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悲剧省元?【第三更】
    “朕没事。”

    陈皇稳住身形,沉声道:“召两位丞相,兵部尚书,中书令,侍中……,以及几位大学士进宫!”

    魏间看了看陈皇,躬身道:“遵旨!”

    另一处殿内,方鸿和刘风等诸位考官在等待陛下的决定,然后进行最终排名,却只等来了一位让他们先行回去的宦官。

    一甲未出,殿试排名还未完成,陛下居然让他们先回去,实在是奇怪。几人虽然心中疑惑至极,但也只能离开皇宫。

    行至宫门口时,才发现不少身影匆匆而入,王丞相被两名宦官搀扶着,健步如飞,身后跟着的是一路小跑的兵部尚书,中书令刚刚下了马车,远处那顶,好像是侍中大人的轿子……

    几人便是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了。

    再联想到陛下连殿试成绩都不顾……

    一念及此,众人的心中,立刻变得忐忑起来。

    刘风刚刚回到礼部衙门,便有差役走上前,说道:“刘大人,尚书大人说了,让你一回衙门,就去见他。”

    “知道了。”刘风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衣装,这才走到某处值房门口,敲了敲门,走进去。

    唐淮坐在椅子上,没有抬头,看着他,问道:“如何了?”

    刘风道:“回大人,那唐宁此次殿试,只排在三甲之末。”

    “三甲之末?”唐淮重复了一句,眉头微微皱起。

    刘风知道他的意思,急忙解释道:“尚书大人误会了,试卷是糊名的,下官也动不了手脚,是他的第二篇策论偏题太远,八位考官,连同那方鸿在内,都给了他最低等,因此才排在三甲之末。”

    殿试之后,除了一甲三人是即刻授官,二甲三十人要走吏部的程序,至于三甲的百多人,则要看运气,排名靠后,朝廷又无实缺,便只能等了,至于等多久,运气好了两三年,运气差了七八年都是有的,排在三甲之末,还想当京官,几乎是白日做梦了。

    唐淮抿了口茶,没有再开口,刘风却是又想到了刚才的事情,开口道:“大人,下官刚刚出宫的时候,遇到了一件怪事。”

    唐淮抬眼看了看他,问道:“哦,什么怪事?”

    片刻后,听刘风说完,向来看不出喜怒的礼部尚书,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震惊道:“两位丞相,兵部尚书,中书令,侍中等人,同时入宫,并且行色匆匆?”

    刘风点了点头,说道:“下官亲眼所见,不会有误。”

    唐淮重新坐回位置,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惊色。

    此次陛下召进宫的人,有哪一位不是跺跺脚朝堂便会抖三抖的人物,陛下居然同时召集他们进京,连殿试排名都不顾了,这是发生了多大的事情?

    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皇宫发生的震动,他们只知道,此次殿试的阅卷官,已经从皇宫中出来,预示着这一届的科举,已经彻底的落下了帷幕,只等最终的张榜环节。

    当然,京中消息灵通者不在少数,极短的时间之内,便有内幕消息传了出来。

    最受人关注的,自然是状元以及一甲其余二人到底花落谁家。

    可惜,几条从不同渠道扩散出来的内幕消息,都未曾透露出这一条。

    只是说殿试的前十人已经选出,交给陛下圈定前三甲,而陛下还未给出最终的结果。

    京中夺魁呼声最高的顾白、崔琅以及沈建,皆是在这十人之中。

    有意思的是,省试魁首,那位之前在京中呼声很高的唐宁,并不在十人之列。

    不在前十之列,自然也就不可能是状元了。

    这让殿试之前,冲着他的高赔率冒险赌他是状元的那些人几乎悔青了肠子。

    不过,这也一举击溃了之前科举黑幕的谣传。

    居然有人说这次的殿试有黑幕,考题都是那唐宁出的,哪有省试魁首通过黑幕把自己黑到殿试三甲之末的,什么黑幕,纯属放屁!

    殿试之前,就有人说这位省元不太擅长策论,如今看来,果然如此,也实在是可惜,他怕是陈国有史以来,最悲剧的省元了……

    唐宁其实比这些人得知这个消息都要早,因为这是方鸿亲自告诉他的。

    方鸿是从宫里直接过来的,说明了情况,安慰了他几句,临走的时候,还摇头直叹可惜,直言他的策论若是肯走平实的路子,或许有希望挤进二甲。

    钟意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小声说道:“不管结果怎么样,相公在妾身心里,都是最厉害的人。”

    苏如握着他的手,虽然没有说话,眼神却说明了一切。

    钟意忽然将三人的手握在一起,看着唐宁,说道:“妾身和娘已经算好了日子,下下月初九,便是良辰吉日……”

    她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小声道:“我们,我们就选在那一天成亲吧。”

    ……

    小如和小意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唐宁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她们抱到床上,今天晚上,他只能去睡别的地方了。

    唐夭夭一个人坐在院子里,见他走出来,问道:“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情?”唐宁摇了摇,他现在正开心着呢,科举只是过程,不是结果,现在他已经有了结果,还管过程干什么?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再借我点钱吧。”

    唐宁看了看她,许久才问道:“你该不会是把所有的钱都拿出去赌了吧。”

    唐夭夭没有回答。

    “你……赌的谁?”唐宁看着她,问道:“你不会是赌的我吧?”

    “我怎么可能赌你?”唐夭夭瞥了瞥他,说道:“总之,我的钱现在不方便拿出来,你先借我一点。”

    听到她没有押自己,唐宁有些高兴,又有些失望,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递给她,说道:“你要是没钱了,尽管开口,大不了我先养着你。”

    “我才不要你养。”唐夭夭从他手中接过银票,站起身,向院外走去,走到一半,又停下脚步,说道:“没中状元就没中状元,没什么大不了的……”

    唐宁笑了笑,说道:“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谁担心你了,自作多情……”唐夭夭撇了撇嘴,大步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唐宁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上的一轮残月,悠悠的叹了口气。

    起身向房间走去的时候,才意识到小如和小意在他房里。

    小如和小意的房间在岳父岳母隔壁,他不好过去。

    他站在院子里想了想,县衙房间紧张,彭琛和老乞丐住一间,他就不用考虑了,和唐妖精挤一挤当然也是不能考虑的,晴儿反正是通房丫鬟……,晴儿还是算了。

    她的房间太小,地上都睡不下。

    他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去找彭琛。

    ……

    是夜,京师某处高门,府内大摆宴席,喜庆一片。

    “琅儿啊,这次可是为我们崔家争气了,要是能被陛下钦点为状元,那就更好了!”

    崔琅被无数人围在一起,尴尬道:“这还是外面的传言,不能信的。”

    一名衣着华贵的妇人看着他,说道:“你这孩子,在姑姑面前也自谦,你姑丈被陛下召进宫去了,想必就是为了殿试的事情,等到他回来,一切就见分晓了。”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中年男子从门外走进来。

    妇人急忙起身,走过去问道:“老爷,怎么样,琅儿是状元吗?”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还不知道,陛下没有提这件事情。”

    妇人疑惑道:“那陛下匆匆召你进宫,所为何事?”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说道:“完颜部统一了草原上近二十个大小部落,如今已经成为肃慎第一大部,并且还在不断蚕食扩张,陛下此次召集我等进宫,便是商议陈楚结盟一事。”

    啪嗒!

    桌前,崔琅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茶杯碎裂,茶水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