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一十九章 第一才女
    钟意说完之后,陈妙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周俊生名列二甲,虽然排在二甲靠后,但二甲总共也只有三十人,经过了省试、殿试,以及琼林宴之后,二甲进士不说互相认识,但名字总该是听过的,便是再愚钝的人,也应该知道,为了以后的前程和发展,要多交几个朋友。

    她下意识的,便将眼前女子的相公当成了三甲不入流的进士,连胸膛都不由的挺起了一些。

    她看着钟意,笑道:“同年进士,还是要多多走动,我家俊生交友广泛,有机会不妨认识认识,以后也能互相帮衬。”

    沈柔最是看不惯陈妙这幅样子,眼珠一转,看向钟意,笑问道:“钟妹妹,你家相公平日里交往的都是些什么人,一定都是些大才子吧?”

    “我也不知道。”钟意摇了摇头,说道:“相公平日里来往的朋友很少,除了萧珏萧公子之外,就只有顾白顾公子,崔琅崔公子,还有一个沈公子,我不知道他叫什么……”

    陈妙听的表情一愣,下意识的问道:“沈建?”

    钟意想了想,点头道:“好像是叫沈建。”

    陈妙看了看她,萧珏是殿试一甲,顾白,崔琅,沈建,乃是二甲前三名,能和他们来往的,也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就算是周俊生,也不敢说和这几位是朋友。

    吹嘘也要有个限度,她怎么不说她家相公还认识新科状元唐宁?

    陈妙看着钟意,忍不住笑了出来,略带嘲讽的问道:“钟姑娘的相公,不会是状元郎吧?”

    “哎呀,还真被你给猜出来了!”沈柔看着陈妙,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家周俊生好像是翰林院庶吉士吧,钟妹妹的相公可是翰林修撰,大家同在翰林院,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后肯定会认识的,你不用着急。”

    陈妙脸上的笑容僵住,不敢置信道:“你,状元郎便是你家相公?”

    她其实心中已经信了,事关名节,没有女子会用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可她并不愿意相信,若她的相公便是新科状元,她陈妙刚才的举动,岂不是一个小丑?

    钟意浅浅的一笑,说道:“相公说,这只是陛下厚爱而已。”

    沈柔笑着说道:“钟妹妹太谦虚了,连中三元,只有陛下的恩泽可不行,状元郎不愧是状元郎,高中一甲头名,还是如此自谦,不像是有些人,堪堪登上二甲,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

    陈妙知道她说的是谁,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在这里再也待不下去了,低声说了一句“失陪”,便匆匆离开。

    “可是出了这一口闷气!”沈柔看着陈妙狼狈而逃的背影,说道:“钟妹妹你是不知道,这陈妙平日里有多得意,不过就是一个二甲榜末而已,就恨不得把榜单刻在她的脸上!”

    钟意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沈柔热情的拉着她的手,说道:“钟妹妹,你刚来京师不久,我带你再去认识几个姐妹,以后我们可要互相走动走动,对了,状元郎还认不认识什么年轻才子,要长得好看的,最好高一点,白一点的……”

    ……

    湖心水榭之间的长廊上,沈柔看着钟意,喃喃道:“钟妹妹,你说你眼光怎么就那么好呢,真是羡慕死人了。”

    钟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成亲的时候,是抛绣球的……”

    “啊?”沈柔表情明显一怔,看向她的表情,更加羡慕,“抛绣球也能抛一个状元回来,你的运气该是有多好?”

    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呼声,沈柔挽着钟意,抬头看了看,说道:“走,我们去看看。”

    安阳郡主所结交的,都是京师的名媛千金,平日里的聚会,自然不只是吃吃喝喝。

    京中这些名媛贵女,琴棋书画,诗书文章,虽不是样样精通,但也都熟悉,也有极少数人,极具才情,不输男子,在京师才气远扬,使得众多男子也钦佩不已。

    她们平日里深居家中,一腔闺情难以抒发,平日里小聚之后,偶尔会将自己的作品拿出来,与其他人讨论讨论,或是分享分享近日都读了什么书,相互推荐一番,诸如此类。

    此刻,便有十余名女子聚在一起,将几张写着诗词的纸笺相互传阅。

    “难怪这么久没有见过你这个小妮子,原来是躲在家里推敲诗词。”

    “幸亏笑笑她们是女儿身,她们要是生了男儿身,这科举还有那些臭男人什么事情?”

    “妙妙啊,你这诗,怕不是你们家周俊生帮你推敲的吧,看起来像是他的风格……”

    “你要是羡慕,也找人帮你推敲推敲啊。”陈妙轻轻推了说话的那女子一下,笑道:“我本来不让的,可是他非要帮我改,我也没办法,好好一首诗,被他改成这样的四不像了。”

    那女子说道:“哪有四不像,周俊生本来就是以诗词见长,这首诗改的很好,不过,我们女子,在诗文上终究是比不过他们那些男人,你们家周俊生帮你,谁还能比的过你,你这是作弊啊……”

    “那可不一定。”陈妙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眼,望向刚刚走过来的钟意,微笑道:“钟姑娘可是状元夫人,状元郎文采超群,想必钟姑娘的文采也不差,我是万万比不过的。”

    “状元夫人?”众女闻言,纷纷转头望过去。

    今次科举的状元可不得了,连中三元,古往今来也没有几个,她们对于这位状元的名字和事迹都不陌生,却还是第一次见状元夫人。

    沈柔看着陈妙,脸色有些难看,这女人,分明是在故意报复她刚才丢了面子的事情!

    众人目光打量着钟意的同时,陈妙已经走上前,微笑问道:“人人都知道,状元郎精于诗词,钟姑娘与他朝夕相处,想必在诗词上的造诣也不差吧,不知钟姑娘可否拿出来一两首旧作,让我们见识见识?”

    钟意看着她,微笑道:“只是略懂而已,游戏之作,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钟姑娘谦虚了。”陈妙目光望向众人,面带微笑,说道:“大家的诗词,也都是游戏之作,只是互相交流交流,又不是参加科举,状元夫人又何必推辞?”

    “是呀是呀,状元郎诗名如此之盛,状元夫人定然也不会差。”

    “只是旧作而已,状元夫人不必谦虚推辞的……”

    众女对于这位第一次见面的状元夫人充满了好奇,不少人符合着陈妙说道。

    唐水站在人群之外,眉头微皱,正要走进去,一只洁白的手掌放在她的肩膀上。

    一道人影从唐水的身后走出,看着钟意,微笑说道:“何如暮暮与朝朝,更改却、年年岁岁……,听闻灵州第一才女到了京师,今日总算见到了。”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那女子从人群中走出的时候,众女只觉得仿佛整座水榭都亮了一瞬。

    同为女子,在看到她的时候,竟是会不由的生出自惭形愧的感觉。

    苏媚便是苏媚,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有她在的地方,所有人都会成为陪衬。

    然后,她们才意识到她说的话。

    何如暮暮与朝朝,更改却、年年岁岁……,这首《鹊桥仙》,是去年七夕之后,传到京师的,据说是灵州一位才女所做,当时便在京师诗坛掀起了一番波澜。

    那位才女,虽然远在灵州,但她的诸多诗词,早就传到了京师,那一首令无数人惊叹的《鹊桥仙》,并不是她最好的作品,京中有不少人在读了她的诗词之后认为,称呼她为“灵州第一才女”还远远不够,以她表现出来的诗词造诣,陈国女子,无出其右,“灵州第一才女”的“灵州”二字,完全可以抹去。

    那位才女名叫钟意。

    钟意,钟姑娘……,包括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的沈柔等人,众女的视线,纷纷望向了陈妙对面的那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