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二十二章 她不在?
    御书房内,端王康王怀王并列,国子监祭酒低头立于后方。

    陈皇目光望向康王,开门见山的说道:“诚儿,你详细说说今日在折子里提到的,重建刊印法规的事情吧。”

    陈皇话音落下,怀王面无表情,端王的眼中立刻便闪过一丝警惕。

    康王站出来,说道:“回父皇,儿臣是觉得,朝廷在刊印书籍方面,法规并不完善,还有许多疏漏,至于具体的细节,还需国子监的官员商讨。”

    陈皇目光望向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头却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疑惑。

    他想了又想,也没有想到,重建书籍刊印法规,对康王有什么好处,亦或是对端王有什么坏处,以他对这两个儿子的了解,既不利己,也不损人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

    站在在康王身旁的端王,心中更是大惑不解,立刻便升起了几分警惕。

    康王此次要麻烦国子监,莫非是有什么圈套?

    即便是没有圈套,康王要做的事情,他必然反对,上次吃的那一个大亏,知道现在,他想想还有些心疼。

    他上前一步,说道:“父皇常教导我们,治大国如烹小鲜,烹鱼不可扰,治国不可烦,前些日子,朝廷在书籍刊印一事上,便做了一些改变,若只是觉得哪一条律法不妥,动辄便要修改,则太过劳神劳民。”

    陈皇没有立刻回应,而是再次思索起来。

    若是要改,其实各条律令都有可以修改的地方,一些无关紧要的,并没有完善的必要,对于治国而言,维稳,比改变要好。

    他看了看自从进来就一声不吭的怀王,问道:“睿儿,你有什么看法吗?”

    怀王抬起头,说道:“父皇,儿臣觉得,两位皇兄说的,都有一定的道理,最终还要请父皇明断。”

    陈皇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说道:“行了,你们都下去吧,国子监祭酒留下。”

    三人出了御书房,怀王对两人拱了拱手,说道:“两位皇兄应该要去给两位娘娘请安吧,我就先回府去了……”

    康王和怀王看了看他,同时点头。

    怀王对他们两人来说,并不是对手,他在朝中没有什么根基和背景,母妃也早早的病逝,在三人中,只是陪衬而已,对他们的威胁,比润王大不了多少。

    他们二人,才是需要提防的对手,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各自走向一处宫殿。

    片刻后,唐惠妃的寝宫,端王抿了一杯茶水,说道:“不知赵诚这次又在耍什么花样,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如愿。”

    想到一件事情,她望向对面的宫装妇人,问道:“母妃,关于户部侍郎的人选,父皇有没有和您透露过?”

    宫装妇人看了看他,摇头道:“陛下在我这里,从来都不谈国事。”

    “此事都怪那个孽种,小姑当年要是能答应那门婚事,我们如今在朝中又会多一个助力……”端王脸上浮现出一丝凶厉之色,说道:“我花费了多少心思,才将一个户部侍郎掌控在手中,如今全被他毁了!”

    唐惠妃皱起眉头,说道:“长辈的事情,你作为晚辈,不要妄议。”

    端王放下茶杯,深吸口气,说道:“孩儿失言,请母妃不要怪罪。”

    与此同时,皇宫另一处殿内。

    一名宫装美妇看着康王,问道:“诚儿今天怎么这么高兴,莫非是你父皇夸奖你了?”

    “父皇没有夸奖我。”康王笑了笑,说道:“可是,孩儿这里,却是有一件比得到父皇夸奖还让人高兴的事情。”

    宫装美妇看着他,笑问道:“那是何事?”

    康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将刚才殿内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张贤妃疑惑的看着他,问道:“既是如此,你刚才为何不当面向你的父皇阐明此举的益处?”

    康王笑了笑,说道:“当然要说,只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在明日的早朝之上。”

    他心中暗自庆幸,他原先的想法,和母妃一模一样,可经过萧珏的提点之后,他才意识过来,在御书房里说有什么用,他要站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狠狠的抽端王一个耳光,他要告诉所有人,他赵诚眼光独到,体察民间疾苦,赵铭给他提鞋都不配!

    同样一件的事情,要想办法获得最大化的利益,这是萧珏教给他的。

    御书房,国子监祭酒刚刚退下,陈皇将康王的折子放在一边,同样将折子上的内容抛于脑后。

    康王急着要做出一番事情,却只是凭借一腔热情,没有细致的规划,让他有些失望,哪怕是这些不值一提的事情,只要他用心去想了,便是交给他去做也无妨。

    不过,如今的他,与之前相比,已经有了一些变化,总算是不和端王争斗,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他靠在椅子上休息,一道身影从门外进来,手里端着一只玉碗,小心翼翼的走到他的跟前。

    陈皇看了看他,问道:“圆儿,这是怎么了?”

    赵圆将碗捧到陈皇面前,说道:“我做了一碗鸡蛋羹,父皇尝尝味道怎么样。”

    陈皇看着碗里细嫩滑腻,香味扑鼻的鸡蛋羹,惊诧道:“这是你做的?”

    凌云走上前,说道:“回陛下,这碗鸡蛋羹,的确是润王殿下做的,御厨只是帮殿下将碗放进锅里。”

    “莫非你母妃的厨艺,被你继承了不成?”闻着鸡蛋羹的香味,陈皇一时间忘记了训斥他身为皇子,不可如此胡闹,忍不住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润王眨了眨眼睛,问道:“父皇,怎么样?”

    陈皇看着他,说道:“有些咸了,其他的倒没什么,这是圆儿和御厨学的?”

    赵圆眼珠转了转,喃喃道:“咸了……,明天给王家妹妹做的时候,要少放些盐……”

    “什么?”

    “没什么,这是今天先生做的时候,我在旁边偷偷学的。”赵圆笑着说道:“父皇多吃点,先生说这里面有丰富的蛋什么质,能健脑益智,保护肝脏……,然后,然后……,总之就是对身体很有很有好处!”

    说罢,他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陈皇面带笑容的看着他跑出去,说道:“魏间,给朕倒点水来。”

    鸡蛋羹虽咸,陈皇还是吃了个干净,一碗都没有浪费。

    他子嗣虽多,但无论是成年还是未成年的皇子皇女,能有这份心的,也只有圆儿一人。

    这一碗鸡蛋羹,对他来说,胜过任何山珍海味。

    有小宦官缓步走上来,说道:“陛下,该用膳了。”

    “拿下去吧,朕已经吃饱了。”陈皇站起身,喃喃道:“他们做的东西,怎么能和朕的儿子相比?”

    他的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去淑秀宫。”

    ……

    宅子里就只有三个人,唐宁一个人洗菜做饭,刷锅洗碗,觉得身边没几个丫鬟真的不太习惯。

    想想有些唏嘘,不过一年时间,他已经堕落到这种境地了。

    曾经的五好青年,如今也被封建社会荼毒……

    不管怎么样,都得尽快招几名丫鬟,有机会问问萧珏有没有什么好的渠道,这年头丫鬟好找,但知根知底清清白白的丫鬟却很难得。

    他坐在亭子里看老乞丐教小小练功,目光不经意的一撇,看到有人从前院走进来。

    宅子外面没有门房,他只是将门掩上,小意她们来了,会自己推门进来。

    这次来的不是小如和小意,而是苏媚。

    唐宁走过去,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我又不是来找你的。”苏媚瞥了他一眼,问道:“钟妹妹在吗?”

    才刚认识不到一天就姐姐妹妹的叫了,不过苏狐狸今天注定要失望,小意要到六月之后才会搬来这里。

    他摇了摇头,说道:“你要找小意,去县衙找吧,她不在这里,还有大半个月才搬过来。”

    “什么?”苏媚闻言一怔,随后便高兴道:“她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