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一十七章 钟姐姐,钟妹妹【第三更】
    萧珏忽然间变聪明了,唐宁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俗语有言,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商人逐利,谁要动他们的利益,他们便会找谁拼命。

    但论拼命,他们肯定拼不过康王,也不敢拼,康王的老爹是皇帝,杀他老爹就是造反,那些盗版书商没这个狗胆。

    古来也有不少著书之人,拥有很强的版权意识,凭借自身影响和势力,让那些盗版书商不敢造次,但通过国家立法手段强制施行的,却极为罕见。

    限于见识,古人没有这方面的概念,也不会注意到这些,但版权法一旦建立起来,对于维护出版秩序还是很有用的,国家也能借此获益,一举两得。

    至于盗版书商少了之后,那些正版书坊会不会降低书价,康王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也干脆别和人争皇帝的位置了。

    这件事对康王来说是一举两得,对他来说,也同样有两个好处。

    盗版书商少了,正版自然卖的最多,而他们若是想要版权,花银子买就是了,一本《长生殿》拆它个二十卷,每一卷版权独立,银子还不会哗哗哗的来,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赶上唐妖精身家的零头了。

    想到这里,唐宁忽然有些伤心,他终于意识过来,唐夭夭不是他的摇钱树,他才是唐夭夭的摇钱树,不仅被她拿来赌博,还要被她催稿……

    赚他的银子,还要这么压榨他,简直就是唐扒皮!

    和萧珏在外面透了透气,才和他再次走上去。

    康王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想事情,见到唐宁进来,立刻说道:“本王刚才想了想,要促成此事,恐怕还是没有那么容易。”

    唐宁有些无语,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康王居然还有顾虑,难道真要他手把手的教他?

    他压制好情绪,微微一笑,心平气和的说道:“不知殿下还有何顾虑?”

    康王看着他,说道:“唐大人有所不知,这出版刊书一事,向来是由国子监负责督办的,国子监祭酒亲近端王,本王实在是插不进去手,若是他们反对,岂不是显得本王逾越了……”

    “若是他们反对,那岂不是更好吗?”唐宁看了看他,无奈道:“他们越是反对,就越能衬托出殿下的慧眼,越能凸显殿下愿意为天下学子尽一份力的拳拳之心,事成之后,天下之读书人,才会越发的感谢殿下。”

    康王闻言,恍然大悟,对唐宁拱了拱手,说道:“唐大人一言,本王茅塞顿开,明日本王便向父皇进表,详述此事之益处……”

    萧珏摇了摇头,说道:“殿下不要着急。”

    康王看着他,问道:“萧……,萧都尉还有何高见?”

    萧珏乃是萧老公爷老来得子,真算起来,和他父皇是一辈的,康王每次见他,心中总是有些古怪,似乎怎么称呼都不对,只能用官职代之。

    “高见没有,只是一些浅见而已。”萧珏看着康王,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殿下先不用急着向陛下详述此事的益处,只需列出条陈,国子监和端王反对,便让他们反对就是。”

    康王闻言,想了想之后,眼前忽的一亮。

    “你的意思是,在父皇快要被他们说服的时候,再言明益处,便显得他们……”

    萧珏笑了笑,说道:“殿下英明。”

    毕竟和端王有着多年的斗争经验,康王略一思忖,便已经整理出了一个计划。

    他在朝中的支持者,以权贵居多,一直以来都想要得到读书人的拥戴,这是一个突破口,也是一个机会,既能将端王比下去,又能为自己争得利益的机会,这种近乎不用付出什么代价,便能获得巨大收获的事情,他最喜欢做了。

    他的目光望向唐宁,心中不由大喜,若是平日里有他在身边出谋划策,岂不是能平白多出许多机会?

    唐家这次,可是送了他一份大礼。

    而他原以为萧珏的一甲是运气使然,现在看来,他也是一肚子坏水……谋略,此次殿试,一甲被他全部包揽,实在是一件值得高兴地事情。

    他端起酒杯,说道:“来,本王敬你们一杯!”

    ……

    天然居,湖心的水榭。

    天然居园内,有主楼一座,湖心更是有不少水榭楼阁,环境清雅,乃是京中雅客常来之所。

    不过今日,湖心的水榭,却是被封锁了起来,不容许外人尤其是男子入内。

    湖上的长廊小亭中,影影绰绰,时而传来一阵欢笑。

    “要不是郡主相请,我爹都不让我出来,在家里每天除了读书就是刺绣,可真无聊……”

    “姐妹们最近有没有什么好书看,自从《西厢记》和《牡丹亭》刊完之后,近些日子都没有什么书看了。”

    “《西厢》才刊完多久,市面上就已经有了《东厢记》《南厢记》《北厢记》,那些人也太不要脸了,以为取个差不多的名字,就能和李清公子比较了?”

    ……

    安阳郡主平日里举办的宴会,其实也并不需要一个名头,京中的官家小姐,权贵千金,平日里在家中颇多束缚,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放开自己。

    也因此,安阳郡主在京师名媛中,人缘极好。

    女子们互相调笑几句,说些闺中密语,忽有人视线望向一边,问道:“那边那位是谁啊,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有人目光望过去,说道:“不认识,不过她身边那位,好像是赵芸儿,应该是她的朋友吧。”

    钟意和赵芸儿坐在一处亭中,有人从旁走过来,看着钟意,问赵芸儿道:“芸儿,这位妹妹是谁,看起来有些面生啊。”

    赵芸儿回头看了看,笑着说道:“她叫钟意,是平安县令家中的千金,刚刚来京师不久。”

    那女子看着钟意,笑道:“既然是芸儿的朋友,那就是自己人了,认识一下,我叫沈柔,应该比你大上一些,以后就叫你钟妹妹了。”

    她身旁的几名女子,也纷纷笑着介绍。

    沈柔看着钟意与她们不同的发髻,诧异道:“钟妹妹已经婚配了吗?”

    钟意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去年就成婚了。”

    “不知道是哪个幸运的家伙,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娘子。”沈柔看了看她,颇有些感叹的说道。

    赵芸儿看着她,调笑道:“柔姐姐,你也该嫁人了吧,怎么样,还没有找到如意郎君吗?这京师的年轻才俊这么多,就没有柔姐姐喜欢的?”

    “倒也不是没有。”沈柔脸上露出笑意,说道:“那天我在家中小阁二楼窗前坐着,看到有一位公子骑着马从街上走过,文质彬彬的,长得也俊俏……”

    赵芸儿一脸八卦的问道:“打听到是谁家的公子了吗?”

    “打听倒是打听到了。”沈柔笑了笑,说道:“我后来才知道,那就这次殿试的状元郎,也不知道他婚配了没有,家住哪里,要是还没婚配,我就让我爹叫人上门提亲去……”

    “提亲?”赵芸儿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指着钟意,说道:“那你可就不能叫她钟妹妹,要改口叫姐姐了……”

    “啊?”沈柔一怔,问道:“什么意思?”

    水上另一处小亭中,安阳郡主看着走过来的一道身影,说道:“你怎么才来,你让我请的人,我已经请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