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一十五章 康王之邀
    这是在红袖阁的最后一晚,唐宁很难得的陪苏媚多赖了一会儿床,和她一起离开房间。

    当然,他走门,苏媚依旧走窗。

    “公子再见!”

    几位姑娘站在门口对他挥手,一脸的不舍,引得过往的行人驻足观看。

    钟意有些疑惑的说道:“相公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饭菜都凉了,我去帮相公热一热。”

    “早上多睡了一会。”唐宁走到桌前,说道:“不用麻烦了,也没有多凉,就这样吃吧。”

    钟意试了试饭菜的温度,发觉不是很凉,在唐宁对面坐下,说道:“相公,安阳郡主相邀,妾身明天和赵姑娘一起过去,晚些时候回来。”

    安阳郡主在京师人脉极广,也经常举办各种名头的宴会,邀请京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连唐宁都参与过一次,还和那位陆腾闹的很不愉快。

    有个做平安县令的父亲,也算是踏入了京师名媛贵女的圈子,多认识些朋友,也是很有必要的。

    她在灵州之时,便是第一才女,平日里各种应酬场合不少,应该能轻松地驾驭住这样的局面。

    唐宁想了想,问道:“聚会的地方在哪里?”

    “天然居。”钟意笑了笑,说道:“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妾身还没有到京师,就听说过天然居的名头,上次去的时候是晚上,没有看到园林内景,这次倒要好好看看。”

    虽然他相信小意,但京师的各个圈子都不太平,女人和女人之间,更是如此,超过三个以上的女人在一起,就免不了勾心斗角,唐宁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她。

    他本想让唐夭夭一起跟去,但安阳郡主没有邀请她,也不好不请自来,想想还是告诉苏媚一声,让她到时候帮忙照看照看。

    苏狐狸是人精,一般的场合,她都能摆平。

    不过,这件事小意告诉他的有些晚,不然他昨天就可以和苏媚说一声,现在则是要亲自去一趟天然居。

    唐夭夭从外面走进来,问道:“你的书写好了吗?”

    唐宁看着她,问道:“什么书?”

    唐夭夭皱起眉头:“你不是说晚上会先写一卷出来,让他们先拿去刊印吗?”

    唐宁这才想起来,他昨天晚上和苏媚聊天,忘记写稿了……

    他看着唐夭夭,说道:“已经写好了,我再检查检查,下午的时候拿给你。”

    唐夭夭看着他,忽然问道:“你不会是还没写吧?”

    “怎么可能?”唐宁皱眉看着她,说道:“我们什么交情,你居然不信我,要不我现在拿出来让你看看?”

    唐夭夭点了点头,说道:“好。”

    ……

    唐宁坐在桌前写稿,唐夭夭就坐在他的对面盯着。

    她的做法让唐宁很失望,作为好朋友,生意伙伴,居然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给他,这让他心中开始犹豫,以后要是还有什么赚钱的生意,到底要不要找她。

    相识这么久,唐夭夭对他的信任,还不如和他认识才几个月的苏媚,苏狐狸大晚上都敢和他睡一张床,这是何等的信任?

    唐夭夭敲了敲桌子,大声道:“发什么呆,快写!”

    唐宁叹了口气,蘸了蘸墨,开始落笔。

    “今古情场,问谁个真心到底?但果有精诚不散,终成连理。万里何愁南共北,两心那论生和死。笑人间儿女怅缘慳,无情耳。感金石,回天地……”

    花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唐宁才将《长生殿》的第一卷写完,他揉了揉酸涩的手腕,放下笔时,发现唐夭夭趴在桌上睡着了。

    她两只手垫在桌上,侧着身子睡的正香,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晶莹。

    唐宁提起笔,好一会才强忍住了在她脸上画一个王八的冲动。

    仗着自己武功高强,居然做出逼人写稿的事情,如果不是担心她醒来了揍他,这个王八他画定了。

    王八不敢画,趁她睡着了扯一扯她的脸报复一下还是可以的,毕竟这种机会不常有。

    唐宁左右看了看,确保不会有人进来,伸手捏着她的脸颊扯了扯,唐夭夭的眼睛猛地睁开。

    她的目光从迷茫到清醒,只用了一瞬间,唐宁面色不变,说道:“写完了,我刚想叫你,你就醒了。”

    唐夭夭坐直了身体,看着他问道:“你刚才想干什么?”

    “叫你醒来啊,还能干什么?”唐宁将第一卷交给她,说道:“对了,这一卷,你要让他们赶紧刊印,能印多少印多少。”

    唐夭夭揉着眼睛坐起来,问道:“为什么?”

    唐宁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傻啊,印的少的话,别人买不到,等到那些盗印的出来了,客人还不都去买他们家的了,我们还怎么赚钱?”

    盗版的问题,他在准备开书坊之前就已经想好了。

    陈国可没有版权保护法,盗版是难以避免的。

    分卷去卖,在他们盗印之前,每隔几天便推出一卷,才能获得利润的最大化。

    而每一卷,自然是印的越多越好,过了盗印周期,就别想再赚大钱了。

    有过《西厢记》和《牡丹亭》的销售经验,唐宁大概能够判断出一个较为准确的供求数字。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授权给那些盗印商,可这个时代没有版权保护,明明不花钱就能得到的东西,傻子才会用钱去买。

    “什么?”唐夭夭终于清醒过来,拍了拍桌子,大怒道:“谁敢盗印我们的书,我去砸了他们家店!”

    “冷静冷静……”唐宁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暴力解决不了问题,你砸了他们的店,他们还是会盗印,除非……”

    “除非什么?”

    “算了。”唐宁摆了摆手,古代版权保护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但奈何他没有这个实力,也不想去冒这个风险。

    京师的盗版书商何其之多,想要从他们那里分来利益,无异于虎口夺食,除非你自己也是一只老虎,或者有一只老虎愿意帮你。

    唐宁自己不是老虎,也没有遇到另一只老虎。

    晴儿从外面跑进来,将一件东西放在桌上,说道:“姑爷,有一封请柬。”

    “请柬,谁送的?”

    晴儿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是门口的衙役送过来的,姑爷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唐宁打开请柬,片刻后,小声道:“明天下午,天然居,康王邀宴?”

    萧珏从外面走进来,问道:“康王也请你了吧,去不去?”

    “去。”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为什么不去?”

    他虽然和康王不是同一条船上的,但却站在同一战线,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互相走动走动也正常。

    他的目光重新望向萧珏,说道:“你来的正好,把你的人都叫起来,帮我搬家……”

    唐宁要搬的东西其实不多,几个大箱子就搞定了。

    宅子修好了,他还没有来得及雇丫鬟和下人,小意暂时不会搬过去,三叔和三婶在附近购置了一处小宅子,小如搬过去和她们一起住了,所以,在成亲之前,偌大的宅子,就只有唐宁和小小,以及老乞丐。

    有小小的便宜师父在,什么护院也不用请,他十分放心。

    夜已深,唐宁躺在新宅子的大床上,睡得正香。

    同一时间,红袖阁,二楼的某处房间,一道身影翻来覆去,辗转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