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九十章 进宫请见
    唐宁看着润王赵圆递过来的小鱼,同样一脸愕然。

    “治大国若烹小鲜”,居然是从润王那里传出去的,可既然皇帝知道,为什么还要出这道考题?

    自己这算是被内定了吗?

    难道这就是他说过的,给他攒着的赏赐?

    唐宁不知道陈皇是怎么想的,但就算是内定,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啊!

    他看了看润王,接过他递过来的小鱼,说道:“润王殿下,再见。”

    说罢,他便转过身,大步的向宫外的方向走去。

    润王跟在他的后面,急忙道:“再见是什么时候见呢,我明天去找你好不好,明天不行啊,那后天行吗……”

    萧珏怔了怔,也大步的跟了过去。

    留在原地的考生,各个呆立原地,人生观与世界观都遭受了极大的挑战。

    泄题倒也罢了,哪有自己出题考自己的,这是黑幕,是舞弊!

    可就算是黑幕,有谁敢明着说出来?

    难道他们要跑去衙门,说陛下参与了殿试的舞弊,故意出了有人会的题目,让官府彻查此事?

    这不是找死吗!

    众人的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早就听说陛下对这位灵州解元厚爱有加,半年前州试的时候,全国有那么多人中举,陛下就单单赏赐了他,这次殿试更是……

    这难道是认定他便是科举的状元吗?

    可天下仕子这么多,陛下为何对他如此的优待,这个问题他们想不通,也不敢想,更不敢问。

    私自议论天子,可是要问罪的。

    他们目光望向某个方向,暗叹口气,那唐宁除了长的好看了点,知识渊博了点,诗文写的好了点,还有什么优点,能被陛下如此厚爱?

    众人心情平复下来之后,便将心中的思绪压了下去。

    无论如何,这对他们的影响不大,倒是顾白和崔琅,以及想要争夺状元的那些人,怕是要哭出来了。

    崔琅没有哭,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好不容易能有赶超的机会,到头来却发现,他是自己出题目自己答,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令人绝望?

    顾白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生不逢时,没办法,要不你现在进去把试卷撕了,下次再考?”

    “也还未必啊……”崔琅摇了摇头,说道:“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结果。”

    虽然状元是陛下钦定的,但状元的人选,却是考官们评阅之后选出来的。

    若是他的两篇策论加起来,并没有被列入那十人,那么陛下也不能将他单独挑出来。

    他对唐宁的策论水平很了解,他们还有希望。

    宫外,萧珏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唐宁,大声道:“你不厚道啊,你要是早告诉我有这种事情,我就把全部身家都押在你身上了!”

    “如果我说我也是看到考题才知道,你信不信?”

    萧珏看着他,眼中满是“你别拿我当傻子”的目光。

    “爱信不信。”

    唐宁仔细想了想,觉得陈皇不可能因为他救了淑妃就内定他当状元,但他也绝对不信,陈皇是因为疏忽了忘记这道题目是润王从他那里听来的。

    这其中,一定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可惜他猜不透皇帝的心思,也不能直接指着他的鼻子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宫内某殿,一名宦官缓步走进来,恭敬说道:“陛下,殿试已经结束,诸位贡生的试卷已被封存,唐大人在殿外请示,何时开始批阅?”

    陈皇想了想,说道:“如今已是四月底,时间紧急,明天便开始吧。”

    那宦官得了命令,又缓缓地退了下去。

    陈皇面色平静,轻轻用食指敲击着桌面,低声道:“希望他不要让朕失望。”

    ……

    京师的各大赌坊,在殿试开始的前两日,就不能再下注了。

    殿试之后,各种消息层出不穷,很快便汇集起来。

    其中便有消息透露,这殿试的题目之一,居然是前些日子的省试头名出的,这一道题目,便成了他的自问自答。

    对于这则消息,大部分人都认为是无稽之谈,殿试何等重要,谁敢在殿试上舞弊,那就是纯粹找死。

    再说了,这次的殿试题目是陛下亲自出的,谁敢说陛下舞弊,那就是大逆不道,若是官府认真起来,可是要掉脑袋的。

    更何况,出题的是当今天子,天子想要谁当状元,只许朱笔轻轻一划,那里需要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当然,还是有许多人心中后悔,当时应该再押些银子在那唐宁身上的……

    省试的题目,也在第一时间披露出来。

    很快便有饱学之士分析,这次的殿试题目偏易,“治大国若烹小鲜”,这一道题目虽然考前没有被人预料到,但《道德经》是经典中的经典,其中的每一句原文,都有极其详细的注释,可供学子们发挥的空间不多,也就是说,这一道题,根本拉不开差距。

    第二道题目更为简单,陈国与楚国的关系,与草原的关系,从去年开始,就是时事热点,所有人都是当重点去背的,朝廷对于此事的态度也非常明晰,这道题要是答错答偏,简直枉为陈国人啊!

    这样一来,也出现了一个问题。

    留给考生自由发挥的空间不多,对于顾白崔琅这种精于策论的人来说,并不是好事,他们的优势不明显,这次的殿试赌局,变的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县衙之中,唐宁将那两道题的答案默写出来,交给李天澜。

    “没想到殿试居然会出这道题目。”李天澜看完第一道,说道:“你的想法另辟蹊径,和常人不同,却又有理有据,若是考官认同,应该可以划在佳卷行列。”

    殿试共有八名阅卷官,每人一桌,轮流传阅,考官将试卷分为五等,“○”为最佳,“x”为最差,而后就所有卷中,选“○”最多的十本进呈皇帝,二甲三甲的排名也是这样。

    她的目光望向第二道题目的答案,沉吟了许久,目光复杂的看向唐宁,歉意道:“是我误了你,这道题,你不该这样作答的。”

    唐宁摆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

    虽然提前准备过第一道题目,但他没有精心准备,只是节省了思考的时间而已,终究还是自己写的东西。

    如果当时让李天澜写一份,那结果定然不一样。

    答完第一道题目之后,他的优势并不大,若是中规中矩的答第二道,他连二甲都悬,还不如搏一搏,或许会有不同的结果。

    按照李天澜告诉他的消息来看,陈楚两国,必然是要结盟的,一旦草原上的部落统一,陈国根本不用想着能够坐收渔翁之利,肃慎人可不是渔翁钓的小鱼,而是能吃渔翁的鲨鱼,楚国完了,陈国也蹦跶不了多久。

    当然,这与陈国目前的政治主张是相悖的,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唐宁也不清楚。

    不过管他呢,正着答也是三甲,反着答也是三甲,殿试又不会淘汰,为什么不搏一搏呢?

    李天澜走出县衙,绕行许久之后,便来到了京师的一处驿站。

    她轻轻一跃,整个人便轻飘飘的越过了院墙。

    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院中,急忙走过来,躬身道:“您回来了。”

    李天澜目光望向他,说道:“让人进宫传信,请见陈国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