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零五章 康王拉拢
    唐宁看了看萧珏,问道:“你叹什么气?”

    萧珏靠在柱子上,将双手枕在脑后,问道:“你真的打算和唐家彻底撕破脸皮?”

    他和唐家撕破脸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踹唐昭的那一脚,他已经等了好久,才终于找到机会。

    萧珏看着他,叹息说道:“对付唐家,你一个人不行啊……”

    唐宁看着萧珏,问道:“你要帮我对付唐家吗?”

    萧珏怔了怔,抬头看着屋顶,赞叹道:“今天的天气不错啊……”

    唐宁收回视线,他自然不会天真到,仅凭这件事情就能扳倒唐家,陈皇虽然对唐家稍有不满,但也仅仅是不满而已,只要唐家不做出谋反之类的事情,便不会动及唐家根本。

    而陈皇对他如此优待,唐宁也猜出了他的部分心思,不管陈皇的动机如何,这都不是一件坏事。

    某一个时刻,嘈杂的殿内忽然变的安静下来。

    有数道人影从殿外走进来,为首的,便是礼部尚书唐淮。

    唐淮走到最前面,看了看下方,展开手中的圣旨,说道:“兹任命,殿试第一名状元唐宁,任翰林修撰,殿试第二名萧珏,任羽林都尉,殿试二甲第一名顾白,任翰林编修……”

    琼林宴开始之前,皇帝会对部分进士进行授官,当然,皇帝不会亲自出面,一般是由礼部代为传达。

    如无意外,殿试一甲皆是要进入翰林院的,这次一甲只有两人,萧珏又被授了武职,顾白和崔琅虽然只在二甲,授予的却是一甲的职位,接下来的十余人中,有人进入翰林院,也有被分散到六部或者其他部门的。

    其他的进士,则要在琼林宴之后,走吏部的程序。

    新科进士,包括状元在内,被授予的官职都不是很高,也都没有什么实权,但朝廷的本意也不是让他们参政,而是让他们观政。

    他们的地位,类似于后世的实习生,在各自的岗位上,熟悉朝中各种办事流程,摸爬滚打两三年之后,才会被授予实职。

    一些自身表现不佳,没有什么突出表现的,也有可能在翰林院中蹉跎一辈子,但即便是这样,他们也是无数仕子的羡慕对象。

    授官结束之后,各进士谢恩,接下来便是琼林宴的正戏。

    两百余名进士,再加上朝中官员权贵,足足摆了百余桌,比唐宁上次见过的鹿鸣宴阵仗还要大。

    鹿鸣宴上是八人方桌,琼林宴则是四人长桌,桌子低矮,需要盘腿坐下。

    萧珏、顾白、崔琅和沈建排名靠前,皆是和他一桌。

    萧珏坐在唐宁身边,说道:“放心,我虽然不能对付唐家,但唐家对付你的时候,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萧珏一句话说完,便有身影从旁走过来,看衣装,应该是新科进士,他端着酒杯,对唐宁拱了拱手,笑道:“状元郎,我敬你一杯。”

    琼林宴上,并不是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喝酒吃菜,在席间走动,互相敬酒的人数不胜数,唐宁站起身,端起酒杯,和那进士隔桌相敬。

    他刚刚坐下,便被萧珏拉着站了起来。

    “现在不走,一会儿你就得躺着回去。”萧珏看看他,说道:“每年的状元都逃不了被灌翻的下场。”

    唐宁抬头看了看,发现有不少人已经站起身,向这边走来了。

    萧珏只顾着躲避,冷不防和一道人影撞在一起。

    一名华服青年皱着眉头,看到萧珏时,表情才缓和下来。

    萧珏稳住身形,抬头看了看,急忙拱手:“康王殿下,真是抱歉,抱歉……”

    “原来是萧都尉。”康王摆了摆手,微笑道:“还没有恭喜你,高中殿试一甲。”

    萧珏谦虚道:“都是运气。”

    康王目光望向站在他身旁的唐宁,问道:“这位莫非就是新科状元?”

    “康王殿下慧眼如炬。”萧珏点了点头,说道:“他就是新科状元唐宁。”

    唐宁对他微微拱手,说道:“见过康王殿下。”

    “不用多礼。”康王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早在省试之时,本王就听过你的大名,早就盼着见一见我陈国数十年不遇的人才了。”

    唐宁笑了笑,说道:“康王过奖了。”

    萧珏看了看康王,忽然看向唐宁,问道:“你的手没事了吧?”

    康王的目光望向唐宁手上缠着的白布,问道:“状元郎的手受伤了?”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萧珏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今天遇到了几名凶徒,状元郎和凶徒搏斗的过程中,受了些伤。”

    康王皱起眉头,问道:“何方凶徒,胆大包天,居然敢对你们行凶?”

    “殿下有所不知。”萧珏看着他,说道:“今天我和状元郎无意间破获了一件大案,京师天子脚下,竟有人行那拐卖人口的恶事,我和状元郎路见不平,可惜要不是遇到了唐昭,当场就能将那些恶徒一网打尽。”

    康王眉梢一挑:“这件事情和唐昭有关系?”

    唐昭是东台舍人唐琦的儿子,唐琦又是唐家之人,唐家是端王的倚仗所在,也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对于唐家的事情,他可是感兴趣的很。

    包括这位前途无限,和唐家有着某些仇怨的新科状元唐宁,也是他近些天来想要拉拢的对象。

    “怎么没有关系!”萧珏看着康王,说道:“状元郎的手,便是因唐昭而受伤的,只不过这肯定是个误会,唐家怎么可能做拐卖人口的事情,康王殿下觉得呢?”

    康王看着他,笑了笑,点头道:“是啊,唐家乃是我朝的中流砥柱,自然是不可能做此等恶事的。”

    他说完之后,从桌上端起一杯酒,看着唐宁,笑道:“本王仰慕状元郎的才华已久,状元郎博学多才,对政事的见解独特,本王以后,还要多向状元郎请教才是。”

    唐宁看了看他,端起酒杯,笑道:“殿下过誉,早闻殿下德才兼备,文武兼修,应当是我向殿下讨教才是。”

    一番相互吹捧之后,两杯酒下肚,康王笑了笑,说道:“本王还有些事情,改日再和状元郎喝个尽兴!”

    康王起身离开,唐宁看了看萧珏,问道:“你这也太明显了吧?”

    “你不懂,这些事情,你要和我多学学。”萧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接下来,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康王走到最前方的一张桌前坐下,身后一名年轻人上前一步,小声道:“殿下,萧小公爷是在利用我们。”

    康王笑了笑,说道:“我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们,你我之间,又何尝不是利用?只要我们的目标相同,那便够了。”

    他的目光从唐宁身上扫过,又望向萧珏。

    自从萧皇后亡故,前太子病逝之后,萧家的影响便大不如前,但即便如此,这依然是一股他渴望得到的力量,萧老公爷老来得子,萧珏是萧家独苗,若是能争取到他,岂不等于争取到了萧家?

    更何况,那新科状元唐宁,博学多才,眼光独到,是十分难得的人才,而且已与唐家势同水火,若是他能成为自己的助力,在他的身后出谋划策,他岂不是又会压过端王一头?

    他端起酒杯,笑道:“让人仔细的查一查那件案子,不要放过任何与唐家有关的线索。”

    那人拱手躬身,说道:“是,属下马上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