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三十七章 我们是清白的!
    实力垫底的唐夭夭欺负不了比她更厉害的人,只能欺负唐宁。

    结果太得意忘形,骑在他身上耍威风,正好被刚到京师的唐财主看到,唐财主叫她进房间说话的时候,脸色黑的像锅底。

    唐宁从草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钟明礼走过来看着他,无奈道:“夭夭是女孩子,你不要总是欺负她,平日里让着她点。”

    唐宁极度怀疑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他的亲岳父。

    唐夭夭都骑在他身上作威作福了,而且是在草地上,不是在床上,不是在椅子上,也不是在厨房泳池浴室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他们可都穿着衣服呢,他怎么会觉得是自己在欺负她?

    房间之内,唐夭夭垂着脑袋,唐财主看着她,恨恨道:“你一个人偷偷跑来京师也就算了,我不和你计较,可是你刚才在干什么?”

    “一个还没有出阁的女孩子,骑在男子的身上,这像话吗?”

    “上次你们当街拉拉扯扯,打打闹闹,我就已经提醒过你了,你这要是让外人看到,还怎么嫁出去!”

    ……

    唐财主胸口起伏,唾沫横飞,猛灌了一口茶水,说道:“不行,你不能再待在京师了,明天就和我回灵州!”

    “我不回去。”唐夭夭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就要留在京师!”

    唐财主不怒反笑,说道:“好,你不回去也行,从今天开始,我一文钱都不会给你,你许叔叔也不会给你,你也别想在京师的店铺拿到哪怕一个铜子!”

    唐夭夭撇了撇他,说道:“不拿就不拿。”

    “你的银两所剩不多了吧……”唐财主抿了口茶,看着她,说道:“我看你还能撑多久!”

    唐夭夭想了想,说道:“不多,也就一百多万两吧,这辈子大概是够花了……”

    唐财主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大惊道:“你哪来那么多钱的?”

    唐夭夭看着他,说道:“不告诉你。”

    唐财主看着她,忽然笑了,说道:“你来京师才多久,就算是抢都抢不来这么多钱,你别想骗爹……”

    “抢钱没有这么快,但是赌钱有啊,我先是押了所有的银子赌他中省元,又押了所有的银子赌他中状元,一不小心就赢了这么多了……”唐夭夭从怀里摸出一叠银票,放在桌上,说道:“这是我从家里拿的一万两,现在还给爹,剩下的就算是利息了……”

    “我……”

    唐财主张了张嘴,才意识到了,他除了能用她的零花钱来威胁她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想到这一点,他的语气立刻软下来,劝道:“夭夭啊,这京师不是什么好地方,也没有什么好人,你和爹回灵州,爹保证不催你成亲,你想什么时候嫁人,就什么时候嫁人……”

    “我不回去。”唐夭夭摇头道:“我在灵州又没有什么朋友,回去还不无聊死。”

    唐财主拍了拍大腿,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那小子有什么好的,能把你迷成这样,连家都不回了!”

    “爹!”唐夭夭瞪了他一眼,羞恼道:“谁迷他了,你别乱说!”

    唐财主拍了拍桌子道:“你没迷他骑在他身上干什么,这是你一个黄花闺女能干的事情吗?”

    唐夭夭气愤的挥了挥手:“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们是清白的!”

    唐财主冷哼一声,“男女之间有清白吗?”

    “那是你思想不纯洁。”唐夭夭看着他,说道:“他拿我当兄弟,我拿他当姐妹,不行吗?”

    说罢,她便甩甩头,大步的走出去。

    “你,你气死我了……”唐财主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一杯接一杯的灌着凉茶。

    钟明礼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夭夭也是大人了,她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你瞎操什么心?”

    唐财主对钟明礼吹胡子瞪眼,怒道:“你还有脸说,我当初是怎么叮嘱你的,我让你到了京师之后,替我好好照顾她,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

    “我怎么了?”钟明礼看着他,说道:“夭夭在京师这段日子,吃住都在县衙,宁儿和小意是她的好朋友,照顾她照顾的挺好啊……”

    唐济看着钟明礼,深吸口气,片刻后,才缓缓说道:“钟明礼,我是已经提醒过你了,你爱听不听,日后后悔的时候,可千万别来找我……”

    ……

    唐宁看着气呼呼从房里走出来的唐夭夭,问道:“怎么,你爹要抓你回灵州吗?”

    “我不回去。”唐夭夭看着他,说道:“我今天就搬到隔壁去!”

    唐宁客气道:“反正这里也有很多空房间,你随便挑一间都能住,搬过去还要招些丫鬟下人,太麻烦了。”

    唐夭夭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是你什么人,凭什么住在你家,我有手有脚有自己的宅子,一会儿就搬走!”

    唐宁看着她比刚才更加生气的离开,一时有些缓不过神,这又是怎么了?

    许久,他才无奈的摇了摇头,女人啊……

    萧珏站在门口,回头看了看,又转头看着他,问道:“你又欺负唐姑娘,惹她生气了?”

    唐宁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就不能是她欺负我?”

    萧珏看着他道:“她只是武功好了些,武功再好也是女人,你自己不招惹调戏她,她会无缘无故的生气?”

    唐宁承认,他以前是皮了点,作了点,一天不和唐妖精吵架斗嘴就不习惯,可刚才他真的老老实实的,女人有时候生起气来,就是这么的莫名其妙。

    “这两天坊间又有些传言。”萧珏想到一件事情,看着他说道:“唐家似乎不介意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被百姓们知道,这几天传的沸沸扬扬的……”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

    大家族小姐逃婚私奔,自然是于礼教不合的事情,家族将其抓回来也无可厚非。

    百姓们也不过是觉得,棒打鸳鸯的事情有些不好,但说到底,那也是大家族的家务事。

    这件事传的开了,对于唐家反倒是一件好事,这一点家族丑闻,对他们的影响并不严重,甚至在很多人看来,唐家在此事上,是站着大义的。

    百姓们只负责吃瓜看戏,但唐宁不是。

    唐家暗中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还想着立牌坊,主意未免打的太好了。

    他看着萧珏,说道:“和你商量件事情。”

    萧珏诧异道:“什么事?”

    “赚钱的事。”

    ……

    唐宁和萧珏商量的事情,也不止和他有关,刘俊,穆羽,黄昱龙,顾白等人都有份。

    当然,到底要不要参与,还要看他们的意思。

    唐人斋在京师的西区,住在东区的人,想要买书,则要穿过整座京师,极不方便。

    而碰巧,那些整天没事做,就喜欢躲在家里对着话本抹眼泪的大家小姐,豪门千金,几乎全都住在东区的富庶之地。

    所以他打算在京师东区开一家唐人斋的分铺,以方便住在东区的顾客。

    萧珏看着他,疑惑道:“入股?”

    唐宁解释道:“就是你们出钱,按照你们出银的多少,每月给你们分红,你帮忙问问刘俊他们愿不愿意参与。”..

    萧珏明白过来之后,便毫不犹豫的说道:“赚钱的事情傻子才不愿意参与,虽然他们家里有钱,但又不是他们的,唐家有钱吧,唐二傻还不是穷到要收那些泼皮的保护费,刘俊他们比唐二傻还穷,这种事情他们不会放过的。”

    唐宁点点头道:“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萧珏拍了拍了胸膛,说道:“我现在就去找他们。”

    送走了萧珏,唐宁转过头,看到唐财主从房间里走出去。

    唐宁看着他,行礼道:“伯父好。”

    “哼!”唐财主看着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大步离开。

    唐宁愣愣的站在原地------他既不欠唐财主的钱,也没有偷她女儿,他这是什么态度?