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一十二章 苏媚心思
    萧珏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唐宁摆放在院子里的箱子,问道:“这些也是康王送的?”

    唐宁点了点头,这些箱子他刚才打开看了看,里面虽然不是什么真金白银,但名贵器物和字画不少,要论价值,可比装满银子的箱子要大的多。

    他准备从里面挑出来一些有用的,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拿去卖了,相较而言,还是银票拿在手里踏实。

    “康王这次还真舍得。”萧珏拍了拍手,说道:“送到你这里的,比送到萧家的还多,不过也难怪,就算他把这些东西送给别人,也撸不下端王一个户部侍郎。”

    他坐在唐宁对面,问道:“你想好了吗,以后要站在康王这一边?”

    唐宁将茶壶给他递过去,问道:“难道站怀王吗?”

    “也是。”萧珏自己给倒了杯茶,说道:“你和唐家势不两立,那就是和端王势不两立,怀王只是条陪衬的咸鱼,也只能选康王了。”

    其实唐宁目前并不存在选不选的问题,他做不到的事情,康王可以做到,康王想做的事情,又需要一个理由,他给康王理由,康王帮他去做,各取所需罢了。

    至于站队,他现在并不需要考虑。

    萧珏不再说这件事情,问道:“哎,三个月后就要上任了,这段时间你有什么打算?”

    “什么什么打算?”

    萧珏摇了摇头,说道:“这可是最后三个月的自由时间了,赴任了之后,可没有你现在这么清闲,你还不趁着这点儿时间,好好放松放松?”

    唐宁想了想,说道:“下个月我打算成个亲,你要不要来吃顿酒宴?”

    “成亲?”萧珏一怔,问道:“你不是已经成过亲了,这次娶几个?”

    唐宁伸出两根手指。

    “两个?你不是已经有两个了吗?”萧珏瞪大眼睛,问道:“这次娶谁,唐姑娘肯定是一个,另一个是谁,李姑娘……,难道是苏姑娘!”

    唐夭夭从院外探出头:“谁叫我?”

    “说的是另一个唐姑娘。”唐宁对她挥了挥手,唐夭夭的脑袋又缩了回去。

    “另一个唐姑娘?”萧珏一口茶水喷出来,从凳子上站起来,大惊道:“你说的难道是唐水姑娘,她可是你姐啊!”

    他说完之后,又拍了拍脑袋:“不对,我忘了,她只是你表姐,还不是亲的……”

    “都不是!”唐宁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萧珏这货,虽然身体纯洁的像一朵小白花,心里已经污成烂泥地了。

    听唐宁解释了之后,他才恍然大悟,随后就看着他,啧啧道:“一个人娶两次,不愧是状元郎,真会玩……”

    唐宁瞥了他一眼,问道:“眼看着你就十八了,现在不娶老婆,要等到什么时候?”

    萧珏挺起胸膛,说道:“是我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怎么听说,萧老公爷让媒人踏遍了京师的诸多高门,可是没有一个人同意和萧家的婚事,是因为你……”

    “胡说!”唐宁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珏打断了,他一巴掌拍在石桌上,说道:“那些都是谣言,实话告诉你,前几天我去青楼……”

    “又叫了十个姑娘喂蚊子?”

    萧珏看着他,说道;“我和你,已经不一样了。”

    “你骗不了我的。”唐宁看着他,笑道:“老前辈已经将他那一套观人之术教给我了,你还是你,我们是一样的。”

    萧珏冷笑一声,说道:“你都成亲了,还有脸说和我一样?”

    唐宁笑了笑,说道:“马上就不一样了……”

    老乞丐才是真的见识广博,无所不能,居然可以通过面相看出来这种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以前在街头算命也不是随口瞎掰。

    他还说自己有桃花劫,唐宁已经等了好久了,到现在还没等到。

    六月初就要迎小如和小意进门,现在宅子已经全都完工,因为是翻修不是新建,这个时代也不存在甲醛超标之类,留下两天的时间清扫,马上就可以住进去了。

    这之前,他还是要在红袖阁再睡两天。

    他推开门走进去,苏媚正赤着脚坐在床边,两条小腿无规律的晃着。

    “你怎么才来啊……”她看到唐宁时,精神一振,说道:“快过来,我们玩两局,然后睡觉。”

    苏媚现在已经是牌场高手,唐宁想要赢她没那么容易,玩了五局,他输了三局,脸上贴了三条白纸,苏媚只有两条。

    “好了,今天算我输,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唐宁卷了一张席子过来,铺在地上。

    换房间的话,许掌柜他们可能会怀疑,他还是先在地上凑合一晚。

    “什么算你输,本来就是你输……”苏媚躺在床上,看着他,说道:“地上多凉啊,你睡床上吧,这张床这么大,睡得下两个人的。”

    床是挺大的,但那天晚上他睡着了,苏狐狸爬上来是他不知道。

    在清醒状态下,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唐宁躺在席子上,闭上眼睛,说道:“不用了,我喜欢睡地上。”

    苏媚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要脸?”

    唐宁将双手枕在脑后,说道:“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就别装久经沙场了。”

    苏媚从床上坐起来,双手护胸,大惊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唐宁睁开眼睛,淡淡道:“你以为就你能看出来?”

    苏媚瞥了他一眼,说道:“不睡床就不睡床,那你睡近一些吧,睡到床边来。”

    唐宁翻了个身子,挨着床躺下,抬头看了看苏媚,说道:“你知不知道,从这里看上去,你的脸很大。”

    “去死!”

    苏媚向床里缩了缩,唐宁就看不到她了。

    唐宁想了想,说道:“对了,有件事情忘记告诉你了,下个月九号,我要成亲了。”

    “六月九号?”床上传来一道诧异的声音,“你不是已经成过亲了吗?”

    “再成一次啊,到时候你要不要过来喝杯喜酒?”

    “你确定要我过去?”苏媚的语气中带有一丝调笑。

    唐宁想了想,苏狐狸要是要去,就会把他的风头全都抢去,可他在京师也没有几个朋友,不请她说不过去,他仔细想了想,说道:“你那天去的时候,要不蒙着面?”

    苏媚打了一个哈欠:“到时候再说吧……”

    唐宁闭上眼睛,说道:“还有件事情,再在这里睡两晚,以后我应该就不会在这里休息了。”

    “为什么?”苏媚的声音中,瞬时便没了睡意。

    “我在京师买了一座宅子,过两天就会住进去,以后没有人和你抢床了。”

    苏媚这次没有回答,屈指一弹,桌上的蜡烛便直接熄灭,她盖上被子,说道:“睡吧。”

    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原以为躺在这张床上,她的失眠症便会不药而愈,现在看来,她之所以能在这里安稳的入睡,似乎并不是因为这张床。

    她咬了咬牙,心中暗自羞恼,这家伙,难道是给自己灌了什么迷魂汤吗,为什么有他在的地方,她便能睡的安心舒适?

    如果真是这样,她以后可怎么办?

    她使劲摇了摇头,将一些奇怪的想法从脑海中甩掉,然后向床边靠了靠,离那道让人舒服的气息近一些。

    ……

    清早,唐宁走进房门,正在帮他整理衣服的苏如看了他一眼,走过来,关切道:“小宁哥,你额头怎么了?”

    唐宁捂着额头上的一小块青紫,尴尬的一笑,说道:“昨天晚上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来了,不碍事。”

    其实昨天晚上从床上摔下来的是苏媚,他居然忘记了她睡觉不老实,早知道的话,他就卷着席子睡在门口了,也不至于被她砸成这样。

    天然居,小桃快步走过来,看着苏媚,急忙道:“小姐,你怎么了,受伤了吗,我去给你拿药……”

    苏媚揉了揉额头,想到今天早晨的那一幕,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