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养我吧……
    榜下等待殿试结果的百姓们已经炸开了锅,呼声最高的顾白崔琅沈建三人名列二甲,不知道让多少人连家底都赔了进去。

    一甲榜上,居然只有两人,那唐宁已经是意料之外了,萧珏,萧小公爷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冲着唐宁的高赔率,有少数人押了银子在他身上,想着搏他一搏,现在他们搏对了,但谁能想到,这甲榜第二,居然是萧小公爷,而且甲榜只有第一第二,没有第三!

    这可是往年科举史上从未有过的先例。

    谁他娘的能猜中这个?

    和骚乱的百姓们相比,榜下的考生们则要安静的多。

    殿试榜单揭示出来之后,他们就已经明白,这次的榜单为什么会这样安排,为何一甲只有两人,为何同时跑题的唐宁和萧珏会名列一甲。

    因为他们对了,而除他们之外,所有考生,都被事实狠狠的抽了一记耳光。

    崔琅叹了口气,说道:“输的不冤。”

    连朝廷,连陛下都被狠狠的抽了一记耳光,他们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顾白也是悠悠长叹:“希望编书的差事还有。”

    他看了看崔琅几人,说道:“走吧。”

    “去哪里?”

    “平安县衙。”

    ……

    平安县衙,唐宁和萧珏正在把酒言欢。

    说是把酒言欢,其实是两个失意的人聚在一起喝闷酒,他们两人在殿试中排在三甲之末,也算是难兄难弟了。

    为了不被顾白崔琅他们打击,两人干脆没有去看榜,这大概是唐宁第一次觉得,他和萧珏是一样的。

    萧珏已经有了三分醉意,狠狠的咬了一口鸡腿,说道:“这帮孬种,肃慎人有什么好怕的,真刀真枪的就是干,干到他们服气为止,草原人怎么了,善骑射怎么了,想想霍将军,卫将军,李将军,哪一个不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

    萧珏虽然看起来小白脸一个,但其实内心还是挺硬气的,这或许是将门的一种风骨,遗憾的是,他内里能硬起来,表面上却不行。

    他对唐宁举了举酒杯,说道:“说实话,我挺服你的,殿试我是无所谓了,你居然也敢说真话,就凭这个,我敬你一杯!”

    唐宁和他碰了碰杯,小小的抿了一口。

    殿试成绩已经出来了,他未来的路,也大概明晰。

    殿试第一甲三人,如无意外,是要进翰林院的,经过几年的实习,前途不可限量。

    从第二甲开始,待遇和品级就要稍差一些,二甲排名靠后的,就要外放到京师之外。

    至于三甲,大多数人都要等朝廷的实缺,三甲之末,殿试之后,就老实的等在家里吧,至于具体是等多久,有可能一年半载,也有可能十年半年,前面的队伍长着呢。

    唐宁应该不会离京,也不会等在家里,他科举之后,还要帮太医院修书,修完了书干什么,就真的不知道了。

    顾白三人从院外走进来,萧珏看了他们一眼,挥手说道:“你们三个给我闭嘴,我对你们谁是状元不感兴趣,你们要是来喝酒的,就坐下,要是来炫耀的,就有多远滚多远……”

    崔琅苦笑道:“状元不是我们。”

    “什么?”萧珏怔了怔,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莫非你们也被别人摘了桃子?”

    崔琅对唐宁拱了拱手,说道:“状元是唐兄。”

    萧珏脸色沉下来,说道:“姓崔的,这就没意思了,我们考的怎么样我们知道,唐宁要是能当状元,那我也能进一甲了!”

    “你就是一甲。”崔琅看着他,说道:“此次一甲,只有你们两人。”

    萧珏冷笑一声看着他,脱下来一只鞋拿在手里,指着他道:“你不要以为你姑父是当朝侍中我就不敢抽你,你再这么冷嘲热讽,别怪我不客气!”

    顾白深吸口气,走上前,缓缓开口。

    “陛下今日一早,就将所有考官召进宫去了。”

    “草原上的形势发生了些变化,肃慎诸部中,完颜部崛起,有统一部族之势,陈楚两国的结盟,势在必行。”

    “所以,殿试策论第二道,只有你们两个是对的。”

    “刚才榜单已经贴在贡院门口,一甲榜上,只有你们两人。”

    ……

    顾白说完之后,便对唐宁和萧珏拱了拱手,说道:“恭喜你们了。”

    “你说的是真的?”萧珏已经酒醒了大半,虽然觉得顾白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唐宁心中虽然也十分意外,但却并不怀疑顾白说的。

    肃慎某部崛起已是事实,无非是朝廷还不知道而已,楚国与肃慎相邻,而且仇怨已久,消息总会快上一些,想不到朝廷这次得到消息居然这么及时。

    也就是说,他赌对了?

    萧珏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一边向院外走去,一边说道:“不行,我得去亲自看看……”

    唐宁也站起身,大步的向隔壁院子走去。

    这个好消息,自然要第一时间告诉小如和小意。

    他走进房间,没有看到她们,只看到了唐夭夭。

    “她们呢?”

    唐夭夭看着他,说道:“她们出去了。”

    唐宁今天没有去看榜,她自然也不好说小如和小意去帮他看榜了。

    想不到第一个和他分享这件事情的居然是唐妖精,唐宁看着她,正要开口,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

    这次唐妖精没有押他,而且看样子拿出去的钱还不少,估计她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后悔的捶胸顿足,痛哭流涕吧?

    虽然她根本没有胸。

    唐夭夭看了看他,问道:“你想说什么?”

    殿试成绩已出,唐妖精迟早是要知道的,该哭还得哭,唐宁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她。

    他走到唐夭夭的身边,按着她的肩膀,说道:“你先坐下。”

    唐夭夭被他按在床上,打开了他的手,问道:“有什么事情快说,借钱没有。”

    唐宁深吸口气,这才看着她,说道:“我中状元了。”

    唐夭夭怔了怔,然后伸出手掌,贴在他的额头上,关切道:“你怎么了,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唐宁打开了她的手,说道:“是真的,昨天的消息有误,贡院门口的榜单都已经张贴出来了。”

    “你真没有不舒服?”

    “没有!”

    ……

    唐夭夭看了看他,好不容易才相信下来,点头道:“哦,知道了。”

    唐宁有些发愣的看着她,这是什么反应?

    她难道不应该捶胸顿足,后悔当初没有押自己是状元,肠子都快悔青了吗?

    他想了想,又觉得正常,唐妖精是个要面子的人,就算晚上偷偷躲在被子里哭,也不会在他面前失态。

    “没事的。”唐宁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我们什么关系啊,你要是需要用钱了,就找我,我先养着你啊……,以后从你的利润的扣就行了。”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唐宁看着她,问道:“对了,你押的谁啊,顾白,崔琅,还是沈建?”

    不管是顾白崔琅还是沈建,居然让他们家的夭夭胳膊肘朝外拐,统统给他等着!

    唐夭夭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

    唐宁怔了怔,问道:“你什么意思?”

    唐夭夭看着他,平静道:“我押的你。”

    唐宁在原地怔了一会儿,才颤声问道:“你押了多少?”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也没多少,就是上次赢的那些,全压出去了。”

    唐宁掰着手指头开始算,上次之后,唐妖精的身家,大概有个十万两左右的样子,就当成是十万两,这次殿试,他很不被人看好,赔率比省试之时还要高,大概是顾白崔琅沈建加起来的两倍还多,有个八倍的样子……

    十万两乘以八倍是多少来着……

    唐宁双腿一软,坐在床头,许久,抬头看着唐夭夭,说道:“要不,还是你养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