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一十七章 献策
    随着康王的起身,雅阁内众人也纷纷站起,视线随之望了过去。

    能让康王殿下等待的人,他们心中也十分好奇。

    推门而入的两人之中,左边那位众人都不陌生,萧珏萧小公爷,在此次科举之前,便已经是京中名人,萧小公爷上青楼的事迹,京中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令他真正名声大躁的,却是另一件事。

    萧珏出身将门,又是京师有名的纨绔,居然在此次的殿试中得中一甲,这是自陈国开国以来都没有的事情。

    他更是因此,一举成为羽林都尉,连号称将门最有出息子弟的陆腾都比不上他。

    在座之人,皆出自京师权贵之家,这些日子,没有少被长辈和萧珏做比较,听他的名字,早就听到耳朵起了茧。

    只是萧家往日低调,向来不涉党争,却不知萧小公爷参与康王的宴会,是不是预示着什么……

    这些念头在众人的心中一闪而过,很快就将视线投向另一人。

    此人和萧珏一样年轻,但看起来面生至极,以前从未见过。

    只有少数几人,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

    唐宁推门而入,对康王拱了拱手,说道:“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还望殿下不要怪罪。”

    “怎么会怪罪?”康王满面笑容,说道:“更何况,约定的时间未到,是我们来的早了。”

    他看着唐宁,面向众人,说道:“和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便是今次殿试状元,唐宁,父皇已经任命他为翰林修撰,以后,大家就要称呼他为唐大人了。”

    经康王介绍,众人才恍然大悟。

    他们虽然没有见过这位状元郎,却人人都听过他的名字。

    殿试状元每三年就会产生一位,不算稀奇,在座诸人未必会放在眼里,但今年的这位状元,却与往年不同。

    最不同的是他的身份,唐家十余年前的弃子,如今鱼跃龙门,高中状元,又与唐家撇清关系,惊掉一地下巴。

    唐家是京中豪门,是与康王敌对的端王手中握着的最大势力,唐家十余年前的举动,直接将这一位状元郎推给了康王。

    而这位,也没有让康王殿下失望。

    前段时间的那件案子,不仅狠狠落了唐家和端王的面子,还间接影响了康王和端王对立的局势,让端王付出了一位户部侍郎的代价,这可是康王殿下在和端王的对阵中,罕见的一次大胜。

    新科状元唐宁,就是此事的源头。

    康王端起酒杯,笑道:“今晚,本王主要是想介绍唐大人给诸位认识,不谈杂事,大家喝个尽兴!”

    “来,唐大人,我敬你一杯。”

    “我也敬唐大人一杯。”

    “你们人这么多,不是欺负人嘛,唐大人,你别理他们,意思意思就行了……”

    ……

    康王因为唐宁而设宴,自然是将之当成自己人了,众人对他的态度无不热情。

    唐宁亦是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从目前的情形来看,皇帝不是端王就是康王,总轮不到润王那小胖子去当,这样一来,他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虽说这次折了他们一个户部侍郎,但唐家一派在朝堂上颇有根基,也根本动摇不了他们……”

    “这也没办法,唐家把持科举已多年,在仕林中又颇有影响,朝中百官,有多少都是通过科举入仕,谁知道他们这些年积累了多少?”

    “殿下若是能得到天下读书人的心,则大事可成。”

    “说的容易,无缘无故的,仕子如何能归心?”

    ……

    虽说康王一开始便言明,今日不谈杂事,但众人喝了几杯酒,话题自然还是离不开双王之争。

    康王和端王的支持者是很明显的两个阵营。

    端王争不来京中真正的权贵,康王在文官系统的影响有限,在仕林中,更是没有什么威望和建树,两个人争来争去,这一点也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康王喝了一杯闷酒,叹道:“要想得到那些读书人的支持,谈何容易?”

    唐宁想了想,放下酒杯,说道:“殿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殿下要想仕子归心,不妨先获取一部分人的支持……”

    萧珏刚刚夹起一口菜,筷子一抖,又掉了下去。

    以他对唐宁的了解,对他自己没有好处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更不会好心到替非亲非故的康王出谋划策。

    康王怔了怔,目光望向唐宁,说道:“愿听状元郎高见。”

    “高见谈不上,只是一些浅见而已。”唐宁看着康王,问道:“不知殿下可知,科举既然是一条光宗耀祖,鱼跃龙门的大道,理应人人向往,为何这天下的读书人如此之少?”

    康王想了想,说道:“状元郎也曾是贫民学子,不会不知道这个原因,读书虽好,但这书,也不是人人都能读得起的。”

    “正是。”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不说贫民子弟交不起束脩,买不起书,便是天下的诸多读书人,也有大多数囊中羞涩,买不起一本经义注解……”

    “说这些又有何用?”康王摇了摇头,说道:“本王既不可能帮他们买书,又不能降低书价……”

    唐宁看着他,耐心的说道:“据我所知,许多当世名儒,穷尽一生,著书立传,自身却穷困潦倒,诸多学子,花费重金购买书籍,却只是将银子交给了盗版书商,正版书坊被他们逼得没有了活路,只能抬高书价,这样一来,就越发没有人买得起了。”

    康王听的一头雾水,说道:“唐大人有什么话,还是直说吧。”

    唐宁看着他,说道:“殿下可以督促朝廷立法,严厉打击盗版书商,这样一来,正版书坊不会被他们逼的用抬高书价来换取生存,书籍价格降低,对于读书人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而那些著书的名儒,也不至于穷困潦倒,心中定然感激殿下。”

    康王被他说的有些意动,想了想,又摇头道:“父皇说过,治大国如烹小鲜,律法政令,不可随意改动,此事……难啊!”

    唐宁没想到他居然自己给自己挖了坑,想了想,又道:“如果朝廷保护正版的同时,允许其他书商,交付一定的费用,便可刊印正版书籍,而那些费用,一部分返还正版书商,另一部分充归国库……”

    康王怔了怔,随后便猛地一拍桌子,说道:“这样一来,父皇肯定会同意,父皇最喜欢银子了!”

    他仔细一想,此举不仅能得到读书人的感激,能为国库带来一笔进项,怕是也能讨得父皇欢心,这岂不是一举两得?

    他看着唐宁,一脸笑意,拱手道:“多谢唐大人指点,此事若是能成,本王必有重谢!”

    唐宁笑了笑,说道:“殿下客气了,身为读书之人,我也早就想为这天下的读书人做些事情了。”

    康王与他相视一笑,看向唐宁的眼神中,重视更浓。

    席间,唐宁借口小解,走出雅阁。

    萧珏跟在他的身后,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些,真的能降低书价,为什么要降低书价,你要买很多书吗?”

    别人唐宁不知道,刚才那些话,有一部分是瞎掰的,但如果朝廷真的推出版权法,他们书坊的书便会降低价格,走薄利多销的路子。

    “看来不是。”萧珏看着他,摇了摇头,思考片刻,又道:“你们家是不是要开书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