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零七章 为所欲为【第三更】
    苏媚将身上的一件黑色披风脱下来,小桃立刻走过来,将披风挂起,说道:“小姐,我去帮你准备洗澡水。”

    片刻后,小桃关上房门,房间之内的木桶中水雾蒸腾,将整个房间都缭绕在一片云雾中,浴桶中洒满了花瓣,隐见大片大片的白腻肌肤。

    小桃站在苏媚的身后,问道:“小姐,还用加热水吗?”

    “不用了。”苏媚慵懒的说了一句,问道:“最近京师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大事?”小桃想了想,说道:“《西厢记》已经出完了,小姐走了以后,又出了一本《牡丹亭》,都很好看。”

    苏媚睁开眼睛,白了她一眼,说道:“我是问你有没什么大事,殿试结束了吗?”

    “殿试早就结束了,今天晚上就是琼林宴呢!”小桃笑嘻嘻的说道:“今天我们还在外面看状元郎骑马从大街上走过,小姐一定猜不到,状元郎是谁!”

    苏媚想了想,不确信道:“唐宁?”

    小桃怔了怔,才撇撇嘴说道:“原来小姐早就知道了。”

    苏媚的表情有些奇怪,她其实也是随口一猜,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他,别人在考试之前,有谁不是在抓紧时间温书,哪像他三天两头的和自己打牌,可就算是这样,最后的状元居然还是他……

    她想了想,从浴桶中站起来,说道:“让人将他这段时间的资料给我送来。”

    她从浴桶中走出,细嫩的肌肤白里透红,仿佛整个房间都罩上了一层粉色。

    片刻后,她靠在床头,披着一件薄衫,翻阅着手里的一份卷宗。

    “省试头名,挺厉害的嘛……”她脸上勾起一抹弧度,目光继续下移,“唐家,这么快就暴露了身份;游街的时候居然跑了,去干什么了……”

    她看的津津有味,不一会儿,小桃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小姐,你刚刚回京,一定累坏了,现在都快子时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苏媚将手中的卷宗合上,打了个哈欠,将那卷宗放在一边,躺在床上,说道:“我睡了,你出去的时候,关好房门。”

    小桃应了一声,熄掉蜡烛,退出房间,将房门关上。

    床上,苏媚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又睁开。

    奔波两月,她近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本以为今晚能好好地睡一觉,但躺下之后,只觉得怎么都不舒服,睡意竟是慢慢的消减下去。

    她开始有点想念那张床,想念那种可以让她安心的味道。

    在床上躺了一会,她便睡意全无,她从床上坐起来,悠悠的叹了口气。

    ……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子时的京师,宵禁早已开始,街头除了更夫和偶尔行过的寻街兵士,便没有任何人影了。

    一队巡街兵士匆匆行过之后,一道略显单薄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缓缓地行在街道之上。

    她走的很慢,漫无目的,在这漆黑的夜色中,显得有些孤独。

    苏媚对此早已习惯,孤独对她来说,是再也寻常不过的事情。

    走过平安县衙的时候,她在衙门口驻足了片刻,很快又漫步离开。

    再往前百余步,便是红袖阁。

    红袖阁已是漆黑一片,即便知道那人不在这里,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绕到了后面。

    她走到墙下,轻轻一跃,便攀住了二楼某个房间的窗沿。

    窗户是关着的,她轻叹口气,正要下去,鬼使神差的推了推窗户。

    吱呀。

    窗户被她轻松推开。

    她愣了一下,然后便熟练的翻进了窗户。

    屋内虽然漆黑一片,却莫名的令她心安,她走到床前,轻轻躺了下去。

    然后她觉得自己的手摸到了什么东西。

    睡梦中的唐宁打开了放在他屁股上的手,含糊不清道:“苏狐狸,别闹……”

    苏媚的手臂一僵,几乎是下意识的从床上弹了起来。

    然后她才意识到刚才的声音有些熟悉,床上的味道,更加熟悉。

    她有些难以置信的伸手摸了摸,果然在床上摸到了一道人影。

    “说了别闹……”黑暗中又有声音传来,她嘴角微微翘起,小声道:“苏狐狸……”

    她摸黑走到柜子旁,取出了一床被子,再次走到床边,将床上的人卷在被子里,滚到最里面。

    然后她将自己也卷进被子,闭上眼睛,鼻间有熟悉的味道缭绕,倦意一阵阵袭来。

    ……

    唐宁早上是被香醒的。

    像是玫瑰花的香味,也像是奶香或者别的什么香,具体他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但是很好闻。

    他循着味道闻过去,觉得鼻子有些痒。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睁眼就看到了苏媚的脸,他的脸挨着她的头发,所以感觉到有些痒。

    昨天晚上他做梦梦到和苏媚在这张床上一起睡觉,虽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是在梦里苏媚居然摸了他的屁股。

    做这样的梦让他感觉到很羞耻,而且这个梦到现在都没有醒。

    不仅没有醒,还更加荒唐。

    苏媚和他一个被窝,脸贴着脸,一条腿还搭在他的身上,好在她的衣服穿得很完整。

    他想了想,腾出两只手,将她的脸扯成一个大饼状。

    他想干这件事情很久了,什么京师第一美人,这样看起来,也挺丑的。

    现实中打不过她,在他自己的梦里,他可以为所欲为。

    只是没想到在梦里,苏狐狸的脸都这么的有触感,而且她睁开眼睛看人的眼神,还挺吓人的。

    苏媚的眼神经过了一瞬间的迷茫,随后就变的清醒。

    唐宁也清醒了。

    他看着苏媚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媚看了看他,说道:“你问话之前,能不能先从我的被窝里出来。”

    唐宁低头看了看,说道:“这是我的被窝。”

    苏媚转过头,看到她的被子老实的躺在地上。

    于是她将搭在唐宁身上的那条腿收回来,从床上坐起,若无其事的说道:“恭喜你啊,状元郎。”

    唐宁不太能理解她的若无其事,都是未经人事的年轻男女,干柴烈火的,同睡一张床,她就不担心会发生点什么事情吗?

    这女人怎么就没有一点防备心呢?

    他一个人睡的好好的,醒来的时候,床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女子,和他同睡一个被窝,还能若无其事的对他说一句“恭喜你啊,状元郎”,这根本不是喜,是惊。

    “你回京了就好。”唐宁穿上外衣,从床上下来,说道:“我走了,一会儿将房门从外面锁上,你可以多睡会儿。”

    苏媚看着他走出门,重新躺回床上,好不容易才能睡一个好觉,她自然要多睡一会儿。

    只是,她虽然喜欢睡他的床,但同睡一个被窝,可就不是睡床,而是睡人了。

    想到刚才两人同盖一床被子,她的腿搭在他身上的情形,苏媚脸色微红,暗啐一口,低声道:“狐狸精,不要脸!”

    说完,便抱着被子,心安理得的闭上了眼睛。

    唐宁没想到苏狐狸居然这么快就回京了,她当初说的可是最迟半年来着。

    看样子她在外面的事情应该还算顺利,不管怎么样,平安回来就好。

    “早!”

    他走进院子,对正在练剑的唐夭夭说了一声,从她身旁走过,打算回房洗漱。

    唐夭夭吸了吸鼻子,回过头,看着他说道:“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