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二十四章 润王失意【求月票啊!】
    苏狐狸一个外人,管得着自己和谁练吗?

    不练就不能看看了?

    虽说小意她们还没有正式入住,这里被她暂时的当成了狐狸窝,但这并不代表她是这里的女主人,更管不着他研究武功秘籍。

    而且,她一个黄花大闺女,为什么总是要装出一副老司机的样子,这种事情,是她能和自己讨论的吗?

    唐宁将那本秘籍从她手里夺过来,说道:“我就看看。”

    苏媚好奇的问道:“你一个……那什么,看这个,不会难受吗?”

    唐宁面无表情的说道:“不难受。”

    “不难受?”苏媚看着他,惋惜的说道:“那就是真有问题了,你不是认识太医吗,找他们看过了吗?”

    “有没有问题,你还不清楚吗?”苏狐狸嘴上功夫了得,而且随时开车,要想治她,除非比她的车速还快。

    苏媚怔了怔,想到那天早上的事情,脸色不由的一红。

    她看着唐宁,眼波流转,忽然说道:“不如我们凑合着练练,反正你也是那什么,我也是那什么,我们谁也不吃亏。”

    “好啊。”唐宁点了点头,开始解腰带。

    “臭流氓!”苏媚瞪了他一眼,飞快的用被子蒙住头。

    小丫头片子,还想和他斗,唐宁瞥了瞥躲在被子里当缩头乌龟的苏媚,转身向门外走去。

    唐夭夭走到院子里,问道:“小意让我问你,今天回不回去吃饭?”

    唐宁懒得做饭,也懒得洗碗,说道:“你先过去吧,我们马上就去。”

    苏媚从房间里面走出来,说道:“正好我也想见见钟妹妹,我们一起过去吧。”

    唐夭夭看着从唐宁房间里走出来的苏媚,愣了一下之后,皱眉看着唐宁,问道:“她怎么在这里?”

    唐妖精看到她从房间里走出来,总比在床上逮到她好,唐宁解释道:“她是来找小意的。”

    唐夭夭双手叉腰,说道:“你少骗我,她找小意干什么,她和小意很熟吗?”

    苏媚瞥了瞥她,说道:“熟不熟,见到钟妹妹就知道了。”

    唐夭夭挺起胸,问道:“钟妹妹,谁是你的钟妹妹?”

    唐宁急忙将她拉住,小声道:“冷静点,你打不过她。”

    他理解唐夭夭的心情,从小到大,她都和小意情同姐妹,现在忽然跑出来一个人想要分她的姐妹情,心中自然不舒服。

    可是不舒服又能怎么样呢,她又打不过苏狐狸。

    如果不舒服就能为所欲为的话,唐妖精早就被他打坏了。

    唐夭夭瞪了他一眼,小声道:“谁说我打不过她了?”

    如果她觉得自己能打得过苏狐狸,早就上去挑战了,也不会这么小声说话。

    苏媚看着她,微笑道:“那要不我们比一比?”

    “比就……”唐夭夭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唐宁捂住了嘴,他一边拉着唐夭夭往外走,一边对苏媚使了个眼色,示意她适可而止,老老实实在这里睡觉就好。

    毕竟唐妖精心眼小,今天要是被她欺负了,会记好久的。

    “你拉我干什么!”走出府外的时候,唐夭夭一把打开他的手,不满道:“我就看不惯她的样子!”

    唐宁放开她的胳膊,安慰道:“你可是通情达理的唐女侠,何必和她一般见识?”

    唐夭夭气的跺了跺脚,然后问道:“她怎么还不走,你就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她一会儿就自己走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上次都看到了,她是不是又想偷着睡你的床?”唐夭夭有些愤愤不平,说道:“肯定是,你的破床有什么好睡的!”

    唐宁小声嘀咕道:“那你不也睡过?”

    唐夭夭眉头一挑,“你说什么?”

    唐宁看着她,转移话题道:“我说你就别瞎猜了,听说你爹来信了,催你快点回灵州,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方法果然有用,唐夭夭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他要我回去,肯定是想让我早点成亲,我才不回去,他还能亲自来京师抓我吗?”

    出了灵州的唐妖精,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断了线的风筝,想要回去可就难了,凭心而论,如果他是唐财主,有这么一位女儿,怕是也得头疼。

    他和唐夭夭走到县衙门前的时候,又看到了康王府的那位管家。

    他正指挥着一些人,把几个大箱子从马车上搬下来。

    看到唐宁,他立刻一脸笑意的走过来,说道:“唐公子回来了。”

    唐宁看了看他,指着这些箱子,问道:“这是?”

    那管家笑了笑,说道:“这是康王殿下为唐公子准备的一点儿薄礼,请公子收下。

    唐宁想了想,看着他问道:“康王殿下有没有说什么?”

    管家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殿下让小人转告唐公子,那件事情成了。”

    从康王送的礼物厚重程度来看,这件事情,应该很顺利,极有可能,陈皇将这件事情直接交给了康王去办,而负责书籍刊印的,是国子监,从此以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插自己的人手进去。

    “成了便好。”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现在不住县衙了,你让他们把东西搬到那边的唐府,再往前走一段路就能看到,府门没关,你们把东西放在前面的院子里就好,以后也都送到那边的唐府。”

    “好的!”管家应了一声,又对众人说道:“都听到了吗,先把东西搬上来,再送到那边的唐府……”

    走进县衙的时候,唐夭夭看着唐宁,问道:“什么事情成了?”

    唐宁解释道:“就是上次我和你说的版权法。”

    “哦!”唐夭夭无精打采的哦了一声,向另一座院子走去。

    唐宁诧异的看着她,问道:“你去干什么,不吃饭了?”

    “不吃了!”唐夭夭摆了摆手,说道:“我去练剑!”

    “莫名其妙,吃饭的时候练什么剑……”唐宁看了她离开的方向一眼,摇了摇头,不再管她。

    另一座院内,唐夭夭一边擦拭着长剑,一边喃喃自语:“走了一个大波澜,又来了一个狐狸精,小意啊小意,你可长点心吧……”

    ……

    唐宁吃完饭,回到宅子,打算看看康王这一次送了什么东西,刚刚踏进院子,便看到润王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亭中,几名宫中护卫远远的站在树下。

    这个时间,应该是宫学的下学时间,京中的王公贵族子弟,会陪着年幼的皇子皇女们在宫学读书,按理说,这小胖子此刻应该在宫里和她的王家妹妹玩,跑到这里来,实在是稀奇。

    更稀奇的是,桌上放着的他让苏媚从天然居捎过来的美味糕点,他居然一块都没有动。

    唐宁走过去,好奇道:“怎么了,和你的王家妹妹吵架了?”

    润王捂着胸口,难过的说道:“先生,你不要再提王家妹妹了,现在我只要想到她,我的心就好痛……”

    唐宁看着他伤心的样子,诧异道:“难道她喜欢别人了?”

    润王摇了摇头,一脸痛苦的说道:“先生你知道吗,我对她多好啊,她想吃什么,我让御膳房给她做什么,她不喜欢吃宫学的饭菜,我每天让御厨做好,亲手端到她面前,我想和您学做好吃的饭菜,学会了做给她吃,我做好了鸡蛋羹,先让父皇试吃,父皇吃了我的鸡蛋羹病了三天,母妃把我的屁股都打肿了,我上课只能站着听,我那么喜欢她,我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的好吃的都给她……,可是,可是她从宫外带了梅子酥只自己吃,她明知道我最喜欢吃梅子酥,却连一块都不给我……”

    少年人声音哽咽,伤心至极。

    唐宁叹了口气,少年最纯真的喜欢,因为一块梅子酥,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他想了想,最终没有想到什么话能劝他。

    他在最伤心失意的时候,思路依然如此清晰,让从没谈过恋爱,连老婆都要国家发的唐宁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