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黑幕!【第三更】
    殿试的地点在永安殿,唐宁上次来皇宫的时候,也曾经路过这里。

    殿试之前,经过了点名行礼等一系列步骤,随后,考生根据省试排名,一一走进大殿落座。

    唐宁自然是第一个踏入大殿的。

    他的位置在最前方,身后是顾白,再后面则是崔琅和沈建。

    “考官到!”

    一名官宦尖声说了一句,数道人影从后殿走出来。

    唐宁的座位在最前面,视野也最为清晰,他抬起头,目光停留在最前方的一名中年男子身上。

    殿试由礼部主办,走在最前方的,自然是礼部尚书,唐淮。

    唐淮从他的面前走过,始终没有向这个方向望过一眼,唐宁脸色平静,古井无波。

    萧珏的座位在殿内一处角落,抬头看了一眼,见唐宁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收回视线。

    一名官员走到唐淮身边,说道:“唐大人,时间差不多了。”

    唐淮点点头,说道:“开始吧。”

    那官员对一名宦官小声说了一句,宦官上前两步,高声道:“殿试开始!”

    很快便有人发下考卷,考卷皆是密封,策题便被密封在内。

    往年殿试之策论,有时考策,有时考论。

    “策”是指治国实策,便如同州试之上的治水之策,防疫之策等,都是能够落在实处的。

    “论”,一般指对于某个问题的看法,比如他和李天澜讨论过的“治大国如烹小鲜”,或是直接从经义典籍中截取一部分,让考生自由发挥。

    若是考“论”,则更加注重文章,对于唐宁来说,自然是考“策”更有优势。

    他小心的将试题拆封,目光投上去。

    今年的殿试只有两道题目,这是他第一眼看到的信息。

    第一道题很短,是唐宁见过的所有策论题目中,较短的一个。

    第一道题目内容是:“治大国如烹小鲜。”

    唐宁看到题目的第一眼有些发怔,因为这道题他不久前才做过,而且和李天澜有过深入交流。

    如果这不是殿试,他一定会以为这是李天澜出的。

    小小的愣神之后,他才看向第二道。

    第二道题目的题干很长,大概有一百来字,问的是考生对于北方草原上敌人的看法,关于有没有必要和楚国联盟,说明看法并阐述理由。

    两道题都是“论”,第一道考的是治国,第二道考的是时事。

    唐宁现在有些怀疑,今天的策论题目,真的是李天澜出的,或者就是她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偷偷的将考题不漏痕迹的泄露给他。

    这个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后就有些后悔。

    如果早知道是这两道考题,其实是可以搏一搏的,搏一搏,或许大宅子就变成大园子了。

    他发了一会儿的呆,这才开始提笔蘸墨。

    答这两道题目,不需要太多的构思,该有的构思过程,已经在和李姑娘的交流中经历过了。

    他只需要将时间轴调回那两个时段,就能回放他们当时讨论的内容。

    第一道是在红袖阁中,唐夭夭杀到京师那天。

    第二道是省试张榜,唐夭夭和李天澜比武那天。

    话说她们比武那天,唐妖精和李天澜站在一起,这个挺胸的动作------差距太明显了。

    唐宁仔细对比了几遍,摇了摇头,将这些画面驱出脑海,然后拿起笔,正要落笔时,表情一怔。

    他刚才要干什么来着?

    他第二次回忆和李天澜的对话时,殿内的大多数人,已经在稿纸上落笔。

    一天时间,两道策论,时间还是有些仓促,一分一毫都不能浪费。

    第一道题目“治大国若烹小鲜”,出自老子《道德经》,策论不考儒家经典,让他们有些意外,但好在道德经他们也十分熟悉,能从州试和省试中杀出一条血路的,都是千里挑一的人杰,这道题目,对他们来说并不难。

    然而正是因为题目不难,要想在两百多人中脱颖而出,却变得极为艰难,他们必须保证自己写的和别人不同,论断比别人更加精彩,才有出头的希望。

    第二道题目,也是同样的道理。

    北方草原之上的肃慎人,一直是楚国的心腹大患,楚国使臣此次来陈国寻求结盟已有半年之久,但凡稍微关注国家大事的人,都知道此事。

    更何况,今次的科举押题一百篇里,更是将陈国与草原关系,陈楚两国关系列为了重点,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将之背的滚瓜烂熟。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要想写出新东西,实在是不容易。

    无非便是草原虽然强大,但楚国本身也不弱,肃慎人对陈国的威胁有限,不如坐看两虎相斗……,这应该就是标准答案了,也正好符合朝廷的主张。

    朝廷若想出兵援助楚国,早就同意结盟了,何必要等到现在?

    众人心中思考之余,目光不由的望向了最前方的那道背影。

    听说那位省试魁首博学多才,文章却写的不怎么样,此次的殿试,两篇策论都考的是“论”,所考内容,也都是人尽皆知的东西,没有多少变化,考验的正是文笔。同样的内容,谁能将文章写的花团锦簇,便能名列前茅。

    而这一次,这位省试头名,怕是连殿试的二甲都无法进入。

    若真是如此,他便是这一届科举中最大的笑话了,毕竟,历年省试魁首,便是不能位列一甲,也绝对在二甲前列……

    有不少人心中为他默哀一瞬,收回视线,开始专心答题……

    最上方处,几名考官寂静无声,目光在下方考生的身上一一扫过。

    礼部尚书唐淮的目光漫无目的的扫视一圈之后,落在了一人身上。

    唐宁在某一个时刻放下笔,抬起头,和上方的一道视线对上。

    两人谁也没有移开视线,就这么平静的望着。

    唐淮身旁一人看了看他,疑惑道:“唐大人,怎么了?”

    唐淮目光移回来,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几位可要看仔细了殿试之上,万万不能出现舞弊现象……”

    “那是自然。”

    “唐大人不必担心。”

    ……

    州试之上,要在一日之内,写完三道简单的策论,省试的题目稍难,但一天一篇,时间也极为充足。

    相较而言,殿试难度适中,当锣声敲响,预示着距离殿试结束只有一个时辰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答完了题目,并且誊写完毕。

    唐宁交了试卷,走出大殿,萧珏和顾白他们早已在外面等着了。

    “想不到这次的殿试题目居然这么简单。”先开口的是萧珏。

    “越是容易的,便越不容易。”沈建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怎么样,殿试已经结束,接下来,便听天由命了。”

    一甲的确定,与考官无关,他们只能评出前十人,最终的结果,还要看陛下的喜好。

    而题目越是简单,便越拉不开差距,这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呀,你也在这里啊!”

    唐宁正准备离开,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他转过头,看到润王抱着一个盒子,大步走过来。

    能出现在宫里的孩童,自然不是常人,走出大殿的众人,目光纷纷望了过来。

    赵圆将盒子捧起来,看着唐宁,问道:“这里有油炸小鱼你吃不吃,上次我把你说的“治大国就像是炸小鱼”告诉父皇了,父皇夸了你好久,还让我多和你学学呢……”

    “治大国就像是炸小鱼?”萧珏看着唐宁,问道:“什么炸小鱼?”

    顾白和崔琅面色怔住,难以置信的看着唐宁。

    周围听到这句话的考生,也纷纷停下脚步,整个人如遭雷劈,脸色僵硬的看着唐宁。

    “治大国若烹小鲜……”

    他们刚才在殿试上考的题目,居然……,居然是和他们一同参加殿试的人出的!

    听过科举漏题的,可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科举有考生出题的!

    黑幕,这是赤裸裸的黑幕!

    天理何在,公平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