全答全对,第二场的诗词也惊艳无二,但这策论文章,却是平平无奇,只能算作中上……”

    “这两份,虽然第一场和第二场逊色于他,可策论却都是上佳文章……,谁为魁首,还真是不好取舍。”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喃喃了几句,脸上浮现出犹豫之色。

    见主考有些难以抉择,一名考官上前一步,说道:“李老,朝廷向来重策论,第一场及第二场,是在策论相差不多的情况下,予以参考比较的,下官认为,这三份考卷,都可列一甲,但魁首,还是应当在这两份中选取。”

    方鸿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在省试之前,曾经说过,策论的文章,只是参考,应当将重点放在“策”与“论”上,刘大人这么快就忘了?”

    刚才开口的礼部侍郎顿时哑口无言。

    “陛下是多次提及过这句话。”那头发花白的老者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几位协考,问道:“几位协考怎么看?”

    几人互相对视一眼,终有一人站出来,说道:“若是不谈文章,只谈“策”与“论”,还是这一份更有意义。”

    老者沉吟片刻,点头道:“即是如此,此人便是三场第一,诸位大人可还有异议?”

    第一场独占鳌头,全答全对,足足比第二人多了两成有余,第二场的诗词,若是放出去,怕是又会引起诗坛波澜,第三场几位协考又意见一致,三场皆是榜首,众人还能有什么异议?

    老者看了看众人,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明日放榜!”

    ……

    往年放榜都会至少提前三日告知,或许是今年放榜的时间拖得太久,众人得知消息时,距离放榜之日,只剩一天。

    这一日,天色刚亮,京师贡院的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

    这其中,只有一少部分是省试的学子,大多数都是围观的京师百姓。

    唐宁一大早就被萧珏叫了起来,还看不到贡院大门,前方已经拥挤的寸步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