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零一章 小乞丐!
    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

    孟郊的这句诗,将新科进士的心情描述的淋漓尽致,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便是他们这辈子最风光的时刻了。

    队伍行进的很慢,时间久了,沿途的百姓或许还觉得新鲜,旁边的萧珏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再往前就是平安县衙,到时候小如小意都在那里看着,也不能在唐妖精面前丢人,唐宁打起精神,忽而听到身边一侧起了骚乱。

    一名乞丐正在拼命的向里面挤,两名禁卫将他拦在外面。

    唐宁认出了那名乞丐是刘老二的手下,拽了拽马头,走到左侧,对那两名禁卫说道:“你们先住手。”

    两名禁卫停下之后,他才看着那乞丐,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帮……”那乞丐喘着粗气,紧急时刻改口,说道:“您让我们找的那个小乞丐,我们找到了!”

    唐宁楞了一下,下一刻便从马上跳下来,抓着他的手腕,问道:“在哪里?”

    “哎,发生什么事情了……”萧珏疑惑的看着他,一句话没有说完,便震惊的看着他和那乞丐冲出人群,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街边的围观百姓,早已一片哗然。

    “状元郎怎么跑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状元郎去哪里了,这是怎么回事?”

    ……

    几名负责维持秩序的禁卫也愣在了原地,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

    这种关键时刻,状元郎,状元郎居然跑了!

    几人反应过来之后,便立刻道:“快追!”

    晚上的琼林宴上,陛下可是要亲自给状元郎授官的,他要是跑了,陛下给谁授官去?

    有禁卫走到前方,问一名官员道:“大人,这可怎么办?”

    那官员也是一脸的震惊加不解,下一刻便反应过来,说道:“反正剩下不多了,继续向前走……”

    那禁卫点了点头,回头道:“继续向前!”

    他说完这句,表情再次一怔。

    因为后方,只剩下了两匹马,马上的人,全都不见了踪影。

    ……

    京师,北区。

    京师虽是都城富庶之地,但也并非遍地权贵、满京富商,普通百姓还是占据了大多数,亦是不缺艰难度日的贫民。

    京师北区,便是贫民们的聚集之地,这里没有高大的府宅,有的只是一大片低矮破落的民房,居住的也都是贫民,因此地偏僻,所以治安极乱,就连官府都不愿意多插足。

    北区之内,纵横交错的街巷深处,一处虽然破落,但占地广阔的宅子。

    一名乞丐手里拿着木棍,指着缩在墙角的一道身影,冷笑道:“呵,你不是很能跑吗,你再跑啊!”

    那身影退到墙角,已经无路可退。

    在这院子里,还有十余道身影,皆是一些年纪不大的孩子,他们有男有女,衣衫褴褛,脸色蜡黄,靠在墙上,眼中没有神采。

    “刚到京师就被你给跑了,害的老子被大哥一顿臭骂……”那乞丐握紧了手中的木棍,指着那小乞丐,一边向前方走去,一边大声说道:“老子这次就打断的腿,看你还能不能跑!”

    他怒骂几句,走到墙角,扬起手中的木棍,狠狠的落下去。

    小乞丐抬起头,灵动的眸子,首次失去了光芒。

    砰!

    那乞丐手中的木棍正要落下的时候,院门被人踢开,他的动作一滞,回过头看了看,立刻扔下手中的木棍,一脸谄媚的跑到门口,说道:“公子,您怎么亲自来了,大哥在里面,我这就去叫他!”

    年轻人站在院中,不一会儿,便有一名满脸横肉,额头上有着一条刀疤的壮汉从里面大步走出来。

    大汉看上去凶恶至极,但脸上的表情却极为谄媚,走到年轻人的身前,说道:“公子您有什么差遣,让下人来说一声就好,您怎么亲自来了……”

    “闲着无聊,过来看看。”年轻人看了看那汉子,问道:“这个月的孝敬,准备好了没有?”

    大汉闻言,面色微微有些尴尬,说道:“公子,这个月出了一些小状况,还请您宽限几日,几日就好。”

    年轻人皱起眉头:“小状况?”

    那汉子心中一颤,立刻说道:“前些日子,有一些外来的乞丐,几次坏我们的好事,公子放心,我很快就召集兄弟们解决他们!”

    年轻人不再追问这件事情,目光在院内扫视一眼,问道:“最近有合适的苗子吗?”

    壮汉的表情立刻变的肃然,说道:“回公子的话,有几个身体还不错,都留下了。”

    年轻人问道:“几个?”

    壮汉马上到:“四个。”

    年轻人摇了摇头,说道:“太少了。”

    壮汉身体一颤,立刻道:“小的让人留意留意,尽快找些好苗子出来,送到京师。”

    砰!

    年轻人正要开口,院门口处再次传来一声巨响,门闩应声而断。

    一名乞丐指着院内,大声道:“帮主,就是这里了!”

    唐宁从院外快步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院内的十数名乞丐,以及站在院中的唐昭。

    他看着唐昭,沉声道:“是你!”

    唐昭面色大变,指着他大声道:“你怎么在这里?”

    萧珏和几名禁卫从外面走进来,诧异道:“你刚才跑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宁一眼便看到了墙角处的那道身影,表情一喜,大步的走过去。

    “站住!”院内有两名乞丐拦在他的前面,唐宁面色一寒,两声闷响之后,他们便倒地不起了。

    “你站住!”唐昭大步走过来,沉声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要是敢在这里胡闹,唐家你就再也回不去了!”

    回应他的,是当胸的一脚。

    唐昭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对面的墙上,又重重的摔下来,人事不知。

    “这样就回不去了。”唐宁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墙角走去。

    墙角的小乞丐见唐宁走来,下意识的向门口的方向跑去,跑到一半,身体忽然一软,唐宁急忙上前,在他倒地之前,将他扶起。

    他看了看萧珏,说道:“这里交给你了,这里的人,一个都别放走!”

    说完,他便抱起那小乞丐,快步向门外跑去。

    “什么情况?”萧珏诧异的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许久,才看着那些禁卫,摆了摆手,说道:“把他们先抓起来,好好审问一番!”

    ……

    平安县衙,晴儿站在衙门口,看着一行队伍从街上过去,诧异道:“小姐,姑爷在哪里,不是说姑爷会骑着大马从这里过去吗,刚才明明没看到姑爷啊!”

    钟意也是一脸疑惑,喃喃道:“不会啊,相公应该在最前面的……”

    晴儿探出脑袋,向街上张望,某一个时刻,忽然伸出手指着前方,高兴道:“我看到姑爷了!”

    唐宁刚才便已经去过医馆了,大夫说这小乞丐是饿晕的,等他醒了,吃些东西就好。

    他抱着小乞丐,快步的走到衙门口,钟意看了看他,诧异道:“相公,你怎么……”

    “一会儿我再和你详细解释。”唐宁走进衙门,回头看了看晴儿,说道:“去准备点儿热水,拿到我的房间里来。”

    “哦!”晴儿点了点头,飞快的跑去后宅。

    钟意看着唐宁的背影,又和苏如唐夭夭对视一眼,目中皆是惊讶和疑惑。

    唐宁房间,晴儿端着一个铜盆走进来,说道:“姑爷,热水准备好了。”

    唐宁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件他的衣服,虽然会大,但却是干净的,可以先凑合凑合。

    他接过热水,对晴儿说道:“好了,你先出去忙吧。”

    晴儿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小乞丐,疑惑的走出去。

    唐宁打湿了毛巾,帮他擦了擦脸,然后将他的破烂的衣衫解开。

    片刻后,他从房间里面走出来,说道:“晴儿……”

    晴儿飞快的跑过来,问道:“姑爷,怎么了?”

    唐宁有些尴尬的招了招手,说道:“你还是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